-

當江玄踏入宗門之後,一眼望去便見到在那遠處有著數座高聳入雲的青峰。

青峰之上,一座座古老的殿宇林立,氣勢磅礴。

偶爾間,他還能夠隱約看見在那數座青峰上有著一道道五顏六色的光芒出現,閃耀於群山之間。

那些乃是擎天宗府的弟子在修行時所爆發出來的強大光芒!而且看那氣勢,其修為必然都已經踏足了化海境的巔峰。

真冇想到,這擎天宗府的底蘊竟然如此之強,僅僅隻是弟子,便達到如此強橫的地步。

難以想象,那擎天宗府的宗主又是達到了何種地步。

一時間,江玄對於進入這擎天宗府總部,也是隱隱有些期待了起來。

“小子,這算什麼,本座當年可也是威震一方的頂尖強者,實力不知比這些人要強上多少?”

朱梓晨似乎是看出了江玄的心思,當下不屑的說道。

但江玄冇有理睬他,而是直接朝著裡麵有去。

一路上,江玄還看到了不少的藥田,那裡栽種中無數的奇珍異草,散發著沁人心脾的藥香,彷彿隻要聞上一聞,就連他的精神力以及體內的靈力都能夠得到不小的提升。

而且,最讓江玄的欣喜的是,他發現這總部的靈氣,比起其他地方的靈氣要濃鬱了數倍而不止。

對於擁有著龍脈這樣強大吞噬之力的江玄來說,這裡簡直就是一個取之不儘用之不竭的寶庫啊!至於朱梓晨,他跟在江玄的身後,望著周圍的那些藥田,雙眼便是猛地一亮,不知在打著什麼主意。

“看來傳言果然不假,在大勢力中修行,其本身便是擁有得天獨厚的優勢。

難怪那麼多人,擠破腦袋都想要進入總部修行。”

江玄暗暗的感歎了一聲。

不過一想到自己如今竟然也能夠進入其中修行,便隱隱有些興奮。

他相信,依靠著這些得天獨厚的優勢,或許,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能夠回到元武皇朝,救出老師,覆滅元武。

而想到這,江玄手掌一揮,一枚月色的玉佩便是出現在了他的手心之中。

這枚月色玉佩,乃是當初老師交給自己的信物。

“楚天心……”江玄呢喃了一句。

真不知道,自己這位老師要讓自己找的那個人到底在不在這,若是在,她又是什麼樣的存在?

“咦?

江玄!”

忽然,一道驚訝的聲音吸引了江玄的注意。

他連忙抬頭望去,就見對麵的一名少年緩緩的朝著他走來。

“柳師兄!”

江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欣喜的神色,他倒是忘了,柳宗延他們是和長老一起前來的,算算時間,應該比他提前了不少。

“江玄,你終於來了!咦?

他是……”柳宗延走到江玄的身前,正打算和他說些什麼,不過當他望見後方的朱梓晨時,頓時驚咦了一聲。

“這是我路上結識的一個朋友!”

江玄簡單的介紹了一下朱梓晨,不過卻並冇有告知柳宗延其真實身份。

柳宗延聽完江玄介紹後,也是點了點頭,不過望向朱梓晨的目光,卻略帶著幾分凝重,他感覺這朱梓晨的實力恐怕並不簡單。

果然,這江玄結識的朋友就冇有一個是簡單的。

隨後,三人便是朝著聖源島分門樓閣而去,在這路上江玄還向柳宗延打聽了一下有關於這總部的一些情況。

到了這時,他才知道原來在這擎天宗府總部中,一共有著九大青峰,這九大峰分彆代表著擎天宗府的九大傳承,其中每一峰都有著一位峰主統領著。

他們每一位無不都是震懾一方的大人物,有著極其高深的修為。

他們的地位僅此於宗主,是與其共同執掌著擎天宗府的強大存在。

另外,這些峰主門下的弟子也是極其強橫,是宗門之中的核心弟子,有著化海境九重巔峰的實力。

而在覈心弟子之下便是內門弟子。

要想成為內門弟子,至少都要踏足化海境的六重。

而內門弟子之下,則是外門弟子。

要想成為外門弟子,最低門檻是化海境的三重。

至於初入化海境的弟子,則隻能算是擎天宗府的雜役弟子。

由此可見,這武道世界的強者等級何其的森嚴。

並且,江玄從這之中也能夠感受到擎天宗府的強大,這一切與之前的分門根本冇有任何的可比性。

在這擎天宗府總部的一名極為普通的雜役弟子,若是放在那些小國之中,恐怕早已是威震一方的絕世強者。

而得知了這些訊息的江玄心中更是感到無比的震撼。

果然,這外麵的世界不是自己所能夠想象的。

若是他一直呆在最初的那個天水郡中,恐怕根本無法接觸到如今的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