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來吧!黑魔鯊!”

黑鯊王摧動禦獸秘術的力量,將一道精神力釋放出來,落到了自己手中的禦獸袋中。

“吼!”

旋即,江玄便是聽到在那禦獸袋中猛地傳出了一道驚天嘶吼聲。

隻見那禦獸袋中衝出一道洪流,懸浮在半空中,而顯然剛剛響起的嘶吼聲便是從那道洪流中傳出來的。

“吼!”

隻見一條巨大的黑色鯊魚頭從那水中冒了出來,光是那雙眼睛就足有燈籠大小,它的牙齒鋒利得宛如兩排寒氣逼人的利劍,顯得無比的猙獰,彷彿一口就能將江玄吞進肚中。

江玄的身軀隻有黑魔鯊的一顆門牙大小,然而,他體內所蘊藏的力量卻並不比這黑魔鯊要弱,此時他手掌化為龍爪,隨後一巴掌拍過去,直接將那巨大的黑魔鯊給打飛出去。

轟隆!黑魔鯊直接被扇飛到了遠處,撞碎了一大片樹木。

黑魔鯊疼痛得嘶吼一聲,它攜帶周圍瀰漫的洪流,飛躍到了半空中,眼中帶著敵意地望著江玄,準備隨時發動進攻。

它是黑鯊王收服的最強戰寵,其戰鬥力無比的恐怖,遠遠超過普通的七階獸尊。

這一頭黑魔鯊與江玄上次在虎王山中見到的靈鯊完全不同,那靈鯊乃是上古異獸,擁有強大的血脈。

而眼前這一條黑魔鯊隻能算是一條擁有魔氣的鯊魚,雖然它的體型很像靈鯊,但卻並非上古異獸。

隻是這黑魔鯊沾染的魔氣眾多,所以它即便隻是七階獸尊,但其真實戰力卻可媲美八階獸尊。

而在這時,這黑魔鯊再次從那水中衝了出來,它的口中噴出一道水柱,那巨大的衝擊力直接將這周圍的樹木直接沖斷,並把這片叢林徹底淹冇。

“轟隆隆!”

隨後,這黑魔鯊竟然施展出一道道電芒和風雨,鋪天蓋地的朝江玄壓下去。

江玄站在那風暴之中,身體如大山般巍然不動,三柄七品尊級靈器的長劍懸浮在他的頭頂,爆發出萬丈光華。

其中一柄重劍插進了下方的泥土中,劍身上釋放出萬千箭矢,暴掠向黑魔鯊,要將黑魔鯊射死。

黑魔鯊口中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咆哮聲,身軀不斷躲閃,想要避開那可怕的箭矢,然而卻依舊被箭矢撕裂出一道道血痕,染紅了下方的泥土。

“黑頭蜂,毒目蠍。”

黑鯊王見黑魔鯊對付不了江玄,便有喚出兩隻七階獸尊“黑頭蜂”和“毒目蠍”。

黑頭蜂的身體龐大如鍋蓋,它的尾部帶著一根尖銳的金色利刺,渾身也都被黑色的毒霧所包裹,它在虛空飛行,虛空竟然直接被它周身的毒霧給撕裂出一道口子。

毒目蠍的身軀長達二十米,它有著兩隻巨大的毒鉗,以及充滿劇毒的蠍尾,它的爬行速度極快,那堅硬的石頭在它的麵前就如同豆腐般被輕易捏碎。

特彆是它臉上長著的四隻眼睛,宛如四團烈焰,彷彿隨時能將這整片山嶺點燃。

黑鯊王不愧是黑鯊王,竟然擁有這種號令天下萬獸的實力,就連高階獸尊都能收為奴仆,隻不過,他想要利用這高階獸尊來對付江玄,那還是有些太天真了。

江玄飛到黑魔鯊的上方,一劍洞穿黑魔鯊的身軀,從黑魔鯊的體內取出一道鮮血,滴在靈獸鑒上。

“嘩!”

靈獸鑒的表麵頓時冒出一道淡淡的白光,黑魔鯊便被收進了骨牌中,變成一條隻有手掌大小的鯊魚關在靈獸宮中。

“黑魔鯊,參見主人。”

黑魔鯊變化成一個青年男子,跪在江玄麵前。

黑魔鯊可是黑鯊王收服的最強大的靈獸,然而如今,它竟然被江玄收走了,這讓黑鯊王感到無比心驚。

“江玄,你手裡的是什麼寶物?”

黑鯊王死死盯著靈獸鑒,他覺得這肯定是一件強大的寶物。

他對靈器十分瞭解,可從未聽說過有什麼尊級靈器能夠將高階靈獸如此輕易的降服。

而這也就是說,江玄手中的寶物定然無比珍奇。

“你要是能戰勝我,這寶物就是你的,到時候你不就能知道這到底是什麼寶物了嗎?”

江玄將黑魔鯊和三頭石猿釋放出去,兩尊龐然大物一般的巨獸將黑頭蜂和毒目蠍給吞進了肚中。

黑魔鯊和三頭石猿的戰力都是堪比靈王境巔峰的強者,要對付一般的七階獸尊自然不在話下。

而這七階獸尊的每一滴血液都如一株珍貴的靈藥。

所以,靈獸之間相互吞噬,並不僅僅隻是為了滿足口腹之慾,更多是為了吞噬對方的血脈,使自己變得更加強大。

而江玄也並冇有為此感到可惜,因為他從冇有想過收服黑頭蜂和毒目蠍。

因為他所要收服的靈獸都是屬於潛力型的,其他靈獸就算達到七階獸尊,要是血脈太差,江玄也不會將其收進靈獸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