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國公府,院落涼亭。

此時,成國公和金瑤夫人手中都各執著一本《戰兵錄》。

金瑤夫人微微笑道:“看來,這江玄也是看出了聖龍皇對他的殺心。

所以他編寫的《戰兵錄》故意將聖龍皇放在第一位,這其中的意思耐人尋味啊!”

“隻怕要不了多久,這聖龍朝便要大亂了。”

金瑤夫人話裡有話,顯然她也明白成國公的心思,若是大亂,對他們可是一件大好事。

“等吧!如今動手並非最佳時期。”

成國公目光威嚴,他淡淡地道。

話落,成國公便站起身,離開了涼亭。

………另一邊,洛巡和秦牧堯此時都來到鎮北王府拜訪。

“江兄,我們去喝一杯,這一次我請客。”

洛巡來到鎮北王府後,先去拜訪了鎮北王,隨後便拉著江玄的手臂,朝著皇城大街上走去,顯得十分熱情。

洛巡將江玄拖到南侯府旗下的一座酒樓,隨後又叫來上好的美酒,並親自給江玄倒滿。

“江兄,你不用客氣,今日我請客。”

隨後,洛巡又讓人抬了幾個大箱子過來。

“這箱子裡裝著什麼?”

江玄問道。

洛巡連忙命人將檀木箱子打開,隨後裡麵便是湧出一大片靈氣。

這竟是兩箱上品元晶石!尋常的武者連一塊下品元晶石都拿不出來,洛巡倒好,一上來便是兩大箱。

南侯府的世子,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夠比得了的!江玄笑道:“世子,你這是?”

洛巡不停的對著江玄眨眼睛,笑道:“江兄,咱們是兄弟,我就不和你拐彎抹角了,我希望你能夠在《戰兵錄》上幫我提高名次?”

江玄頓時明白過來,他搖頭道:“聖兵樓編纂《戰兵錄》就是本著公平公正的態度,世子你剛剛達到靈王境巔峰,隻能排到現在這個位置了了。”

“彆呀,江兄!”

洛巡道,“我一定要排在那司徒北前麵才行,否則多冇麵子啊!江兄,這百萬元晶石,你就快收下吧!至於我的名次不用太高,隻要排在司徒北前麵就行,哪怕前一位也行,怎麼樣?”

江玄歎道:“這不好辦啊!”

“有什麼難辦的?

我之所以排名靠後,就是因為靈器不行,我現在又去重新打造了一柄絕世靈兵。”

話落,洛巡將一柄新的長劍給取出,上麵綻放出刺目的光芒,一看就是絕世戰兵。

江玄搖了搖頭,道:“不行!我是一個講原則的人,除非你能把司徒北擊敗,否則《戰兵錄》上麵的排名我不能改。”

“江玄的意思是,隻要我把司徒北擊敗,我就能取代他原本的位置?”

洛巡眼眸一亮。

江玄點點頭,道:“冇錯。”

“好。

本世子現在就去把司徒北打得屁滾尿流,跪地求饒。”

洛巡話落,便要離去。

不過下一刻,他像是想到什麼,道:“對了,我告訴你一件事,如今朝廷的大軍已經開始集結了,他們顯然是要以強硬的手段鎮壓各地勢力的叛亂。”

江玄目光一閃,陷入沉思。

洛巡低聲道:“而且,你知道他們這些叛亂的頭目的背後靠山到底是誰嗎?

據說這些人中有許多來自各大宗門。”

江玄聞言,點了點頭,上次淩雲閣和鏡月山莊的聯姻,便能看出其中端倪了,而現在聖龍皇似乎也意識到朝廷的危機,所以纔會集結軍隊,鎮壓叛亂之人。

而在江玄沉思時,忽然,一大片黑影朝著聖兵樓方向而去。

此時,下方街道、樓閣、行人,都被籠罩在這片黑影之中,他們感覺到一股森寒之瀰漫在頭頂。

那黑色影子中,伸出一個巨大的手掌,將那長達百丈《戰兵錄》石碑給包裹起來,隨後強行收進了魔爪中。

黑影裡麵,此時站著一箇中年男子,他站在一頭紫色飛鷹的背上,冷笑道:“一件七階尊級靈器到手了,多謝聖兵樓贈寶,本座就不客氣了。”

“大膽,聖兵樓的靈器你也敢強奪,簡直找死!”

聖兵樓中,飛出幾名強者,朝著那中年男子而去。

他們是鎮北王派遣去鎮守聖兵樓的強者,都擁有靈王境前期的修為,他們各自打出一件靈器,朝著那一箇中年男子而去。

中年男子顯得十分從容,他冷笑一聲,口中出一句奇怪的聲響。

隨後,一大片火焰頓時席捲向那一眾強者。

聖兵樓的三位強者,冇有想到對方居然如此強大,僅僅隻是一招,就將它們打得毫無招架之力。

對方,到底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