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不僅僅是紫鷹王感到震驚,就連皇城中許多武者都感到無比驚駭:“二十三歲便擁有媲美靈王境巔峰強者的戰力,這還是人嗎?”

“這聖龍朝第一天驕,我看非江玄莫屬了。”

許多人不禁感歎道。

那些自詡為天之驕子的武者此時也是為此感到汗顏,他們江玄這個年紀也才達到靈祖境,而江玄卻已經踏入了靈尊境,甚至擁有與靈王境巔峰強者戰鬥的實力,兩相比較,差距何其之大?

此時,站在不遠處酒樓觀戰的洛巡猛地一拍木桌,感歎道:“江玄這傢夥簡直太變態了,真是讓人不得不服!”

洛巡也是頂尖級彆的天才,但卻是與江玄相比,卻是有些不夠看,畢竟他今年也已經二十八了,但卻剛剛突破到靈王境巔峰,並且要是讓他和江玄一戰,他也未必就能戰勝得了他。

秦牧堯雙眼虛咪,看著遠處與紫鷹王大戰的江玄,喃喃道:“江玄這種天賦,即便放眼整個蒼元界,隻怕也能夠與那些頂尖的天驕相媲美!”

洛巡道:“秦兄,你似乎對蒼元界瞭解不少啊?”

秦牧堯笑了笑道:“我這個人一向喜歡遊曆天下,所以去過聖龍朝以外的一些地方,而洛兄的天賦其實也還是不錯的,若是加入一些遠古家族中,或許還會被他們當成重點培養的對象。”

洛巡微微一笑,道:“看來秦兄來曆不凡啊,竟然能夠和那些遠古家族搭上線。”

“其實我就是一個普通人罷了,主要是因為我叔祖乃是一個遠古家族的客卿長老。

所以,我這纔想推薦洛兄給我叔祖。

說實話,在那個遠古家族裡,我啥也不是。”

秦牧堯搖了搖頭,道。

洛巡知道那是秦牧堯的痛,也就冇有再提遠古家族的事,他直接岔開話題,隨後目光望向不遠處天空中的兩人。

此時,天空中,紫鷹王聯合紫飛鷹在跟江玄不斷戰鬥著。

紫飛鷹的口中噴出雄渾的火焰,形成火焰巨浪,席捲向江玄。

而在這道火焰席捲而出時,這片城域的守護靈陣頓時開啟,,守護這周圍的建築和街道,否則江玄和紫鷹王的大戰定會把這片區域儘數摧毀的。

“該死的小子!”

戰鬥到此時,紫鷹王心中也是有些急躁了,他冇想到自己竟然連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子都拿不下,這要是傳出去,他的臉該往哪擱啊?

而且,江玄在這種年紀就擁有與靈王境巔峰強者抗衡的實力,若是任由他成長下去,那還了得?

“必須儘快將這小子除掉,否則日後必成大患!”

紫鷹王目光一沉,他渾身的靈力釋放開來,隨後手掌化為鷹之利爪,朝著江玄抓去。

江玄傲立虛空,他手握巨劍,喃喃道:“一切該結束了!”

江玄剛剛是在拿紫鷹王練手罷了,畢竟,他也想知道,自己如今的實力究竟到了哪一步。

此時,他手中巨劍表麵的火光,變得越來越強盛,天空上瀰漫著七道水桶粗大的火焰。

此時,江玄一劍劈下,劍氣磅礴到極點,瞬間便是將那鷹爪直接撕裂,隨後劍氣去勢不減,瞬間便將紫鷹王的身體洞穿。

“嗤啦!”

紫鷹王的身軀被劍氣洞穿,流出大量鮮血。

但下一刻,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隻見他座下的飛鷹,忽然傳出了一陣悲鳴,隨後竟直接爆成漫天的血霧。

而紫鷹王口中,也是發出一道悶哼聲,他連忙調動靈力止住身軀上的鮮血,旋即化為一道黑影,朝著遠處逃去。

紫鷹王已經被江玄剛剛那一劍給嚇破了膽,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江玄的對手,若是與他再硬拚下去,自己定會有隕落的風險。

“竟然是以命換命的魔道秘術。”

江玄微微皺眉。

原本他剛剛那一劍,足以將紫鷹王擊殺,但冇想到,紫鷹王竟然施展這一種秘術,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不過,江玄可不會就這樣放他離開,要知道,放走一位靈王境巔峰的強者逃離的風險實在是太大了,要是日後他突破了靈皇境,那等待自己的定是死亡。

所以,此時必須斬草除根。

當下,江玄直接施展縮地成寸步法,朝著紫鷹王逃離的方向追去。

“咻!”

半個時辰後,一片叢林中,江玄斬出一道強大的劍氣,暴掠向前方的紫鷹王。

不過,就在劍氣即將洞穿紫鷹王的時候,紫鷹王再次施展一套秘法,凝聚出一道神念虛影,將江玄的那道劍氣給轟碎開來。

“嗤!”

江玄目光一沉,打出一條金龍紋,將紫鷹王的神念虛影洞穿。

神念虛影被擊碎,紫鷹王的神魂當下受到了重創,他噴出一口鮮血,麵色蒼白如紙。

紫鷹王捂著自己的傷口,他回過頭來,目光宛如毒蛇般死死盯著江玄。

“天殺的小子!”

紫鷹王至今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敗在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手中。

他的眼中此時充滿了怨毒之色。

然而,江玄根本不想和紫鷹王多說什麼廢話,他手持巨劍,便是朝著紫鷹王的天靈蓋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