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三位強者見狀,連忙爆射而退,不過他們還是晚了一步,那熊熊的火焰很快便是將他們包裹,變成一個個火人。

那站在紫鷹背上的中年男子大笑一聲,道:“鎮北王府的強者也不過如此嘛!這種實力,也敢拿出來丟人現眼。”

而就在中年男子得意的大笑時,一道身影猛地掠來,他釋放吞噬之力,瞬間便將那熊熊火焰吞噬而去。

此時,那三名鎮北王府的強者渾身一片焦黑,顯然是受到了重創。

下一刻,聖兵樓中,立即有人將這幾位強者給接回去,為他們診治。

而見到這一幕,中年男子的笑聲頓時戛然而止,他看著懸浮在虛空中的青年,眉頭一皺,道:“金龍吞噬訣。

你是鎮北王府的江玄?”

江玄冷冷地道:“紫鷹王,這裡可不是你萬魔殿,你在這裡胡作非為,就不怕有來無回嗎?”

紫鷹王,乃是雷獄宮的一位靈王境巔峰強者,這樣的人絕對算得上一位大人物了。

若論輩分的話,他比雷獄宮宮主都要高一輩。

雷獄宮主在他麵前,還要稱一聲師伯。

紫鷹王目光森寒,冷笑道:“有來無回?

真是嚇死我了。

小子,你快把《金龍吞噬訣》給我交出來,否則我讓你血染當場。”

江玄冷哼一聲,他的目光變得無比銳利,道:“你難道真以為,以你靈王境巔峰的修為就能在皇城中橫著走嗎?”

紫鷹王感覺到,江玄的身上傳來的冰冷的殺氣,以及一股猶如帝王般的恐怖氣勢。

不過,紫鷹王畢竟是老一輩的強者,自然不會被江玄給嚇住,他覺得這隻是江玄在故弄玄虛罷了。

畢竟,江玄纔多大,怎麼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氣勢。

不過,他絕對想不到如今年僅二十三歲的江玄,就已經擁有了可媲美的靈王境巔峰強者的實力和氣勢。

“不知死活的小子,你竟然敢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

這一次你死定了!”

紫鷹王的心中已經打定主意,他一定要把江玄生擒,逼問出《金龍吞噬訣》。

傳聞,這可是比《吞噬魔功》還要強大的秘法。

“是嗎?

不過在我看來,今天死的人是你而不是我。”

江玄目光冰冷,這萬魔殿實在是太猖狂了,要是不給他們一點教訓的話,隻怕他們會更加的無法無天,肆無忌憚。

此時他的手臂一抬,一股雄渾的靈力便從他的體內暴湧而出。

那強橫的程度,竟不比一些靈王境的強者要弱。

“你明明隻有靈尊境八重的修為,但你的靈力強橫程度怎麼能夠和靈王境的強者相媲美。”

紫鷹王此時也是眼露驚駭之色。

江玄嘴角一揚,並冇有解釋。

之所以他的靈力能夠與靈王境強者比肩,是因為他的靈力質量提升到了天級靈氣,如此一來,他的靈力即便冇有靈王境強者那般雄渾,也不會差多少了。

此時,在江玄體內靈力的驅使下,那一柄插在聖兵樓外的寶劍頓時顫動起來,旋即拔地而起,直接衝上高空,落到了江玄的手中。

江玄手臂一揮,直接將巨劍揮斬出去。

那劍身上滿是青色火焰,不僅僅隻是江玄摧動了青焰歸元劍的緣故,更是因為這劍身原本就蘊含著火焰靈陣。

此時,整片虛空都瀰漫火光,炙烤得虛空微微的扭曲。

紫鷹王麵色大變,他連忙將手中的《戰兵錄》石碑撐開,一片耀眼的光芒頓時衝出,石碑上麵數百個文字不斷閃爍,旋即從裡麵衝了出來,化為一柄威力巨大的劍刃。

這石碑也是一件七品尊級靈器,不過它隻是防禦能力強大,若是論攻擊程度其實遠不如江玄手中的寶劍。

“轟!”

此時,紫鷹王被直接轟飛出去,他的身軀沿途撞倒無數建築物,要不是有這石碑護住身軀,江玄這一劍便能將他重創。

江玄拖著寶劍,直接追了上去,他一劍刺向紫鷹王,劍尖所過之處,空間直接破碎。

“唳!”

此時,紫鷹王坐騎紫飛鷹的鷹爪猛地拍擊出來,轟在了寶劍的劍身上,使寶劍的劍尖偏移開來,為紫鷹王爭取時間,躲過江玄的殺招。

紫飛鷹跟隨紫鷹王多年,乃是一頭六階獸尊,戰鬥力十分強大,不輸給一般的靈王境強者。

紫鷹王和紫飛鷹一起爆發出來的戰力,比起五位靈王境後期強者都要強大。

而此時,紫鷹王已經穩住身軀,飛回紫飛鷹的背上,他震驚地道:“江玄,你怎麼可能如此強大?”

也難怪紫鷹王會被江玄打得措手不及,要知道,在聖龍朝的曆史上,在這種年紀,便擁有如此實力的或許就隻有寧陽王一人而已。

而且,當初寧陽王能夠戰勝靈王境巔峰強者時,也已經二十七歲了,但如今江玄卻打破了寧陽王的記錄。

這樣的人,或許隻能用妖孽來形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