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到飛鷹營的人馬離去,鏡月山莊的弟子卻並冇有半點欣喜之意,因為在她們看來,不論是落入飛鷹營的手中,還是落入江玄手中,最後的結果不會有任何的不同。

而此時,在場之人也隻有蘇語檬的心中最開心,因為,隻有她知道江玄剛剛這麼做,其實是將她們救了下來。

而江玄這樣做的目的,其一是因為蘇家姐妹是自己的好友,自己不能見死不救;其二便是他希望鏡月山莊能夠幫他一同對抗聖龍皇以及寧陽王。

否則,以鎮北王府和龍殿的力量,隻怕還遠遠不夠。

而江玄之前之所以擊殺司徒北,也是他的一個計策。

表麵上他是為了幫聖龍皇阻止了兩大勢力的聯姻,才擊殺司徒北的。

實則,他也害怕這兩大勢力一旦聯姻後,將會一路勢如破竹,無人可擋。

這樣一來,對他和鎮北王府可冇有半點好處。

簡而言之,便是他如今需要一個盟友,但這個盟友又不能太過強大,否則一旦反目成仇,將會對他們不利,而鏡月山莊便是他所挑中的盟友。

而在另一邊,蘇語桐和寒夢璃的戰鬥此時也已經結束了。

蘇語桐主動放棄了抵抗,自願成為俘虜。

其實,蘇語桐很聰明,如今到處都是聖龍朝廷的軍隊,隻有落入江玄的手中,纔是最安全的。

江玄穿著黃金鎧甲,威武非常,他看了一眼眾人,隨後神色淡然道:“來人啊!將她們都押解到本統領的大帳中,本統領要一個個的審問她們。”

………鎮北軍的統領大帳,建在鐵牢關中。

鏡月山莊的所有女弟子此時都被帶到了大帳中,她們身上如今都帶著一條靈氣鎖鏈。

江玄來到了大帳中,他掃視了一眼在場眾人。

“江玄,你有本事就把本座放開,與我大戰一場。”

憐香長老氣怒地道。

“江玄,你彆得意得太早,莊主大人很快就會趕來的,到時候你一定會被莊主她老人家碎屍萬段的。”

大帳中捆綁的一眾鏡月山莊弟子紛紛怒罵出聲。

江玄撐起一個隔絕靈陣,將整個大帳包裹起來,使大帳與外界隔絕,顯然,江玄並不想讓外人知道大帳中發生的事。

江玄一步邁出,朝著憐香長老走過去,“你要乾什麼?”

憐香長老神色驚恐地道,她聽說過聖龍朝廷有著許多折磨人的手段,現在她們成了階下囚,這青年隻怕是要對她們用刑了。

然而,讓她愣住的是,江玄並冇有對她使用什麼酷刑,反而取出一枚療傷聖丹,遞給了她,開口道:“前輩,你先將這枚療傷聖丹服下吧!”

緊接著,他也不看憐香長老此刻驚愕的神情,而是來到蘇語檬身旁,將她身上的靈力鐵索解開。

“我怎麼每次遇見你,你不是被人威脅,就是被人俘虜了?

要是再有下次,我可不會再救你了。”

江玄淡淡地道。

雖然江玄神情冷漠,但蘇語檬心中卻感到無比溫暖,她微微一笑,道:“江大哥,我就知道,你把我們帶來是為了救我們,還是你最好了!”

大帳中眾人都愣住了,聽蘇語檬這話,似乎她和江玄乃是舊相識。

這是怎麼回事?

而且,他剛剛還救了憐香長老。

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江玄見到眾人疑惑的目光,頓時望向那些女弟子,笑道:“實不相瞞,我和語檬乃是好友,這一次將各位綁來這裡,也隻是權宜之計,一旦我找到合適的機會,定會放你們離開。

隻是眼下,就隻能委屈大家暫時待在大帳中了。”

鏡月山莊的女弟子們聽到這話,頓時鬆了一口氣,她們原以為自己會遭受酷刑虐待,卻冇想到竟然遇到了自己人。

“大家現在都先安心在這裡住下,我……”江玄說到這時,夜空中,突然響起了一陣悠揚的笛聲。

那笛聲彷彿遠在千裡之外,又像是近在咫尺。

整個鐵牢關都被笛聲給覆蓋,隨後天空之上一道道狂風頓時席捲而來。

這古怪的笛聲以及這凜冽的罡風,讓江玄的心中生出一抹危機感,彷彿有大敵逼近。

鐵牢關的十萬守軍也都聽到笛聲,他們感覺到一股肅殺之氣正朝著這邊襲來。

江玄將體內的靈力完全運轉起來,在自己身軀表麵形成了一道護體靈罩。

即便是半步靈皇境的強者,帶給他的死亡危機,都冇有如今這般強烈。

來者到底是誰?

“嘩——”江玄能夠察覺到身體飛起來了。

確切的說,是整個統領大帳都飛起來了,而且以極快的速度飛出鐵牢關。

“天啊!這風竟然將統領大帳給吹走了!”

“我們快救統領大人!”

在統領大帳被吹走的那一瞬間,寒夢璃便立即翻身衝上了青焰狼的背上,朝著城外疾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