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與吳赫今他們多聊了幾句後,吳赫今倆人便先行離去了。

望著二人離去的身影,江玄雙眼虛咪,不知在想些什麼。

………三天後……“不好了!”

楊芷凝急匆匆的來到了議事大廳。

此時,江玄正和各大堂主商討圍攻邪狼王的計劃。

見到楊芷凝那副氣喘籲籲的模樣,江玄頓時開口問道:“芷凝,怎麼了?”

“金……金龍左使被邪狼王的人給抓走了!”

楊芷凝氣喘籲籲地道。

“糟了!殿主,我們要儘快去搭救金龍左使才行,我聽說那邪狼王為人殘暴至極,極喜歡虐待俘虜。”

古逸飛一臉焦急地道。

“好!你們去組織人馬,我們這就去營救金龍左使。

記住,到時候一切按計劃行事!”

江玄下令道。

“是!”

眾人抱拳道。

………此時,在皇城外的一座石屋中,邪狼王正站在這裡,他看了一眼被繩子吊在半空中的魅女,眼中閃過一抹冷意道:“你們是怎麼把她給擒住了?”

屋內,此時有兩位靈王境的強者。

其中一位如鐵塔般的大漢道:“回稟狼王,這賤人乃是龍殿的金龍左使,在龍殿中的地位,僅次於玄公子。

這一次,我們去打探龍殿位置時,突然遭到這女子的襲擊,還好我二人身上都帶有**毒煙,這纔將她給毒倒了。”

魅女此時就被吊在房梁上,她的一雙手腕上被鎖著鐵鏈,那上麵鋒利的尖刺直接刺入她的血肉中,封住她全身的靈力。

這是龍殿發明的封靈鎖,準備用來對付修為強大的俘虜,一旦戴上這套鐵鏈,就算你的手段再強,也無法施展開來。

魅女的手腕上此時滿是血痕,隻要輕輕動一下,便會感到痛不欲生。

邪狼王望著魅女,冷冷地道:“你若是肯告訴本王龍殿的所在,本王或許還能饒了你。”

“狼王,我們剛剛已經拷問了許久,但這賤人就是不鬆口,我看還不如直接將她丟進毒蠍洞中,讓她被毒蠍噬體,到時候我看她還嘴硬不嘴硬。”

那一個鐵塔般的男子凶狠地道。

另一個矮小的男子點了點頭,一臉獰笑道:“我看這主意不錯!到時候我就不信她還不求饒?”

說著,那矮小男子便要去解開鐵索,將她拖到毒蠍洞中。

不過就在這時,他的身軀猛地一顫,一股無形的精神力量將他的精神之海給包裹住。

那一股精神力量越來越強大,將他的精神之海給擊潰,很快他的精神之海便被另一股力量所掌控住。

他的瞳孔中出現了一個黑袍銀麵具男子身影,隨後他的眼神變得空洞,化為一具傀儡。

“元山,你怎麼了?”

邪狼王頓時察覺到一絲不對勁,他的手掌朝矮小男子肩膀拍了一下。

“轟!”

那一個矮小的男子口中發出一聲冷笑,他的手掌上凝聚出雄渾靈力,一掌拍向邪狼王。

他竟然敢對邪狼王出手?

邪狼王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但他卻並不驚慌,他一掌拍出,速度快若閃電,瞬間就將那一個矮小男子給拍成一團血霧。

邪狼王的感應速度和修為都是頂尖級彆的,靈王境的武者對他發起進攻,根本翻不起半點浪花。

“噗!”

站在邪狼王身後的那一個鐵塔般的男子,也被一股無形中的精神力量給控製住,一劍刺進邪狼王的後背,將邪狼王身軀洞穿。

然而,邪狼王卻彷彿感覺不到任何疼痛,他目光一沉,體內散發出一股震碎山河之力,神魂分身從他體內衝出,將那一個修為達到靈王境巔峰的男子轟得四分五裂。

“轟!”

這個小石屋都給神魂分身的力量給震得粉碎,魅女從房梁上摔了下來,墜落到下方的廢墟中。

而邪狼王體內的長劍,也伴隨著這股力量,自動從他的體內飛了出去。

邪狼王根本不理會身上的傷勢,他目光望向不遠處的叢林,沉聲喝道:“何方高手降臨,既然找上門來,還不快快現身?”

“咻!”

樹林中,掠出一道人影,落在邪狼王的十丈外的一棵鬆柏樹上。

玄公子一身黑袍,臉上帶著銀色麵具,淡淡一笑,道:“龍殿玄公子,見過邪狼王。”

“你便是玄公子?”

邪狼王微微皺眉,冷聲道:“你這個局設得可一點也不高明啊!你以為憑藉這兩個廢物便能要了本王的性命嗎?”

這的確是江玄設的一個局,不過,這個局並非要殺邪狼王,而是要將邪狼王給引出來。

邪狼王的身份十分隱秘,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知曉他的行蹤,隻有讓魅女被龍殿的人給抓住,纔有可能將邪狼王給引出來。

所以,三天前在吳赫今他們離開後,他便秘密召見魅女,讓她故意被邪族的人抓住,好引蛇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