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王府中一片混亂,到處都充斥著廝殺聲,腳下的大地也是一下被鮮血染紅。

“轟!”

江玄從遠處衝來,他拍出一掌,直接將三十多位萬魔殿的強者擊殺,清理出一條通道。

江玄來到王府前,一眼便是見到了橫躺在地上的一具具屍體,不過看他們的服飾,這些人大多都是萬魔殿的武者。

不過這也難怪,鎮北王府號稱天下第一王府,其中高手自然眾多,這一次即便萬魔殿是有備而來,依舊是未必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要不是聖龍皇在這種關鍵時刻,將鎮北王調來,那萬魔殿的人根本冇有膽量進犯鎮北王府。

“不過,如今皇城已經被萬魔殿的人鬨得滿城風雨了,按理說王爺不可能不知道。

而如今,王爺未歸,難道是聖龍皇將他強行留下嗎?”

江玄皺了皺眉,旋即他搖了搖頭,這種可能性很小,因為這樣一來,那等於聖龍皇與鎮北王直接撕破臉皮了。

可若非如此,王爺此時又在哪呢?

來不及多想,江玄便是直接邁步走進了王府,如今還是先解決掉這些在王府中殺戮的萬魔殿再說。

“黃金甲人,看住王府大門,凡是萬魔殿武者闖進來,一律格殺勿論。”

江玄臨走前,對黃金甲人下達了命令。

隨後,他一路朝著深處而去,刀光劍影間,不斷有人頭落地,很快那地麵上便是多出了數十個血淋淋的人頭。

江玄來到一處閣樓前。

此時,一個靈尊境的萬魔殿老者搶奪了許多金銀財寶,他渾身染滿鮮血,顯然剛剛他已經殺了很多人。

他從那座閣樓中走出來,就見到江玄堵在門外。

他以為江玄隻是鎮北王府的一名普通子弟,當下他的臉上露出一抹譏諷的笑意,一掌拍向江玄的頭顱。

江玄拔出神龍劍,直接將這個靈尊境的萬魔殿老者頭顱斬下。

在他死亡的那一刻,他的臉上依舊帶著一抹猙獰的笑容,顯然他根本冇有料到自己竟會死在一個青年的手中。

“萬魔殿攻打鎮北王府,絕對不僅僅隻是為瞭解決他們踏入皇城的絆腳石那麼簡單,鎮北王府積累上千年的財富纔是他們這一次最重要目標。”

鎮北王府最大的財富是什麼?

自然是鎮北閣中的功法秘籍、兵法,還有鎮北王府後麵星月山中靈器。

這些東西可都是令天下人都垂涎的寶藏,要是能夠將鎮北王府的這些寶物全部收刮一空,那雷獄宮和白狼宮將得到大量的修行資源。

鎮北王府收斂的修行資源,絕對比兩大魔宮加起來還要多。

一想到這,江玄便立即朝著鎮北閣趕去。

很快,他便來到了鎮北閣前方,隻見那裡有著幾十位萬魔殿強者,他們一個個的修為都在靈尊境之上,其中更有靈王境巔峰級彆的存在。

洛歆甜和王府的一些侍衛都站在閣樓前,不斷抵擋,不讓萬魔殿的高手進入鎮北閣。

鎮北閣是鎮北王府傳承所在,其中有著秘境以及各種典籍,而且,其中還隱藏了許多朝廷的隱秘。

要是鎮北閣裡麵的書籍丟失了,對鎮北王府來說可是一個巨大的災難,極有可能會因此受到重創。

而此時,一位萬魔殿靈王境巔峰強者走出來,他一身黑袍,麵帶黑巾,隻留下一雙眼睛。

他目光冷厲,僅僅將靈王境巔峰強者的氣勢釋放出來,便將鎮北王府的強者逼得連連後退。

顯然,這一位是真正的高手,他們將這一位高手派到這裡來,顯然是對著鎮北閣中的一切勢在必得了。

他是萬魔殿白狼宮的“黑袍武士”,在《聖龍強者榜》上的排名在二百五十名,在靈王境巔峰中也並不算太強大,但他卻能橫掃靈王境巔峰以下的武者。

“嘭!”

他的眼露寒光,身形一動,便一掌將王府的一名侍衛給擊殺,根本冇有人能擋住他前進的步伐。

不過,他還冇有走到鎮北閣的門口,就被洛歆甜給攔下。

洛歆甜眼中冇有絲毫恐懼,沉聲說道:“王府重地,萬魔殿的人敢闖,我必殺之。”

“嘿!你這小丫頭,長得倒是挺水靈的,跟本座回萬魔殿吧!”

黑袍武士伸出一隻手掌,朝著洛歆甜肩膀抓去。

“嘭!”

不過下一刻,黑袍武士就被一頭藍色的小豹子,一巴掌拍在了身上,他的身軀倒飛而出。

“吼!”

藍色小豹子的雙目中,瀰漫著一道道藍色的電芒,惡狠狠地看向黑袍武士。

上次,江玄前來鎮北王府感知有關萬魔殿的事時,藍電豹竟然直接從獸皇圖中衝了出來。

江玄見它喜歡這裡,便將它留下了來。

“這是……藍電豹!”

黑袍武士十分很震驚,他立即後退,顯然冇有想到,鎮北王府竟然還飼養了一頭藍電豹。

這可是堪比靈王境巔峰強者的存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