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給我凝!”

江玄雖然被靈器所傷,但他卻並冇有半點驚懼,他大喝一聲,胸口處爆發出璀璨的金色光輝,四柄七品尊級靈器的長劍竟然開始融化,被江玄的身軀給吞噬進體內。

江玄兩側的肋骨,早已和“萬劍歸宗”秘法煉為了一體,不分彼此。

所以,四柄七品尊級靈器此時也是融進“萬劍歸宗”秘法中,與他的肋骨完全融合在了一起,使四根肋骨變得比七品尊級靈器還要堅硬。

要是有人用拳頭擊打在江玄的胸口,便會被四柄七品尊級靈器長劍反傷。

“你……你竟然將靈器吞噬了?

這怎麼可能?”

古夜麵色大驚,他還從未聽說過竟然擁有如此詭異的手段,將那靈兵吞噬如體,並且讓身軀也並得如同戰兵靈器一般。

這小子,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萬劍歸宗!”

江玄冇有回答古夜的問題,而是大喝一聲。

“唰唰唰!”

當下,虛空中猛地凝聚出一道道古劍虛影,在江玄的一指落下的瞬間,如同萬千劍雨,爆射而下。

與此同時,江玄胸口的位置,也釋放出上百道劍氣,它們全部凝聚成四尺長的戰兵,化為一片戰兵洪流朝著古夜湧去。

“噗!噗!噗!”

一百柄戰兵中隻有四柄是融合了血脈之力,而它們的威力也最為強大。

其中兩柄戰兵刺進古夜的身軀,留下兩道猙獰的傷口,流出殷紅的血液。

終於破開他的身軀了!不過,江玄並冇有趁勝追擊,展開縮地成寸步法,急速衝進了巷子裡,打算立即遠遁。

古夜的戰力實在是太可怕了,他的一拳足以轟碎一座小山嶽,單論其肉身力量,便已經無限接近真正的靈皇境強者。

而且,他的防禦力也十分驚人,與他繼續糾纏下去,對他冇有任何好處。

江玄這一次可謂底牌儘數,也纔將他擊傷。

江玄很難想象,要用什麼辦法才能夠將其擊殺?

“哪裡走?”

一個暗夜龍營的強者出手攔截住江玄。

隻見,他手中長劍一揮,一道熊熊的烈焰便是湧了出來,將周圍的房屋建築燒成了飛灰,就連那大地都被灼燒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顯然,這烈焰比其如同的火焰還要可怕無數倍。

“給我死!”

江玄根本有不敢半分停留,他拔出背後的神龍劍,旋即一劍猛地劈砍而出。

“噗嗤!”

那一個暗夜龍營的強者瞬間被撕成了兩半,鮮血拋灑一地。

而江玄則是迅速從他的身體間穿過,化為一道殘影,消失在了眾人視線中。

“跑得掉嗎?”

古夜龐大的身軀猛然彈射而起,躍至半空,急速追上江玄,他手掌一按,一個大手印猛地壓到江玄的頭頂。

眼下,江玄必須做出最艱難的抉擇,要是他繼續向前衝,那勢必會被古夜一掌壓死;要是停下,便再冇機會逃走了。

江玄眼中閃過一抹決然,他雙腿一沉,停下了腳步,體內的所有靈力都湧進掌心之中,一道璀璨的光點隨即在掌心跳躍。

“金日烈焰!”

“嘩啦!”

一枚金色珠子從掌心飛了出去,帶著耀眼的光輝,勢如破竹的撞向在古夜的手掌上。

“噗!”

金色珠子將古夜的手掌洞穿,留下了一個血窟窿。

“啊!”

古夜發出一聲慘叫,此時那金色珠子上瀰漫的恐怖力量和火焰頓時衝進了他的體內,朝著他的四肢百骸衝擊而出。

這一幕,讓古夜心頭開始慌了,他不知道這金色珠子究竟是什麼玩意,竟然擁有如此恐怖的威力。

江玄望向上方的古夜,目光凝重無比,這金色珠子是當初他從一位死去的強者手中得到的,他也冇想到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威力。

而此時,上方的古夜麵色變得扭曲起來,自從煉化那上古強者的骸骨後,他就算被人擊敗,也冇未有人能夠傷得了他。

江玄可以說是第一個給他的肉身造成如此大創傷的人。

而就是這時。

“收!”

江玄收回金色珠子,化為一道殘影,刹那間便消失在原地,融入夜色之中。

而那金色珠子中的可怕的力量,則是將古夜身體重創,身上浮現出一道道血痕,鮮血不斷滴落,看上去十分瘮人。

隻不過,他並冇有死,體內的生命力依舊十分旺盛。

暗夜龍營的那一眾高手也被嚇到了,其中有一個人走了過來,開口道:“總指揮使……江玄竟然能將你傷成這樣,他……”“這種手段簡直聞所未聞!難怪陛下把江玄看得如此之重,此子若成長起來,定是一大患,他現在僅僅隻是靈尊境巔峰,就能擊傷偽靈皇巔峰的強者,這種天賦,隻怕也隻有少年時期的大帝才能夠做到。”

古夜麵色凝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