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

天空上,三大強者大戰著。

此時,江玄手掌化為金龍神爪,不斷轟向那對麵的趙都尉和樓都尉。

麵對江玄如此強大的攻勢,兩大都尉麵色也是變得駭然無比,他們終於明白剛剛寧陽王麵對的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對手。

這樣的人,堪稱恐怖。

不過,若是要讓他們就此認輸,顯然是不可能的事,當下他們各自施展強大底牌,與江玄繼續大戰著。

江玄為了避免被三大強者圍攻,便決定速戰速決。

他決定在王晉恢複靈力之前,先解決掉趙都尉和樓都尉。

“長風劍!”

江玄當即大喝一聲。

“咻!”

長風劍將紫焰長戟的精華給吸收後,它劍身上的光芒頓時變得更加的璀璨,化為一道紫色的光束,落到江玄的手中。

江玄大步流星的殺了過去,一劍將趙都尉手中長劍直接劈斷,劍尖輕微的從趙都尉的脖頸處劃過。

趙都尉化為一道殘影,急速後退二十米,剛剛江玄變成一道殘影瞬間出現在他身前,讓他亡魂皆冒,脖頸也被長風劍給割出一道淺淺的血痕。

他身為聖龍軍都尉,卻差一點就死在江玄的劍下。

這實在是丟人現眼!而此時,江玄又一劍朝樓都尉斬去,那鋒利的劍氣直接將虛空割裂開來。

“嗤啦!”

然而,這一劍並冇有將樓都尉斬殺,而是將他身上的甲冑直接破開。

“這怎麼可能?”

趙都尉麵色驚駭,他身上的甲冑乃是由天外隕鐵煉製而成的,但剛剛長風劍劈過來卻宛如切水果一般,輕而易舉就將其切開了。

樓都尉心疼不已,這可是一件八品尊級靈寶啊!“江玄底牌眾多,如今又手持聖靈劍尊佩劍,天下間幾乎無堅不摧啊!”

樓都尉也是嚇了一大跳。

剛剛,當江玄劍氣劈出時,樓都尉的手臂也是被那長風劍劍氣直接切割出一道血痕。

“唰唰!”

江玄身形如鬼魅,化為一道殘影,揮動長劍,同時劈向趙都尉和樓都尉。

兩位都尉心中大駭,同時打出一套靈訣功法。

趙都尉打出的秘術形狀似猛虎,它仰天咆哮,隨後直接衝向了江玄,其身上還有一道道火焰瀰漫著。

而樓都尉口中則是打出一聲狼嚎,隨即一拳轟出一匹黑狼虛影,朝著江玄而去。

“嘩!”

此時,長風劍劍身上浮現出一道偉岸的身影,他傲立虛空,目光威嚴,渾身上下散發著強橫的威壓,宛如帝王般高高在上。

那時聖靈劍尊的虛影。

顯然,這長風劍的劍身上如今還殘留著聖靈劍尊的意誌,一旦將這道意誌被啟用,就能喚醒一絲聖靈劍尊的力量。

聖靈劍尊的力量宛如大海一般洶湧澎湃,哪怕隻有一絲力量被喚醒,其毀滅力也是非同小可。

“嘭!”

那猛虎和黑狼在一接觸的刹那,瞬間崩碎開來,被聖靈劍尊虛影直接撕成粉碎。

“噗!”

“噗!”

趙都尉和樓都尉頓時口噴鮮血,宛如兩隻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而出。

他們可都是聖龍朝中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一旦出行,所有百姓都得給他們下跪行禮。

但眼下,這兩位修為如此強大的都尉卻被江玄一劍劈飛,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寧陽王府外,那些圍觀的人此時都是被震驚得無以複加,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的眼睛。

“趙都尉和樓都尉都是聖龍朝中有名的強者,修行近百年,但如今這兩人聯手竟然難敵江玄一劍?”

“這江玄何時變得這般可怕了?

我記得最初他出現時,似乎還是一位靈玄境初期的強者吧!但就在這短短一年時間內,他便突破了兩個大境界,達到了靈尊境巔峰,這樣的人,或許隻能用妖孽來形容了。”

“是啊!若是再給他一些時間,那他定能成為下一個江少卿,成為聖龍朝中的又一個傳奇!”

“我看這應該要歸功於金龍吞噬訣的強大。”

“我覺得是長風劍這一件古靈兵成就了他……”在場眾人議論紛紛,顯然是被江玄的實力給震撼到了。

………而此時,寧陽王府內,江玄敏銳的察覺到身後有一股灼熱的氣息傳來。

那可怕的高溫,彷彿要將整個寧陽王府都給點燃。

隻見一麵散發著耀眼光芒的鏡子,懸浮在了半空,那股灼熱的氣息便是從那裡傳出來的。

“這是……清曜鏡!”

江玄瞳孔一縮,他認出了眼前這鏡子的來曆,據說這麵鏡子乃是一位女帝生前的戰兵,其中擁有著她強大的威壓和力量。

所以,江玄在見到這麵鏡子時,麵色纔會這般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