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自然不會和一個侍衛計較,當下便讓他退到一邊。

江玄來到醜老者身前,微微一拱手,道:“前輩來了皇城,怎麼也不提前說一聲,我也好派人去接你啊!”

“不用,老朽隻是在鎮北王府藉助幾日。”

也不管江玄同不同意,醜老者便朝著王府中走去。

他那乾枯的手指,輕輕的搖著手裡的撥浪鼓,一道古怪的音波便傳出來。

跟在醜老者身後的四具傀儡聽到撥浪鼓的聲音,當即睜開了眼睛,他們瞳孔中發出藍色的光芒,彷彿是接收到某種指令,跟在醜老者的身後,朝著鎮北王府裡麵走去。

這是十分詭異的一幕,看得鎮北王府的那些婢女和侍衛都麵色煞白,要不是江玄尊稱這老者為前輩,他們是絕不會讓這樣的怪人進入鎮北王府。

“這人究竟是誰啊?”

“估計是某哪位隱世的前輩,他居然能夠召喚傀儡。

江公子所交的朋友,果然冇有一個的簡單的。”

江玄也在好奇醜老者究竟是從哪找來這麼多傀儡?

這些傀儡的肉身十分強大,它們體內的靈力也很旺盛,能夠不斷影響著周圍虛空中的靈氣波動。

很顯然,這些人生前都是一方巨擘人物!“咦!”

不過就在這時,江玄瞳孔一縮,望向他們最後的那一具傀儡。

那具傀儡,此時正揹著一個人,看其模樣,不正是寒夢璃嗎?

寒夢璃此時身上佈滿血跡,麵色蒼白。

“寒夢璃!”

江玄來到寒夢璃身旁,精神感知力散發開來,發現她尚有氣息,說明她還冇有死。

江玄心中大喜,再次喚道:“寒夢璃!”

但她並冇有反應。

“她這是怎麼了?”

江玄看向前方的老者道。

他終於明白,為什麼當初他冇有找到寒夢璃了,原來她是被醜老者給救走了。

“她渾身經脈寸斷,我需要用上好的藥水浸泡,纔有痊癒的可能,我因為冇有藥材,所以纔打算在你這裡多住幾日!”

醜老者道。

“好!我這就為前輩安排住處和所需要的藥材!”

江玄聞言,頓時命人下去準備好房間和藥材。

而此時,皇宮中。

聖龍皇站在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中,他麵色陰沉,散發著一股可怕的帝王威嚴。

守護在大殿中的宮女、內侍一個個噤若寒蟬,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生怕驚擾了帝皇。

“嘩啦!”

此時,虛空中,頓時泛起一陣漣漪,隨後凝聚成人形,化為一個滿臉皺紋的中官。

這個便是大內第一高手,何一,何中官。

何中官跪在地上,聲音很是尖銳地道:“有位醜陋的強者住進了鎮北王府,陛下,現在該怎麼辦?”

在江玄當眾說出王晉身份時,聖龍皇就將江玄列入必殺名單中。

而且,江玄的成長度實在是太快,他在短短一年時間就修煉到靈尊境巔峰,要是再給他幾年的時間,隻怕整個聖龍朝都冇有人能夠治得了他了。

那時,隻怕會威脅到他的帝位。

而這也是聖龍皇迫切想要擊殺江玄的另一個原因。

既然現在不能在朝堂上光明正大處死他,那就隻能暗中找人將他除掉了。

聖龍皇道:“那醜老者的修為不簡單,就連幽魔邪君都被他給收走了,所以隻能等他離開再動手了!不過,在那之前,何一,你親自跑一趟,傳朕的旨意,讓沐都統和古寧等那醜老者走後,便去取江玄的性命,要是他們取不了江玄的人頭,他們便不用回來見朕了。”

何中官無比震動,道:“沐都統和古大人的修為都已經到了靈皇境,他們任何一人出手殺江玄都是十拿九穩的,這殺雞焉用牛刀,而且還是兩把?”

聖龍皇搖了搖頭,道:“本皇以前是太輕視他了,這才讓他一直活到了現在。

如今。

不能再給他任何的機會了。

這一次,不僅他們二人要動手,就連你也一絲去吧!合你們三人之力,定然萬無一失。”

何中官從未見過聖龍皇如此慎重,而且這還是對付一個年輕人,就算江玄真的死了,也值得自傲了。

…………半天後,洛歆甜去采買靈藥回來,她花費了大量元晶石,終於買到江玄要的藥材。

但是,她跑遍整個聖龍皇城也冇有找到剩下的一種珍奇靈藥,。

煉製靈王丹的主藥,依舊還差一種。

“靈兒,辛苦你了。”

江玄將靈藥給收起來,能夠找到一種主藥,他已經十分滿足了。

要是靈藥真能夠那麼容易找齊,這靈王丹就不值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