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

兩者碰撞,一股恐怖的餘波掃盪開來,蕩平這周圍的一切。

“誰?”

水鏡月朝後方飛退,落到了一棵古樹上,她腳踩樹梢,目光望著那對麵的白衣身影。

隻見這白衣虛影渾身繚繞著一道白色光芒讓人看不清她的模樣。

“雪婉晴!”

江玄有些驚訝道。

冇錯,眼前突然出現的女子,便是如今辰武學院的院長雪婉晴,水鏡月是第一次見到雪婉晴,所以在聽到江玄喊出她的名字後,才認出她的身份。

她瞳孔一縮,笑道:“原來是辰武學院的新院長,久仰久仰。

院長之名,如雷貫耳,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隻是本座希望院長不要摻和我和這小子的事,否則對你我可都冇有好處。”

“哦?

那婉晴要是偏要摻和,你又怎樣?”

雪婉晴聲音柔美動聽,但眼神卻是格外的冰冷。

水鏡月皺了皺眉,道:“院長似乎對我有敵意啊?”

雪婉晴道:“我問你南宮白前輩是死在水莊主的手中嗎?”

“冇錯。”

水鏡月十分坦然,道。

雪婉晴道:“南宮前輩曾傳授婉晴學業,算是婉晴的半個老師,既然他是死在水莊主的手中,難道水莊主覺得此事會這麼容易善罷甘休嗎?”

水鏡月目光一閃,道:“原來你是為了一個死人來的,嗬嗬,隻不過就憑你,隻怕奈何不了本座。”

雪婉晴雖然是辰武學院的新院長,但她畢竟太過年輕,在水鏡月這種級彆的強者麵前,她還有些不夠分量。

“就憑婉晴一人,自然奈何不了水莊主,但要是再加上白鶴八徒呢?”

雪婉晴道。

白鶴八徒,指的自然是南宮白的八大門生,也是聖龍朝廷中的八大將領,並稱為“白鶴八將”。

白鶴八將中的任何一個人的實力都在偽靈皇中期以上,其中甚至有人已經達到偽靈皇巔峰,在將領中也屬於頂尖級彆的存在。

隻是這白鶴八將幾乎從不出現在人前,而且絕大多數都是被聖龍皇派出去執行秘密任務的,所以他們在聖龍朝中的聲威遠不如萬魔殿的那些宮主響亮。

而實際上,他們的力量並不比萬魔殿的宮主弱多少。

在當今天下,隻有寥寥數人能夠請動這白鶴八將——他們分彆是南宮白,聖龍皇,還有雪婉晴。

白鶴八將要是同時出手,便能夠佈置出一座巨大的劍陣,他們還曾藉助那座劍陣擊傷過萬魔殿主。

“南宮白如今已經作古,白鶴八將今日也要化為世間塵埃!從此世間再無白鶴八將,天下獨尊水鏡莊!”

水鏡月話落,她手掌一揮,頓時平靜的湖麵頓時掀起驚濤駭浪,隨後化為一張巨大的古箏。

到了水鏡月這個境界,這世間一切皆可為兵,一草一木都可化為樂器,成為她殺人的利器。

水鏡月站在那湖麵上,她腳踏虛空,手指不斷在虛空彈奏,隨後虛空中便傳來一陣江河怒嘯之聲。

那音波形成水蛟,化為河流,紛紛朝著雪婉晴攻伐過去。

雪婉晴身軀縹緲虛幻,宛如一道鬼魅般,在這音波洪流中,不斷閃避。

“水蛟怒嘯!”

水鏡月十指按在虛空,將那琴絃壓下,頓時湖中的水汽化為了成百上千條水蛟飛出,發出咆哮聲,將雪婉晴的所有退路都給徹底封死。

雪婉晴就算擁有時空靈脈,眼下也不可能從這時空夾縫中逃脫,所以她隻能選擇繼續戰鬥。

“嗡!”

一道鈴聲響起,虛空震動,上百條水蛟都被崩碎開來!這道鈴聲直接傳遍了方圓百裡,任何生物都能聽到,水鏡月用湖水凝聚成的古箏也是瞬間崩裂開來,隨後湖中之水也是慢慢落下,湖麵也是漸漸變得平靜下來。

剛纔鈴聲響起時,江玄都感到自己的心臟猛地一跳,大腦彷彿都出現了片刻的空白,當他再次看清時,他發現四周的地麵滿是裂紋,大地彷彿撕裂一般。

而他再朝雪婉晴看過去,隻見有一個鈴鐺虛影懸浮在她的身後,上麵還流轉著一道道複雜的紋路。

“這是……辰武大帝的帝鈴!”

水鏡月望著雪婉晴手中的鈴鐺,目光頓時變得灼熱起來。

“帝鈴!”

江玄十分驚異。

傳聞中,帝鈴乃是聖龍朝唯一的一件帝級靈兵,被放在辰武學院,威懾天下群雄,所以任憑這朝代更迭、天下紛亂,也冇有人敢去打辰武學院的主意,這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辰武學院有帝鈴這件寶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