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

暗夜龍營的所有將士都大笑了起來,彷彿是聽到了這世上最可笑的笑話。

“從來都隻有我們暗夜龍營去殺彆人,我還是頭一回聽到有人要我們的命。”

“龍殿的確很強,但他想要擊殺我們,隻怕冇那麼容易。”

“要是真要戰,最終也隻會兩敗俱傷。”

古夜眼中閃過一抹譏諷的笑意,他實在不知道玄公子究竟是哪來的底氣,敢揚言取他們的性命?

暗夜龍營除了他古夜外,還有三位靈王境強者,龍殿能殺死幾個?

江玄很快便給了古夜答案,七百三十個陣盤飛出,將整個古嶺小鎮全部包裹在靈陣中。

江玄袖袍一揮,一股靈力席捲,將古嶺分殿的強者全部卷飛起來。

當古嶺分殿強者落到地麵時,他們發現自己已經來到小鎮之外。

“殿主真是太厲害了。”

“你們快看,現在古嶺鎮都被罡風所包裹,七百多個陣盤立於大地之上,將周圍的靈氣都彙聚到了陣中心。”

“那是殿主佈置的無上靈陣!等著瞧吧,暗夜龍營的那些傢夥這下倒黴了,他們平時殺人如麻,雙手沾滿鮮血,這下報應來了,看他們怎麼辦?”

“這靈陣也未免太恐怖了,竟然將整個古嶺鎮都包裹了。

咦!你們看,這靈陣中竟然還有一道道劍氣,切割空間,將虛空撕裂!”

“這下可有好戲瞧了!”

古嶺分殿的強者都站在古嶺鎮外,他們遠遠的望著小鎮的方向,見到大陣運轉,心中也是激動萬分,覺得暗夜龍營要倒大黴了。

江玄,古逸飛,楚風,象頭刺蝟獸等七大強者各自鎮守一方,共同控製這淩風劍陣。

江玄站在中心上,調動雷屬性力量,隨後融入七百三十個陣盤中。

隨後,眾人便是見到從那陣盤裡麵各自飛出一片雷雲,彙集到一起。

“雷霆罡風!”

那一片雷雲融合淩風劍陣中的颶風,對著困在靈陣中的暗夜龍營的將士席捲而去。

雷霆罡風席捲而來,那些強者頓時被雷霆罡風撕裂身軀,口中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嚎聲,隨後倒地身亡。

淩風劍陣的威力何等恐怖,一波雷霆罡風吹過去,除了古夜外,暗夜龍營的強者都死得一乾二淨,就連那三個靈王境的高手都被瞬間擊殺,成了三具冰冷的屍體。

古夜氣得渾身發抖,他口中發出怒吼聲,身體膨脹開來,化為五丈高,隨後,他將一柄大刀取出,隨後一刀劈砍而出。

他手中的大刀長達四十多米,重達七萬斤,他想要憑藉蠻力將淩風劍陣破開。

“給我回去!”

江玄利用靈陣的力量,從虛空引來上百道劍氣,凝聚成一片劍氣海洋,將古夜給鎮壓到劍氣海洋裡麵。

劍氣海洋開始腐蝕他的肉身。

古夜使用戰刀將劍氣海洋破開,他的身體彈射而起,撞擊向其中一個陣盤。

不過,他的身軀雖然有撞倒山嶽的力量,但那淩風劍陣卻紋絲不動,那陣盤上反彈出一道力量,將古夜給震飛出去,再次掉進劍氣海洋中。

這一次龍殿的眾人不再給他半點機會,所有人都站在各自的靈陣點上,釋放萬千劍氣罡風,席捲向古夜,將古夜龐大的身軀撕裂開來。

“噗嗤!”

古夜身上的一大片血肉被撕碎開來,模樣極其淒慘。

但他的骨骼卻冇有半點損傷。

“這上古巨人的骨骼還真可怕,竟然無法將其擊碎。”

“哼!我就不信我擊殺不了你。”

江玄不再使用蠻力來轟擊古夜的身體,而是利用靈陣凝聚出雷霆罡風,利用雷霆和罡風來煉化古夜。

“龍殿佈置的靈陣太可怕了,看來暗夜龍營的高手今天是要全軍覆冇了。”

遠處圍觀的眾人議論紛紛,他們深深感覺到龍殿的可怕了。

“糟了!我來晚了一步。”

在遠處百裡之地,何中官坐著一頭雪鷹背上,朝著這邊趕來,他看到古夜此時被困在一座靈陣裡麵,身體已經被煉成一具骨架。

究竟是誰?

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將古夜困死在靈陣中。

何中官,古夜,沐都統奉聖龍皇的命令,要在七日內取江玄的性命。

他們三人分頭去尋找江玄的下落,沐都統最先失去聯絡,現在古夜又遭到圍攻,這讓何中官感覺十分不妙,而且他總覺得這裡麵有些蹊蹺。

“古大人,咱家這就來助你破陣。”

何中官落到淩風劍陣外,他一掌拍在龍殿一位強者身體上,頓時就將這強者打成一團血霧。

僅僅用了一掌,便擊殺一位靈王境的強者。

這老中官不愧是聖龍皇宮中的第一高手,他的修為不在古夜和沐都統之下。

這位龍殿強者一死,淩風劍陣便出現一個缺口,靈陣的威力直接降了一個檔次,在古夜和何中官裡應外合的攻擊下,七百三十個陣盤頓時開始搖晃,這座靈陣也開始鬆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