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就在這時,紫鷹王的背後,忽然泛起了一陣陣漣漪,一隻猶如金鐵所鑄的手掌從那漣漪中伸出來,直接一掌轟在江玄的劍刃上。

“轟!”

兩者碰撞,宛如驚雷響徹,四周樹木紛紛倒塌,地麵也被直接撕裂出一道巨大的裂縫。

江玄隻感到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襲來,當下他的手臂一疼,身軀也是倒飛而出,落到了百米之外。

他站穩腳步,麵色凝重,道:“你是什麼人?”

此時,一道渾身被黃金鎧甲包裹的武者,也是從虛空邁步走了出來。

因為此時這道身影渾身被鎧甲包裹所以江玄看不出他究竟是男是女?

也不知道他長什麼模樣?

而那些愛看熱鬨的武者,此時也是從那皇城中趕了過來,他們望著那巨大的黃金鎧甲身影,一個個的臉上也是露出一抹驚駭之色。

“這是傳說中……雷獄宮的黃金甲人!”

有人驚駭出聲。

傳說,雷獄宮的每一代宮主,都會培養出兩位黃金甲人。

他們是除了宮主外,實力最為強大的存在。

而要成為黃金甲人,就必須擁有超凡的天賦和強大的體魄。

之後,雷獄宮主會給他們服用淬鍊肉身的靈丹妙藥,讓他們把自己的肉身打造得如同金鐵一般,堅不可摧。

目前,雷獄宮一共有四位黃金甲人,其中有兩位是前任宮主豢養的死士,其他兩位是現任宮主培養的。

前任宮主的那兩位死士,一般都會留在雷獄宮的後山,為死去的宮主守墓。

除非雷獄宮到了生死存亡之際,否則,他們是絕不可能出手的。

很顯然,眼前的這一位黃金甲人乃是現任雷獄宮主的死士。

“不錯啊!江少卿的後人果然非同尋常,竟然在這般年紀就擁有與靈王境巔峰強者交鋒的實力。”

黃金甲人深深看了一眼江玄,淡淡地道。

他的聲音十分刺耳,宛如金屬在不斷摩擦。

黃金甲人出現之後,紫鷹王這才鬆了一口氣。

有黃金甲人出手,就算江玄再強,今日也必死無疑。

江玄道:“雷獄宮不也高手如雲嗎?

不過,要是你們執意要找鎮北王府的麻煩,那我保證定要將雷獄宮徹底剷除。”

“哼!好大的口氣!不過也難怪,你剛剛擊敗了紫鷹王,有些傲氣也屬正常。”

黃金甲人笑道。

紫鷹王道:“他能在二十三歲就擁有如此實力,還不是因為有《金龍吞噬訣》,要是我們也能夠得到《金龍吞噬訣》,雷獄宮到時定能稱霸天下。”

見識到江玄的強大後,在場眾人都覺得這是《金龍吞噬訣》的功勞,所以他們都對這一套奇功有著一份覬覦之心,想要將其據為己有。

“江玄,可敢與我到高空一戰?”

黃金甲人道。

“有何不敢!”

江玄神色從容,根本不像是一個血氣方剛的青年,更像是一個沉穩老練的前輩高人。

話落,黃金甲人身形一躍,直接衝上了高空。

紫鷹王原本想要遁走,但卻被江玄給攔住了。

隨後,江玄一掌將紫鷹王給打上高空。

同時,自己也騰飛而起。

“江玄,他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他想要和黃金甲人戰鬥?”

“嘿!這可不是開玩笑的,要知道黃金甲人可是專殺靈王境巔峰的強者的存在,他這是去送死啊!”

“江玄實在是太自負了,竟然將紫鷹王也帶到了高空上,難道,他還想要同時對抗兩位雷獄宮巨頭嗎?”

許多人都覺得江玄太過自負,黃金甲人的強大可不是他一個靈尊境八重的小子可以抵擋得了的,最後他極有可能會含恨而亡,成為一堆枯骨。

聖兵樓的強者都心急如焚,覺得江玄實在太大意了,中了黃金甲人的激將法。

他們立刻派人將這訊息傳回鎮北王府,如今隻有鎮北王或是古千禦出手,纔有可能將江玄給救回來。

紫鷹王十分憋屈,他原本被江玄擊傷,就已經夠恥辱了,如今,居然又被江玄逼到高空,這簡直是奇恥大辱啊!“小子,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可就怪不得我們了。

我們是萬魔殿的人,可不是那些名門正派,不會和你來什麼公平較量,你就等死吧!黃金甲人,我去封死他的退路,你去把他生擒了。”

江玄神色淡然,道:“你們難道以為我要逃嗎?”

“想逃也晚了!”

黃金甲人身形暴掠而出,手掌拍向江玄。

江玄同樣迎了上去,與此同時,他從懷中取出了那枚從赤鷹少主手中得來的褐色珠子。

那褐色珠子直接膨脹開來,旋即將那黃金甲人的手掌拍飛,並重重轟在他的身上。

黃金甲人的身軀的確十分強悍,這一次被七品尊級靈器擊中,竟然隻是讓他身上的甲冑微微凹陷一點點,並冇有給他造成太大的傷害。

黃金甲人的戰力,堪比靈王境巔峰的極致之境。

當然,這黃金甲人比當初的沐遠就要強大太多了,沐遠和江玄交手時,他身上的創傷尚未痊癒,又被神龍劍氣侵體,所以戰力不足巔峰時期的兩成,遠不能和眼前的黃金甲人相提並論。

不過,江玄可不懼,此時他直接將長風劍和神龍劍合一,隨後一劍將黃金甲人胸前的黃金護甲撕裂開來。

“我的胸前護甲可是由上古寒鐵煉成的,即便是七品尊級靈器,都不可能將其破開。”

黃金甲人感覺有些不妙,因為,江玄手中的長劍爆發出來的威力實在是太強了。

“怎麼?

現在知道怕了?

那剛剛真正要逃的人,你知道是誰了吧?

不過,你們現在已經逃不了!”

江玄目光冰冷,宛如噬人的凶獸,一步步朝著黃金甲人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