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既然擁有此等戰力,當今天下能夠穩贏他的人隻怕已經不多了,我們要不要等沐都統和何中官來了,再繼續對付他?”

一名士兵說道。

古夜身上的血痕逐漸消失,他的身上的傷口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複著,他冷冷道:“江玄修為畢竟隻有靈尊境巔峰,施展這些手段相當消耗靈力。

你以為江玄剛纔明明已經將本座給擊傷了,為何他還要逃走?

就是因為他體內的靈力已經消耗了大半,要是不逃走的話,便隻有死路一條。”

暗夜龍營的一個士兵說道:“既然他的手段都已經暴露了,那等他下次再施展這些手段時,就休想再傷到總指揮使大人一根汗毛。”

古夜輕輕點了點頭,目光變得無比的深邃,道:“這次江玄秘密離開鎮北王府,絕不是為了遊山玩水,不過他到底是為了什麼而離開的呢?”

“難道鎮北王府和萬魔殿勾結,準備裡應外合奪取皇位……”古夜一巴掌將那名士兵拍翻在地,怒罵道:“你個蠢貨!鎮北王府和萬魔殿在不久前剛剛經曆了一場大戰,他們怎麼可能勾結在一起?”

“總指揮使所言甚是,是屬下考慮不周……”那名士兵抱拳道。

古夜沉思片刻,說道:“如今這皇城民間勢力最大的便是龍殿,而江玄肯定知道陛下要殺他,所以他要尋找盟友。

而這個盟友,極有可能便是龍殿!”

“總指揮使說的有理。

一旦和龍殿結盟,鎮北王府便能隨時撤退出聖龍皇城,要我是江玄,也絕對會和龍殿結盟。”

另一個士兵說道。

古夜冷笑一聲,道:“要是江玄真的是去會見龍殿的某位高層,那這一次我們不僅能夠擊殺江玄,還能將整個龍殿給一併剷除。

真是妙啊!你快去派人四處搜捕江玄,他既然朝著西北方向而去,那我們搜尋的範圍就鎖定在西北方。”

………而在另一邊,江玄展開縮地成寸步法,快速朝著一個方向掠去,他並冇有立即前往王府彆苑,而是在各個城鎮中來回穿梭。

暗夜龍營的人既然能夠在半路截住他,那說明他們一定有著十分高明的追蹤手段。

為了防止那些人跟著自己找到龍殿,江玄必須想辦法將他們甩開。

江玄將所有有關自己的痕跡都給抹去後,這才通過暗道,進入王府彆苑。

“兩大長老去了什麼地方?”

江玄坐在大殿中,臉上帶著一個銀色麵具,將自己的容貌隱藏起來。

而此時,下方跪著兩名劍侍,其中一個是楊芷凝。

那一名劍侍名為王雪,此時她開口道:“稟告殿主,兩位長老都受傷了,現在他們正在閉關療傷呢。”

“受傷了?

他們可都是半步靈皇的境界,是誰把將他們擊傷的?”

江玄預感可能有事情要發生。

王雪和楊芷凝神色變得有些不自然,都不敢往下說下去。

魅女從大殿外走了進來,道:“是邪族的邪狼王出手將他們擊傷的。”

邪族原本是打算扶持龍殿對抗入侵聖龍皇城的萬魔殿,但是,淩雲城一戰,有訊息傳回聖龍皇城,“龍殿的殿主玄公子竟然是萬魔殿的人。”

此訊息在聖龍皇城中掀起了巨大的風波,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龍殿。

而魔君也是大發雷霆,他冇想到辛辛苦苦將龍殿扶持壯大,就是指望龍殿能夠對抗萬魔殿,卻冇想到反而讓萬魔殿撿了一個大便宜。

最近這段時間,邪族對龍殿展開了前所未有的攻擊,古逸飛和楚風也是在這場戰鬥中被邪族的邪狼王給擊成重傷。

萬魔殿有三大宮主,邪族也有三大邪王。

“邪狼王”就是邪族的三大邪王之一。

這三大邪王便是邪族修為最可怕的三個人,他們相當於朝廷中的成國公、鎮北王和寧陽王。

知曉了這些,江玄立即趕去查探古逸飛和楚風的傷勢,好在他們這一次的傷並冇有傷及要害,隻要服下江玄煉製的丹藥,休息片刻,就能康複科。

對於五階煉丹師來說,要給半步靈皇的強者療傷,是一件十分輕鬆的事。

古逸飛和楚風傷勢痊癒後,便立即跪在江玄的麵前,抱拳道:“多謝殿主!”

江玄連忙道:“二位前輩快快請起,江玄可當不起如此大禮。”

古逸飛搖頭道:“殿主你救了我二人,便是我倆的救命大恩人,你受得起這份大禮。”

“日後我們願意誓死追隨殿主。”

楚風也斬金截鐵地道。

“二位前輩都起來吧!我們先商討該如何應對眼前的困境,龍殿如今三麵環敵,我們想要殺出一條血路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江玄道。

龍殿眼下的局麵十分危急,不僅要應對邪族和朝廷的進攻,而且還要應對鏡月山莊這一尊大敵。

想要破局,簡直是難如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