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

鏡月莊主話落的瞬間,一道閃電猛地從虛空中劈落下來,將整個山脈都給照亮。

江玄提著神龍劍,英氣逼人,他踩著徐思寧的腹部,從天空落下,死死的將徐思寧踩在地上。

殘破的古箏從高空落下,隨後哢嚓一聲,斷裂開來。

江玄目光如電,氣勢渾厚地道:“我可不止一次救了你們鏡月山莊的弟子,鏡月莊主,難道這就是你們對待救命恩人的方式嗎?”

憐香長老,梅長老都震驚到了,她們都知道江玄乃是皇城第一天驕,但她們萬萬冇想到,他的戰力竟然如此強橫,連徐思寧都擊敗了。

鏡月山莊那一個個女弟子更是驚訝得合不攏嘴,她們見到江玄從天而降的偉岸身影,都是忍不住芳心亂顫。

難怪語檬師妹要下跪哀求,想必她是對這江玄生出了一絲愛慕之意。

不過這也難怪,要是換做她們,她們也定會這樣做的。

鏡月莊主背對江玄,淡淡地道:“怎麼?

你對本座有什麼不滿的?”

“世人都說鏡月莊主是聖龍朝最高貴的女子,但在我看來,你隻是一個心胸狹窄的無知女人罷了。”

江玄道。

鏡月莊主目光一寒,身上釋放的寒氣,瞬間便將周圍湖畔的水凍結。

這三十年來,還是第一次有人敢這麼說她。

“嘩啦!”

他的身上釋放出一道璀璨的金色光芒,包裹著身軀,抵擋著那股寒氣。

而在江玄以為鏡月莊主要對他出手時,鏡月莊主卻又將那股寒氣收起,她微微一笑地道:“江玄,剛纔語檬向本座求情,要本座饒你一命,本座已經答應她了,但為了表示你是真心實意要把幫我鏡月山莊,你至少也得拿出一點誠意來吧!”

江玄朝著蘇語檬看了一眼,要是能不動手,那自然是最好不過的。

他將神龍劍收起,道:“莊主想要什麼樣的誠意?”

鏡月莊主道:“本座聽說辰武院長在離去之前,將帝令交給你了,你要是能夠將帝令交給本座,本座便信你是鏡月山莊的朋友。”

江玄皺眉,道:“這不可能。

帝令乾係重大,我答應過辰武院長要將其傳給皇族之人,所以我不可能交給你。”

鏡月莊主冷笑道:“你的堅持,在本座看來實在是太可笑了,本座要是殺了你,這帝令豈不還是會落入本座的手中?”

江玄身上的氣勢絲毫未減,他緩緩道:“我就實在想不通,以莊主您的修為,早就已經是聖龍朝的頂尖存在,為何你還要留在聖龍朝爭奪這小小的帝令?

難道這帝令能比追求武道巔峰來得好?”

鏡月莊主道:“這世上不是每個人都喜歡追求那武道之巔,有的人隻想富貴一世,,並不想去冒險,不想失去原本擁有的一切,當然也有的人名譽、地位、實力全都要。”

江玄道:“莊主是認為自己是第一種人嗎?”

“不。

我是第二種人。

我想要追求更強大的實力,但我卻不會盲目追求,在一切開始之前,我都會好做好萬全的準備。”

鏡月莊主又道:“你知道辰武院長離開聖龍朝去了什麼地方嗎?”

江玄搖搖頭。

“他去了鳳欒山!”

鏡月莊主道。

“鳳欒山?”

江玄眼露疑惑,道。

“冇錯,就是鳳欒山。

那鳳欒山是超越帝國的強大勢力,它旗下一共擁有十三個帝國,而且每隔百年,鳳欒山都就會從這些帝國中挑選出一名至強者,進入鳳欒山修行。

而這個被選中之人,即便到了鳳欒山也會受到萬眾矚目,擁有眾多的修行資源和不俗的地位。”

鏡月莊主談到鳳欒山,必然有其原因,江玄為之動容,道:“辰武院長就是被鳳欒山挑選中的人嗎?”

“冇錯!鳳欒山隻會挑選最強之人進入鳳欒山,並在鳳欒山得到崇高的地位。

同時,鳳欒山也可以用這個方法間接的控製整個聖龍朝。”

要是辰武院長都在鳳欒山修行,那麼聖龍朝自然隻能屬於鳳欒山的勢力範圍。

江玄又道:“但聖龍朝的武者何其之多,要是隻有一人能被選中,那其他人怎麼辦?

要是自己前往鳳欒山拜師呢?”

“普通人根本到達不了鳳欒山,就算你真的到達鳳欒山,那也隻能成為最低等的弟子,這樣的人根本不可能得到崇高的地位和眾多的修行資源。”

鏡月莊主道。

江玄道:“所以說,你們是想取到帝令,然後推翻聖龍朝,引起鳳欒山高層的注意,成為下一個被鳳欒山選中的人。”

“這不過是其中一個目的罷了。

其實,我們真正的目的,都是為了辰武秘境中的辰武帝閣。

隻有成為聖龍朝的主人,才能夠隨意進入辰武帝閣中修煉。”

“也隻有進入辰武帝閣中修煉,纔有可能達到真正的靈皇境。

隻要達到真正的靈皇境,這天下,便哪裡都可去,即便不拜入鳳欒山,也會有其他古老勢力來拉攏你。”

“真正的靈皇,難道這聖龍朝中的靈皇是假的?”

江玄驚愕地問道,他彷彿聽到了什麼驚天大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