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

赤鷹少主身在半空,它口中吐出一團火焰,凝聚成了巨大的火焰球,攻向飛在前方的江玄。

江玄以縮地成寸步法躲開火球攻擊,朝著遠離雲崖山的方向飛行。

那一個巨大的火球落到了地麵上,直接釋放恐怖的高溫,涼州衛的叢林變成一片火海。

火球的攻擊力十分恐怖,即便是一般的靈王境強者都難以抵擋。

赤鷹少主隨後又吐出一顆火球,朝著蘇語桐攻去。

蘇語桐險之又險將其避開,要不是她身穿護體軟甲,極有可能身體已經被那恐怖的高溫給灼傷了。

那顆巨大的火球掉落到下方地麵上的一個湖泊中,僅僅一瞬間,便讓那個湖泊沸騰可起來,冒出一個個水泡來。

湖中的生物大量死亡,隨後浮出水麵。

“不能再這樣逃離了,否則絕對會被這傢夥耗死的,眼下離雲崖山已經足夠遠了,可以與它決一死戰了。”

江玄率先停了下來,他手臂一伸,那散發著強橫氣息的瘋魔絕命槍便是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如今,淩雲閣的人都已經知道“玄公子”修煉了吞噬魔功,很可能是萬魔殿的人。

但他們卻絕不會懷疑到江玄的身上。

而知道江玄身份的人,便極有可能將此事傳出去。

所以,江玄現在要不惜一切代價,將赤鷹少主除掉才行。

江玄身上的氣勢此時不斷攀升,靈力湧動,他握著瘋魔絕命槍,化為一道銀色的光芒,一槍刺過去。

“江玄,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赤鷹少主雙手握拳,竟毫不退縮,直接轟了過去。

然而,它還是小看了瘋魔絕命槍的力量,當它那一雙靈力拳頭與瘋魔絕命槍撞擊時,頓時被破開,擊出一個大窟窿。

江玄和瘋魔絕命槍直接掠進赤鷹少主的身體中,他快若閃電的將他的身軀直接撕裂得千瘡百孔。

“咻!”

江玄從赤鷹少主的身軀中飛出來,他身體再次騰飛而起,雙手握著瘋魔絕命槍,目光冷冽,一槍劈下去,道:“給我死!”

這是致命的一擊!“轟隆隆!”

赤鷹少主那龐大的身軀,頓時崩碎開來,化為一道道靈力。

江玄提著瘋魔絕命槍,懸浮在半空,他目光淡漠的望著崩碎開來的赤鷹少主,頓時深吸一口氣,將一瓶七彩靈液給服下,恢複著體內的靈力。

剛剛,他至少刺出了上百槍,纔將赤鷹少主那龐大的身軀給刺出一個個窟窿,並將它的身軀摧毀。

但江玄體內的靈力消耗極大,所以,他必須馬上恢複。

“赤鷹少主難道就這麼死了?”

蘇語桐站在遠處,她望著氣勢磅礴的江玄,心中震動極大,雖然,她知道江玄實力強大,但冇想到竟然強大到這種地步。

不過她的心裡,依舊有種不祥的預感,她覺得赤鷹少主或許還冇有死。

“嘩啦啦!”

果然,很快那虛空,一道道混濁的靈氣頓時重新凝聚,最後其麵積變得越來越大,很快便又凝聚成一尊赤鷹靈幻獸!“唳!”

赤鷹靈幻獸仰天咆哮。

江玄望著那巨獸,目光也是變得凝重起來,道:“這傢夥的生命力也太強了吧!”

赤鷹靈幻獸雖然號稱不死之身,但他剛剛的槍法中,融入了神龍威壓的力量,應該足以將那些混濁靈氣鎮壓纔對,冇想到它竟然還能重新凝聚。

而此時,重新凝聚了身軀的赤鷹少主再次逆衝而起,它口中吐出一道熊熊的火焰,朝著江玄席捲過去。

“陰陽鼎。”

江玄直接取出陰陽鼎,將那身軀龐大的赤鷹靈幻獸給收進了鼎中。

“嘭!”

那原本三丈高的陰陽鼎,被赤鷹靈幻獸一下撐得十分龐大,達到了五丈高,七丈高……最後直接達到三十丈高,鼎爐彷彿都要被撐得破碎開來。

江玄將更多的靈力打入陰陽鼎,鼎中凝聚出了陰陽火,開始焚煉赤鷹少主。

陰陽鼎時而變成火紅色,時而變成冰藍色,被赤鷹少主打得彷彿快要變形了。

“王級丹火!”

江玄釋放那紫色的王級丹火,與那陰陽火一絲煉化赤鷹少主。

隨後他又釋放神龍威壓,鎮壓在赤鷹少主的身上。

約莫一個時辰後,陰陽鼎中裡麵的動靜變得越來越小,鼎身也是逐漸變回了原來的大小。

江玄分出一道精神力進入陰陽鼎,他發現赤鷹少主此時已經徹底被煉化,變得一道道精純的靈氣。

江玄將靈獸鑒裡麵的三頭石猿給放出來,打入陰陽鼎裡麵。

要是三頭石猿能夠將赤鷹少主的力量給吸收了,那他的戰鬥力絕對能夠攀升到一個十分恐怖的地步,比赤鷹少主還加強大。

三頭石猿飛進陰陽鼎之後,陰陽鼎再次變小,最後變得隻有巴掌大小,懸浮在江玄的手掌心。

江玄又取出大量的七彩靈液,倒入陰陽鼎中,幫助三頭石猿修煉得更加強大。

“三頭石猿吸收赤鷹少主和七彩靈液的力量後,應該能夠擁有七階獸尊的戰鬥力,要是再加上強大的肉身,估計它能夠和靈皇境一重的人物交手。”

江玄對三頭石猿寄予了厚望,希望將來它能夠成為自己最強的夥伴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