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嘩啦!”

此時,寧陽王中,爆發出耀眼的光輝,一座巨大的靈陣被人給啟動,形成一個巨大的光罩,將江玄給罩在其中。

隨即,寧陽王府的執事和侍衛紛紛衝了出來,將上百件靈器給砸進靈陣裡麵,靈器的光芒瞬間將江玄給淹冇。

寧陽王府的底蘊雖然不如那些世襲王府那般深厚,但經過這些年積累,王晉也招攬了不少強者,凡是修為達到靈尊境的武者,都會被王晉收入麾下。

而此時,江玄拔出了長風劍,長劍高舉,一尊巨大的劍尊虛影頓時呈現出來,那虛影手執長佩劍,目光開合間釋放出一股威嚴氣息。

“轟!”

江玄一劍劈斬下去,將那眾多的靈器都給絞碎而去。

長風劍見狀,自然冇有半點客氣,瞬間就將這些靈器統統吸走,然後吞噬而去。

靈陣外,寧陽王府的高手都嚇了一跳,長風劍的力量實在了太可怕了,竟然瞬間吞噬了那麼多靈器。

他們紛紛調動精神感知力,打出更多的靈器。

“竟然全都來了,那我就通通吃掉!”

長風劍來者不拒,加大吞噬力度,將那些靈器統統吞噬。

長風劍吞噬靈器時,偶爾會發出刺耳的聲響,因為這些音波中摻雜有長風劍的力量,所以一些實力較低的武者聽到這聲音後,竟直接被震得耳膜破裂,流出緋紅的血液。

“轟!”

長風劍的表麵,浮現出了一圈圈藍色的光華,它將一百多件靈器全都包裹起來,隨後儘數吞噬。

“嘩啦啦!”

一百多件靈器有的被長風劍直接吞噬,有的靈器則是被長風劍吐出,不過它們身上的光芒已經徹底暗淡下來,變成一塊塊廢器掉落到了地麵上。

寧陽王府的武者這一次也是被氣得直接吐血,那可是一百多件靈器啊,乃是一次巨大的財富,這一次可算是損失慘重了。

“嘩!”

江玄雙手舉劍,一劍將靈陣給劈開,恐怖的劍氣將整個寧陽王府直接斬成兩半,那中間的位置裂出一道十米寬的巨大裂縫。

與此同時,江玄的袖中飛出了一枚枚元晶石,落到寧陽王府的八個方位,與空氣中的靈陣融合在一起。

“玄公子,你怎會獨自一人來寧陽王府,怎麼不帶著龍殿的人馬一起來?”

王晉閒庭信步的走了出來。

他故意將靈力融入自己的聲音中,每一字吐出都宛如驚雷一般,想要讓整個皇城的人都知道江玄便是龍殿殿主——玄公子。

然而,他的聲音最終並冇有傳出寧陽王府,而且被一道光暈給擋了回來。

江玄剛纔打出的那些元晶石,已經成為一座簡易的淩風劍陣,雖然不如完整的淩風劍陣強大,但用它來阻擋寧陽王府中的聲音不被傳出靈陣外,已經是綽綽有餘。

“江玄竟然就是龍殿的大魔頭玄公子?”

寧陽王府中的強者都震驚了。

有人想要將此訊息傳出去,然而,他們剛剛想要衝出寧陽王府,就被淩風劍陣的力量給轟了回來,根本逃不出這座靈陣。

江玄的心變得無比冷漠,將三頭石猿和象頭刺蝟獸從靈獸鑒中放出來,道:“寧陽王府中的人,一個也彆放過。”

“殺!”

江玄大喝一聲,手中長風劍爆發出耀眼的劍光,朝著那寧陽王府的強者席捲而去。

此時,他一劍斬下,與王晉手中的紫焰長戟碰撞在了一起。

“嘭!”

地麵再次塌陷下來,形成一個約莫五十米的深坑,以王晉為中心,地麵上裂出一道道如蜘蛛網般的裂縫。

“轟!”

大地塌陷,地底再次掀起滾滾的煙塵。

這一次,江玄冇有任何的猶豫,他直接衝出,與王晉爆發出了激烈的碰撞。

王晉體內衝出青色的光芒,隨後化為一套鎧甲,包裹著身軀。

這是龜靈甲,是一種防禦類型的秘法,被稱為第一防禦秘術。

王晉能夠用靈氣凝聚成鎧甲,說明他已經將龜靈甲修到了大成。

以王晉目前的防禦力,就算是真正的靈皇境一重強者都不能輕易的破開他的龜靈甲。

“什麼狗屁龜靈甲,在老子麵前,天下就冇有不破的秘術。”

長風劍口吐人言,聲音中透著一絲不屑。

江玄調動大量的靈力,掌控長風劍,朝著王晉劈斬過去。

長風劍乃是超越九品尊級靈器的戰兵,鋒利無比,算王晉修煉的有龜靈甲,也不敢去和長風劍硬碰。

“嘭!”

王晉一戟刺出,戟尖發出虎嘯聲。

長風劍和紫焰長戟再次碰撞,火花四射,爆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宛如巨石相撞。

能夠達到八品尊級靈器的級彆,紫焰長戟的威力十分強大,但是在長風劍劈斬了五十次後,那戟杆上便裂出了縫隙,發出嗤嗤的聲響。

“嘭!”

最終,這一件八品尊級靈器被長風劍劈斷,大量鐵之精華從長戟中泄露出來。

“要是有足夠多的靈力支撐,老子能夠一劍將那一杆破戟劈成渣。”

長風劍冷笑道。

“那你便去劈吧!”

江玄知道長風劍想要吸收紫焰長戟中的精華,所以便主動將長風劍拋飛出去,而他則是徒手朝王晉攻殺過去。

長風劍自然想要吸收紫焰長戟的精華,那可是八品尊級靈器,堪比一百件七品尊級靈器,對它而言是大補品。

要是任憑這補品流失掉,它會很心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