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因為擔心葉月華的安危,所以也不打算繼續和黑鯊王糾纏下去,他站在三頭石猿的頭頂,便朝著遠處而去。

“江玄,你休想逃走!”

黑鯊王自然不會放江玄就這麼離開,他施展身法,化為殘影,朝著江玄追上去。

他的雙臂張開,再次展開手中畫卷,無數頭靈獸虛影從那畫卷衝出,朝著江玄壓下去。

江玄目光一沉,連忙將清曜鏡取出,滂湃的靈力注入靈鏡之中,青銅鏡麵霎時間閃耀出璀璨的光輝。

“嘩!”

無數條蛟龍從清曜鏡中飛出,發出清澈嘹亮的龍吟聲,並朝著黑鯊王衝去。

在那飛行途中,那蛟龍不斷纏繞,最後凝聚成一條金色巨龍,張開大嘴朝黑鯊王咬去。

“嘭!”

手中畫卷都被金色巨龍擊碎,無數金色光芒落到黑鯊王的身上,要將黑鯊王給逼退了回去。

“九品尊級靈器!”

黑鯊王身上的衣袍被金色光芒撕裂,就連頭髮都被那金光斬斷了不少,幸好他穿著魚鱗軟甲,否則今日這臉可就丟大了。

麵對九品尊級靈器,即便是黑鯊王這種級彆的強者也感到無比棘手,因為一旦他防禦不住,定會被瞬間擊殺。

“江玄竟然掌握著九品尊級靈器,如此一來,這天下能奈何得了他的人就更少了。

不過,今天他的運氣不好,竟然碰上了老夫。”

黑鯊王想到那一麵清曜鏡,心中便激動不已,恨不得立即奪過來。

要是能得到這件九品尊級靈器,他的戰力定然提升一大截。

一想到這,黑鯊王連忙施展身形,繼續追了上去。

而在前方,江玄一路追著葉月華留下的痕跡,一路尋找,最終他來到了荒無人煙的深山大澤中,這裡隨處可見高聳入雲的古樹,還有險要陡峭的山壁,那些弱小的靈獸見到江玄後便立即逃竄,彷彿見到什麼洪水猛獸一般。

而以江玄如今的修為,在他全速趕路之下,一個時辰的時間他便行走了萬裡。

在這一路上,他都能見到打鬥痕跡,其中還有葉月華留下的血跡。

葉月華原本就身受重傷,與赤虎交手,幾乎冇有任何勝算。

江玄當下速度加快,一直追到了五百裡外,在這裡,他發現了一具屍體。

那是赤虎的屍體。

在它的身上冇有任何的傷痕,但此時,它的五臟六腑都已經被震碎,骨頭也都變成了粉末。

黑鯊王派赤虎去追殺葉月華,以葉月華受傷的狀態,是絕對不可能擊殺赤虎的。

那麼,又是誰殺了它?

“赤虎的戰力堪比偽靈皇前期的武者,誰又能在一刹那間將其五臟六腑全部震碎?”

江玄繼續朝前方追去,又追了一百裡,他來到了一個湖邊。

“江玄,你總算來了。”

水鏡月站在湖中心,眼中燃燒著火焰。

江玄察覺到周圍的空氣都變得有些扭曲,而他的身上卻彷彿壓著一座沉重的大山。

這並非水鏡月的本尊,隻是她的一道神魂分身。

隻是這即便是一道神魂分身,但也不是他目前的實力能夠抗衡得了的,江玄心中閃過無數道念頭,但最終都是被他一一否定了,在水鏡月這強大力量麵前,他施展任何手段和計謀都起不了任何作用,當下他抱拳道:“前輩,此事全是我的計謀,與葉姑娘無關……”江玄知道,葉月華肯定落入水鏡月的手中。

“哼!你當本座是傻子嗎?

這一次的計謀她會不知道?”

水鏡月冷峭的一笑。

她的笑聲宛如清泉一般,但落到江玄耳中卻感到格外刺耳。

“不過,本座倒是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水鏡月看了江玄一眼,繼續道:“你要是能夠擊敗本座的神魂分身,本座可以考慮放了她。

當然,你要是無法擊敗本座的神魂分身,便要死在本座的手中。”

江玄深吸了一口氣,眼中燃燒著一抹戰意,抱拳道:“那就請前輩賜教。”

“江玄,老夫可總算追上你了,你跑啊!你倒是跑啊!我看你還能往哪跑?”

黑鯊王口中發出大笑聲,他收起身法靈訣,從高空落下。

不過他剛剛落到地麵,他就察覺到有些不妙,他的目光落在水鏡月的身上,隨後仔細看了片刻,他的嘴唇便哆嗦起來,“你……你是水鏡月……”黑鯊王畢竟是老一輩的強者,所以自然認得水鏡月。

而且早在五十年前,黑鯊王就與水鏡月戰過一次,可惜當時敗得極慘,多虧當時魔君出手相救,這才保住他的性命。

如今五十年過去了,水鏡月的實力提高了何止五十倍,黑鯊王這種人物在她麵前就如螻蟻一般,隨手可滅,所以他纔會這般驚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