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玄公子道:“他們殺不了狼王,那在下倒想試試。”

“哼!就憑你?

你雖然是萬魔殿重點培養的強者,但實力還是弱了一些,即便是萬魔殿宮主級彆的人物來了,隻怕都不敢放出這樣的大話。

玄公子,既然你已經出現了,那就束手就擒吧!免得本王多費拳腳!”

邪狼王冷冷道。

江玄冷哼一聲,手臂一震,瘋魔絕命槍便出現在他的手中。

“唰!”

修為達到半步靈王後,江玄對瘋魔絕命槍的掌控就變得更加精妙咯,其爆發出來的威力也更加強大。

而此時,在對麵的邪狼王周圍虛空也開始變得扭曲起來,無數靈氣彙集在了一起,凝聚出六十四杆金屬戰矛。

邪狼王能夠掌控金屬性靈氣,所以他可以瞬間凝聚周圍的金屬性靈力,凝聚出一柄柄強大的戰兵。

“嘭!”

江玄長槍橫掃開來,瞬間就將六十四杆金屬戰矛攪得粉碎,那霸道的氣勢朝邪狼王壓去。

邪狼王的雙臂冒出金色的光輝,宛如化為金鐵一般,他避開槍芒,一掌拍在瘋魔絕命槍槍身上,將槍身上的所有靈力儘皆拍碎。

邪狼王怒吼一聲,他雙手沉入地底,將腳下土石揭起,隨後砸向玄公子。

玄公子的體內衝出耀眼的金色光芒,環繞周身,將所有土石都給崩碎開來。

邪狼王從土石中衝出來,一拳轟在玄公子的胸口上,一股爆炸般的力量傳遍玄公子的全身,將玄公子轟飛了出去玄公子摩擦著地麵,用瘋魔絕命槍插入地底,這才停了下來,開口道:“不愧是邪狼王,修為已經達到偽靈皇的極致巔峰,晚輩不是您的對手。

就此告辭,後會有期。”

玄公子話落,便施展身法靈訣,朝著天邊而去,顯然是想逃走。

“想逃,冇那麼容易!”

邪狼王冷笑一聲,隨後朝著玄公子追了上去。

江玄和邪狼王離開後,楊芷凝從叢林中走出來,來到石屋的廢墟中,將魅女手腕上的鐵鏈解開。

“這邪狼王的修為太恐怖,也不知道殿主會不會有事?”

楊芷凝擔憂道。

“你放心吧!依照殿主的實力,他怎麼可能這麼快敗下陣來,他這是故意敗在邪狼王手中,要引邪狼王去佈陣之地呢!”

魅女跟隨江玄的時間可以說是龍殿眾人中最長的,所以她自然瞭解江玄的實力。

江玄的確是故意敗在邪狼王的手中,因為隻有這樣,邪狼王纔會繼續追趕他。

江玄朝皇城反方向飛去,他衝進一座巨大的山脈中,隨後落到一棵樹上。

邪狼王從高空落下,站到另一棵樹上,冷笑道:“玄公子,你不打算繼續逃了嗎?

還是說知道你已經冇有活路了,所以自暴自棄了?”

“真可惜,你說錯了!這一次冇活路的,應該是你纔對!”

江玄話落,其衣袖中便是飛出七百三十道流光,落到了地麵上之後,頓時變成七百三十個陣盤。

每一個陣盤都無比巨大,將整個空間包圍起來。

陣盤上,衝出一道道劍芒與罡風,將周圍這片虛空撕裂開來。

“都出來吧!”

江玄大喝一聲。

古逸飛、楚風、黃金甲人、沐遠、三頭石猿、象頭刺蝟獸紛紛進入靈陣,分彆站在六座陣台上,開始全力運轉靈陣。

包括江玄在內,一共七位強者,將淩風劍陣徹底啟用,周圍十裡之外的七座山峰儘皆被摧毀,化為漫天沙石。

邪狼王察覺到不妙,知道被江玄給算計了。

淩風劍陣的威力實在是太可怕,要是不逃走的話,今日很有可能會陰溝裡翻船。

他展開身法靈訣,就想遠遁離去。

這慌不擇路的狼狽模樣,像極了剛剛江玄要逃離時的樣子,不過如今風水輪流轉,這一次輪到他了。

不過,就在他剛冇走多遠,天空上頓時降下一道可怕龍捲風暴,將他轟落到下方的劍氣海洋中。

邪狼王還是小看了這淩風劍陣了,當他墜落到劍氣海洋中,他立即察覺有萬千劍氣在切割他的肉身,要將他撕成粉碎。

“劍氣海洋……”邪狼王終於無法再平靜了,心中已經被驚恐徹底填滿。

而就在他打算施展最強手段,將這靈陣攻破時,天空上,頓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金色拳印。

那個真是帝王拳!“神魂靈拳!”

邪狼王眼睛圓瞪,他緊咬著牙,將體內的神魂分身召喚出來,轟出一道拳印,朝著帝王拳而去。

隻有修為達到偽靈皇巔峰,才能夠修煉出神魂靈拳。

神魂靈拳的威力自然強橫無比,能夠輕易鎮殺一支軍隊。

然而,邪狼王打出的神魂靈拳,卻被帝王拳輕易碾碎了。

“噗!”

神魂攻勢被破,邪狼王立即遭到反噬,當下一口鮮血噴湧而出。

帝王拳鎮壓到邪狼王的頭頂,將他直接壓在劍氣海洋中,讓他的身體無法動彈。

他目光驚駭,他冇想到這玄公子竟然如此強大,強大到讓人絕望。

江玄落下,他一腳踩下,更加恐怖的力量直接作用到邪狼王身上,震得邪狼王口中不斷噴血。

邪狼王太陽穴上的青筋直跳,劍氣海洋在不停的朝他體內鑽去,他咬牙切齒地道:“玄公子,你……你明明是隻螻蟻,怎麼可能會這麼強大?

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嗬嗬!螻蟻?

若我是螻蟻,那你豈不是連螻蟻都不如的廢物嗎?”

江玄麵無表情,一字一頓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