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晉的雙手中打出兩道靈力光柱,形成兩條靈力河流,圍繞清曜鏡流動。

清曜鏡吸收靈力之後,光芒變得越發耀眼。

鏡麵上,一隻烈焰猛虎衝出來,朝著江玄撞擊過去。

那烈焰非同小可,溫度比那普通的火還要高出百倍,即便是鐵塊也會瞬間被燒化。

“嘭!”

江玄一劍劈出,將烈焰猛虎給斬碎開來,化為無數細小的火苗。

其中一道火苗落到江玄的腳下,瞬間將那下方的大地給燒出了一個直徑五米的坑洞。

“轟!”

而在此時,寧陽王引動清曜鏡的第二種力量,清曜鏡裡麵飛出十八隻烈焰猛虎。

烈焰猛虎融合在一起,化為了一隻五十多丈高的巨大猛虎。

江玄目光一凝,雙手握緊手中長劍。

聖靈劍尊虛影再次衝了出來,凝聚出一道巨大的掌印,將那烈焰猛虎給擊潰。

清曜鏡能夠爆發出多大的威力,這取決於鏡子品級的高低。

而提升鏡子品級,便需要強者的靈力。

使用靈尊境武者的靈力做鏡子,它發揮出來的力量,自然不如靈王境強者靈力做的鏡子。

此時,清曜鏡中燃燒的是王晉的靈力,偽靈皇的靈力,威力自然是強大。

清曜鏡此時再次發生了變化,以那鏡子為中心,形成了一圈光芒,十八隻烈焰猛虎從鏡子裡麵飛出來。

這是清曜鏡的第三種力量即便是王晉都感到十分吃力,體內的靈氣消耗得極快,僅僅一刹那,他體內的靈力就被抽走了大半。

“江玄,去死吧!”

王晉怒喝一聲,三十六隻烈焰猛虎融合在一起,化為一頭巨大的龍象,宛如一輪烈日一般的懸浮在高空,散發著恐怖的高溫。

寧陽王府中的花草全部被點燃,並且還在不斷蔓延向周圍的建築。

王晉這是想要將整個寧陽王府都點燃嗎?

江玄剛剛已經見識過烈焰猛虎的力量,那簡直堪比半步靈皇強者的全力一擊。

而這一頭龍象是由三十六隻烈焰猛虎彙聚而成的,其爆發出的力量豈不是更加恐怖?

“和他拚了!”

江玄死咬著牙,他調動體內所有靈力,全部湧進手中的長劍中。

同時,他還在其中暗中融入了血脈之力和魔煞尊脊梁的力量。

這一次,他要用最強一擊,將寧陽王王晉徹底擊殺。

而在那對麵,那巨大的龍象燃燒著熊熊的火焰,朝著江玄而來,它抬起水桶粗壯的大腿,竟要將江玄踩死。

“轟!”

江玄目光淩厲,他身上的氣勢不斷的攀升,一尊偉岸的聖靈劍尊虛影從他手中長劍衝出,旋即迎向那對麵的龍象。

皇城中,許多人見到這一幕,都是麵露驚駭,他們紛紛跪地,瑟瑟發抖。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聖靈劍尊出現了?”

“這力量好可怕啊,江玄將長風劍的力量給啟用了,他這是想要一劍將整個皇城都給毀了嗎?”

狼公身軀微微顫抖,震驚地道。

“轟!”

而此時,長風劍的力量完全運轉開來,那高空中劍尊虛影一拳轟出,頓時就將那火焰龍象撕碎。

“哢嚓!”

那原本包裹寧陽王府的淩風劍陣也被這一拳直接轟來,周圍大地撕裂,地麵上,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劍痕,將那周圍的街道、房屋儘皆摧毀,化為一片廢墟。

這就是劍尊的力量,這種力量看得周圍眾人一個個麵色蒼白,背脊發涼。

而在另一邊,火焰龍象的身軀破碎開胃,化為一片火雨墜落下來,在聖龍皇城中砸出一個個巨大的深坑。

而此時,寧陽王府已經徹底變成一片廢墟,到處都有火焰在燃燒,一道道濃煙沖天而起,遮蔽了天空中的星辰。

一座王府變成一片焦土,看不到昔日的繁華,甚至連半點生機都看不到。

王晉就站在江玄的對麵,他身軀不動,眼中帶著血絲,道:“江玄,你……”“哢嚓!”

隻聽一道骨骼碎裂的聲音響起王晉的天靈蓋浮現出一道裂紋,這裂紋不斷蔓延,最後他的身體宛如一個即將破碎的洋娃娃般,佈滿了裂痕。

“嘭!”

隻聽一聲巨響,他的身軀頓時崩碎開來,化為一團血霧。

威震聖龍朝十多年的一代梟雄人物,就這樣隕落了!“寧……寧陽王隕落了?”

“我不是在做夢吧!”

在場眾人都感到有些不真實,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畢竟,寧陽王可是無數年輕武者眼中不敗的戰王,他們曾將他當成不朽的傳奇。

但如今,他竟然被人給擊敗了。

這簡直就像做夢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