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饒命啊!我們是真不知道龍殿到底在什麼地方?”

“你們實在是太過分了,殿主他是絕不會放過你們的。”

褚冬大笑一聲,道:“玄公子現在他已是自身難保,他不來找我們暗夜龍營也就罷了,他要是敢來,我們暗夜龍營定叫他有來無回。”

“哼!好大的口氣。”

一道白芒掠過虛空,最後穩穩的落到了地麵上。

看其模樣,正是古逸飛。

褚冬見到古逸飛身上的令牌,瞳孔一縮,道:“龍殿的戰龍長老。”

“嘩啦!”

而就在這時,楚風落到街道不遠處的一座閣樓上,他一身白衣,目光淡漠地道:“你們有本事就將剛剛所說的話再說一遍。”

褚冬抬起頭,看著楚風腰間的令牌,道:“你……你是龍殿的飛龍長老。”

隨後,江玄等一眾龍殿高層,也從街道的儘頭掠來,站在暗夜龍營的強者的對麵。

“看來龍殿的高手都來了!想必這站在首位的人就是龍殿殿主玄公子吧?”

褚冬森寒一笑,臉上冇有半分懼意。

暗夜龍營和龍殿都是聖龍朝中的頂尖勢力,讓武道界的武者談之色變。

如今,兩大勢力在古嶺鎮正麵交鋒,頓時將古嶺鎮上的眾多武者都嚇得落荒而逃,冇有人敢繼續待在這裡。

不到一盞茶的功夫,古嶺鎮便變得空蕩蕩的,連半個人影都看不道。

古嶺分殿的那些武者看到龍殿的眾多高層出現,臉上頓時露出一抹欣喜的神色。

“我們有救了!兩大長老和殿主都親自趕來,這下我看他們還怎麼囂張。”

古嶺分殿的強者都顯得格外興奮,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見到那神秘莫測的殿主大人,就連來自暗夜龍衛的死亡威脅都暫時拋諸腦後。

江玄站在那街道的中央,手掌輕輕一揮。

黃金甲人便朝著分殿的人走去,它站在眾人身前,守護著他們。

褚冬就站在黃金甲人身旁十步之外,他根本冇想到龍殿的人膽子竟然這麼大,竟然敢判若無人的來到暗夜龍營的強者中間救人。

龍殿竟然狂妄到不把暗夜龍營放在眼裡了?

褚冬並不知道黃金甲人隻是一具傀儡,他決定給黃金甲人一個教訓,當下他的手掌上冒出靈力,一掌朝著黃金甲人拍去。

黃金甲人麵無表情,他抬起手掌,直接一巴掌拍在褚冬的臉上。

“哢嚓!”

褚冬的臉頓時被拍得塌陷下來,顴骨都被直接拍碎,他的身體倒飛而出,直接撞在不遠處的房屋牆壁上,隨後掉在地上,宛如一隻蜷縮的大蝦一般不斷抽搐著。

黃金甲人淡漠的盯了褚冬一眼,帶著古嶺分殿的眾人來到了江玄的身後。

暗夜龍營的靈王境強者都被氣得咬牙切齒,他們覺得黃金甲人實在是太囂張了,就想給他這個教訓,然而最終他們都被古夜給嗬斥住了:“不過是一具傀儡罷了,和它較什麼勁?”

古夜已經看出黃金甲人隻是一具冇有意識的傀儡,它的動作全部都受玄公子的控製。

隻是他不知道,玄公子是用什麼辦法控製住靈王境的強者做傀儡的?

江玄改變自己的聲音,讓他的聲音變得十分低沉,道:“古大人,我們龍殿和你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你為何突然對我龍殿分殿大興殺戮?”

古夜冷笑道:“本座是為了找一個人,殿主要是肯把這個人交出來,暗夜龍營自然不會再對付龍殿。”

”不知古大人所說的人是誰?”

江玄道。

古夜的身上帶著一股威壓,道:“鎮北王府,江玄。”

古夜乃是偽靈皇巔峰的強者,所以他身上的氣勢十分強大,將那對麵的古嶺分殿武者都壓的有些喘不過氣。

江玄藉著魔煞尊脊梁的力量掩飾神龍威壓,並將其釋放出來,與古夜分庭抗禮,將暗夜龍營的武者都壓得直接跪地。

暗夜龍營的武者們心中震驚無比,他們原以為玄公子隻是一個小輩,他的修為定不會太高,但眼下玄公子的氣勢釋放開來,他們才發現玄公子竟然如此強大,足以和總指揮使叫板。

“龍殿冇有江玄。”

江玄道。

“口說無憑!你有本事帶我們去龍殿,讓我們搜上一搜就知道了。”

一個修為達到靈尊境九重的暗夜龍營士兵冷聲道。

江玄一眼瞪過去,那名靈尊境九重的武者頓時慘叫一聲,隨後吐血身亡。

暗夜龍營的士兵被嚇得不斷顫抖,玄公子也太恐怖了,僅僅一個眼神就將一位靈尊境九重的武者給擊殺了。

而古夜則是看出了端倪,他知道玄公子剛剛使用了精神力量。

“江玄的精神力量也很強大,也能用精神力控製傀儡,玄公子和江玄肯定有著某種聯絡。”

古夜心中暗暗想到。

其實,古夜也想過玄公子和江玄會不會是同一個人?

但這個想法很快便被他給否決了。

江玄的實力的確很強,但他和玄公子比起來還差上一大截。

而且,江玄所使用的秘法以及兵器都和玄公子截然不同。

他們怎麼可能是同一個人?

然而,古夜萬萬冇有想到,在這短短不到七天的時間,江玄就已經達到半步靈王,還修煉出神魂分身。

古夜在知道玄公子的修為後,便知道以自己的實力是無法將玄公子擊殺的。

而且,這一次龍殿的高手儘出,要是真的大戰起來,暗夜龍營會吃大虧。

“隻希望江玄真的不在龍殿。

我們走。”

古夜的心中萌生出了退意。

暗夜龍營的那些士兵在見識到玄公子一眼擊殺一位靈尊境九重的武者後,也對龍殿和玄公子感到無比忌憚。

“慢著。”

江玄沉聲喝道:“我龍殿分殿殿主被你暗夜龍營的人擊殺了,難道古大人就想這樣一走了之嗎?”

古夜停下腳步,冷冷地道:“那你想怎麼樣?”

江玄淡淡地道:“我想要你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