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鏡月瞥了他一眼,道:“既然你知道本座在此,那還不快滾。”

“可……可……江玄是邪族的大敵……”黑鯊王道。

水鏡月一巴掌拍過去,頓時將黑鯊王打飛出去,將那一大排樹木撞斷,就連他身上的魚鱗軟甲都被直接擊碎,口中不停咳血。

黑鯊王心中驚懼到極點,水鏡月的修為怎麼變得如此強橫?

他轉身便逃,生怕逃得慢了,便會被水鏡月所殺。

水鏡月也許不屑殺他,但江玄卻不會放他離去。

“咻!”

江玄追了上去,隨後一道劍氣劈砍在了黑鯊王的頭頂。

黑鯊王很懼怕水鏡月,所以根本無心和江玄交手,他的身體朝著左邊橫移數十丈遠,避開了劍氣,道:“江玄,我們倆人間的恩怨改日再算,今天老夫暫且饒你一馬,便不與你這小輩動手了。”

“饒?

我看你是怕吧!不就是一個水鏡月嗎?

看把你嚇成什麼樣子。”

江玄將清曜鏡取出,隨後摧動其力量爆發開來,化為一隻雷霆巨獸朝著黑鯊王撲去,將黑鯊王劈得渾身毛髮倒豎。

“該死的江玄,你以為老夫真怕了你不成?

老子和你拚了!”

黑鯊王感到十分憋屈,他還從來冇有受過這麼大的屈辱,竟然被一個小輩這樣追著打!就算水鏡月在這裡,他也要把江玄給撕碎。

“噗嗤!”

然而,他剛剛準備動手,水鏡月便是一掌拍出,將其拍飛出去。

“我不是讓你滾嗎?

難道你想死不成?”

水鏡月陰惻惻地道。

“這……”黑鯊王麵露難色。

“嗯?”

水鏡月冷冷盯著他,看得他渾身寒毛倒立。

“是是是!我這就滾,這就滾!”

黑鯊王不敢繼續停留,當下化為一抹殘影,消失而去。

“嘩!”

而趁水鏡月的注意力還放在黑鯊王的身上,江玄將清曜鏡打出,讓其懸浮在了半空中,灑下一片光雨,將這整片空間禁錮住,化為一座光之領域。

黑鯊王都被打得如此淒慘,與水鏡月這種級彆的強者交手,江玄隻有掌控住這片空間的主導權,纔有可能獲得最終的勝利。

他打算出其不意,先下手為強。

“九品尊級靈器,遠古女帝的至寶吧!”

水鏡月冷冷一笑,手指朝著虛空一點,頓時以指尖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靈力漩渦,將清曜鏡所凝聚成的空間領域給絞碎而去。

最後,清曜鏡竟然落到了她的手中。

這怎麼可能?

江玄雖然知道水鏡月強大無比,但清曜鏡可是九品尊級靈器,怎麼會如此輕易被她收走?

不行,要是清曜鏡落到她的手裡,他可就全完了。

“轟!”

江玄展開縮地成寸步法,速度快若奔雷,一拳朝著水鏡月轟去。

其實,以江玄的修為和水鏡月這般近距離交手是十分愚蠢的做法,因為隻要稍有不慎便會被水鏡月一掌震碎身軀,然而他彆無選擇,要是讓水鏡月將清曜鏡奪走,那他必死無疑。

“你找死!”

水鏡月一巴掌朝江玄揮過去,打出一個三十多米長的大掌印。

即便隻是水鏡月的一道神魂分身,依舊擁有能夠擊殺偽靈皇巔峰強者的實力。

所以,她的這一掌威力格外恐怖,上麵有許多閃電在不斷穿梭。

“咻!”

一道金色與黑色的光芒從江玄體內爆發開來,隨後江玄手持神龍劍,將那大手印直接撕裂,刺向水鏡月身軀。

龍威與魔煞尊的力量融合,能夠破解所有的靈訣秘法。

水鏡月雖然是神魂分身,但是依舊是有破綻的,隻要能夠擊碎她的致命點,神魂分身便會崩潰。

而她的致命點便是她的心臟。

江玄這一劍可謂出其不意,速度快若奔雷,那十丈的距離,瞬間便被他跨越過去。

“嘭!”

然而,即便做到了這一步,依舊無法傷到水鏡月,她拍出一道掌印,便要擊碎江玄的腦袋。

“嘩啦!”

江玄身形爆退,險而又險的躲過了這致命的一擊,隨後他的身形一閃,繞到了她的身後,又是一劍刺出。

水鏡月神色一驚,她冇想到江玄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她匆忙抵擋之下,這纔將江玄擊退。

不過,江玄雖然被水鏡月擊退,但剛剛他趁著水鏡月匆忙之際,也從她的手中將清曜鏡奪回去。

水鏡月感受著江玄身上傳來的的魔煞尊氣息,冷哼道:“原來你就是玄公子,難怪擁有這般手段。

你能讓朝廷和武道界的人都耍的團團轉,也算是有些本事。

若不是你要和本座作對,本座還真不想殺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