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麵色肅然,道:“無生長老的實力很可怕,而且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冇有其他手段,所以,我希望你最好不要摻和這件事。”

“這怎麼能行?

殺半步靈皇這麼刺激的事,你居然不讓我參與?”

洛巡使勁搖頭,道:“總之我不走!而且,我再怎麼說,也是一位靈王巔峰的強者,多少也能幫上一些忙。”

要殺無生長老這樣的大人物,江玄的確是一點把握也冇有,要不是無生長老他們擁有強大的追蹤秘術,能夠迅速找到他,江玄根本不一樣和無生長老硬拚。

而且,這原本便是他一個人的事,所以他不想拖累其他人。

洛巡道:“我在辰武帝閣中得到了一件絕世寶物,足以自保了,在關鍵時候甚至能給無生長老致命的一擊。”

“要是真的將無生長老擊殺,我不想要其他東西,我就要無生長老的項上人頭。

哈哈!這可是一位半步靈皇的首級,要是帶回皇城,那些人還不都得傻眼?

到時候,我在年輕一輩中的名聲定會超越你,現在光想想就感覺很爽!”

江玄見洛巡堅持,也就不再勸說,道:“好吧!那我們就並肩作戰,一起除掉無生長老這個大敵。”

洛巡聞言,點點頭,隨後麵色肅然道:“我聽到了一個訊息,就是你竟然將鏡月山莊的玲悅長老給擊殺了?”

江玄沉了片刻後,點了點頭。

“那你這可是攤上大事了,我聽說鏡月山莊的莊主水鏡月已經放話說要親手取你的性命,而且她還要將整個龍殿都給夷為平地。

水鏡月可是一個狠角色啊!據說在五十年前,她被稱為聖龍朝最美最狠的女人。

如今五十年過去了,她的實力達到了什麼境界,誰也不知道,甚至有人猜測,她如今已經擁有和劍王、萬魔殿主分庭抗禮的實力。

她如今放話要擊殺你,估計以後的日子不好過啊!“洛巡又道:“而且,我還聽說,有萬魔殿的大人物趕來淩雲域。

你冒充萬魔殿的人,將司徒北和玲悅長老給擊殺,讓萬魔殿同時得罪了淩雲閣和鏡月山莊,萬魔殿肯定會派人來找你的。

要是被萬魔殿的大人物找到你的話,估計他們也會對你下殺手。

不過,我倒是很佩服你,畢竟敢在同時間得罪聖龍朝三大勢力的,這全天下底恐怕就隻有你一人而已。”

江玄聞言,頓時苦笑著搖頭,他這也是冇有辦法,畢竟該得罪的時候,即便是聖龍皇,也照樣得得罪,畢竟有些原則和底線他不能變。

“將無生長老斬殺後,玄公子這個身份便需要雪藏一段時間,不能再輕易出現在聖龍朝眾人視線中。”

如今頭等大事便是除掉無生長老!隻要除掉無生長老,至少江玄的身份不會暴露。

一想到這,江玄便緊閉雙目,進入精神之海中,翻看《真龍秘典》,查詢一些強大的手段,用來對付無生長老。

“有了,就用它來對付無生長老!”

江玄在《真龍秘典》中,找到了一個攻擊性的陣法——淩風陣。

這個陣法江玄研究了許久,這纔將靈陣的結構瞭解透徹。

不過,這是他第一次佈置這種陣法,所以需要演練一番才行!而且,這陣法還需要九位靈王境的武者來主持靈陣,威力才能發揮到極致。

記載中,淩風陣一旦爆發出全部力量,還能將一座古城摧毀,屠進其中的一切。

但是,江玄眼下根本找不到那麼多的靈王境強者,不可能將淩風陣的全部威力給發揮出來。

他自己因為擁有靈王境的實力,所以可以算一個,洛巡算第二個,魅女算第三個,三頭石猿可以算第四個,象頭刺蝟獸算第五個。

五位靈王境級彆的強者來主持“淩風陣”,至少能夠發揮出這靈陣的三成威力,有較大的機會能將無生長老給擊殺。

隨後,江玄便來到了一處山脈,在這裡他不斷刻畫靈紋,並投入元晶石,鑄造靈陣。

洛巡站在一旁觀摩,他摸了摸下巴,饒有興致地道:“江玄你還真厲害啊!竟然還會刻畫靈陣。

隻不過,這靈陣……真的能鎮壓住半步靈皇的強者?”

江玄笑了笑,道:“如今的靈陣隻不過是一個殘陣罷了,要是能夠找到九位靈王境的高手,佈置出完整的淩風陣。

即便是靈皇境強者,都會被困死在裡麵。”

“你就吹牛吧!即便是皇城的護城大陣,也不可能困得住靈皇境強者的武者。

要知道護城大陣,可是當朝帝師佈置的靈陣。

你佈置的靈陣能比帝師佈置的靈陣更強?”

洛巡道。

江玄道:“護城大陣主要是用於防禦的,而且要覆蓋麵積太廣,所以每一個那靈陣的力量便會被削弱,自然困不住靈皇境強者。”

不過,江玄自然不會天真的以為,自己在靈陣上的造詣,已經超過了帝師。

畢竟,帝師在靈陣上的研究已經有上百年了,更是聖龍朝靈陣第一高手,即便江玄掌握著《真龍秘典》,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超過帝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