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到葉月華那堪稱影帝級彆的演技,水鏡月並冇有任何懷疑,她點了點頭,道:“不過,這武道界是不可能憑空冒出來一個邪派霸主的,你的主子玄公子應該還有其他身份吧?”

葉月華道:“是的!玄公子其實有三個身份。

一個是萬魔殿太上長老的徒弟,一個是龍殿殿主,至於最後一個身份,就連我也不得而知。

玄公子信不過任何人,所以冇有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我也隻從他的一些言語中判斷出他應該是朝中一位重要人物。”

這些話也是江玄提前跟她商量好的,用來專門應對鏡月莊主的問話。

不過,江玄生怕葉月華說多了會引起鏡月莊主的猜疑,於是開口道:“水莊主,玄公子剛斬殺聖龍皇身邊的三名大人物,所以不敢輕易露麵,所以我斷定他現在就在龍殿。

要不我們這就去龍殿,以水莊主的本事,必能將整個龍殿連根拔起,將玄公子直接擊殺。”

鏡月莊主目光深邃,深深看了江玄一眼,道:“龍殿的確該滅,玄公子的確該死,隻是本座希望你能和我一同前去,你看怎麼樣?”

顯然,鏡月莊主並冇有完全相信江玄,所以隻有江玄隨她一同前往龍殿,她才能放心。

“這個……水莊主,我畢竟是鎮北王府的人,一旦被人知道我與你一起出現,到時隻怕會拖累鎮北王府,就連我也冇有立足之地。

這樣的話,我將來又如何幫水莊主攻打皇城?”

江玄一臉“為難”地道。

鏡月莊主冷哼一聲,開口道:“隻要到時候將龍殿的人屠戮殆儘,便冇有人知道你和本座結盟的事了?”

江玄暗笑一聲,他要的便是水鏡月的這句話。

最好到時候將邪族的魔君一併除去,那樣的話,這片天地便不用再受邪族的侵擾了。

一想到這,他立即抱拳道:“能夠為水莊主效勞,是江玄的榮幸,那現在我們就快些出發吧!”

江玄的目的也是要把邪族徹底剷除,不容許有任何一條漏網之魚。

“龍殿的總部並不在這皇城中,而是在皇城外的龍林地底。”

葉月華繼續道:“玄公子做事一向謹慎,在龍殿的外圍還佈置了一座絕殺靈陣,我先一步進入龍殿將絕殺靈陣給水莊主破壞了。”

鏡月莊主眉頭一挑,她並不怕葉月華耍花樣,當下道:“走吧!”

………………不久,江玄三人便來到了皇城外的龍林外圍,葉月華與二人說了一聲,便化為一團青煙霧遁入林中。

鏡月莊主望著這漫山遍野的林木,道:“龍林乃是皇室的專屬狩獵牧場,這周圍有軍隊的守護,方圓百裡之內都不準有外人闖入。

這玄公子的膽子也太大了,竟然將龍殿建在龍林的地底。”

江玄道:“所謂最危險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我想他便是料到聖龍皇做夢都不會想到龍殿的魔頭就藏在他們的眼皮底下。”

水鏡月點了點頭,旋即道:“我記得剛剛金龍左使說過,這龍殿玄公子他乃是朝中的重要人物,而他又將龍殿建在龍林之中,他該不會是皇室中人吧!”

“皇室中人?”

江玄愣了愣,旋即皺了皺眉,陷入了沉思,不知在想些什麼。

………“轟隆隆!”

而就在他思考之時,這天地間的靈氣忽然變得紊亂起來,一道道美麗的霞光從那地底中冒出來,每一塊土壤都蒙上了一層淡淡的光暈!以靈王境武者的實力,自然能夠聽到此時地底傳來的沉悶的聲響,這就好像是兩塊大陸板塊在移動一般。

“她應該已經將絕殺靈陣給破壞了,我們現在這就殺進龍殿。”

江玄擔心葉月華的安危,所以已經迫不及待,身體被一層赤紅色的光暈包裹,化為一道光劍直插地底。

葉月華將絕殺靈陣破壞,勢必會驚動邪族的高手,屆時,所有人都知道她已經背叛了邪族,那她就危險了。

其實,江玄心中有些愧疚,他總感覺自己利用了葉月華,幫他對付邪族,所以他不能讓她出事。

江玄穿過那厚厚的土層,將那堅硬的岩石給它破開,來到了一座龐大的地下城池!這座地底城池的城牆上還刻有一道道古老的紋路,這些紋路上麵釋放著一道道恐怖的威壓和劍氣,一旦摧動,能將入侵者儘數撕成碎片。

這便是絕殺靈陣。

江玄嘖嘖一聲。

江玄猜測,若陣法啟動,隻怕隻有修為達到靈皇境的強者才能將其破開。

但如今因為葉月華的原因,這絕殺靈陣的樞紐已經被破壞了,無法繼續運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