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在水鏡月對江玄他們出手時,白鶴八將也是連忙修複了劍陣,緊接著便繼續對水鏡月發起攻擊,也讓她無瑕再去追殺江玄和雪婉晴。

白鶴八將佈置的這座劍陣的確很強,此時將方圓百裡都給這座靈陣所囊括。

強大劍氣,形成一個巨大的劍球,將水鏡月包裹在那中央,隨後便鋪天蓋地的暴掠向水鏡月所在的位置。

“我看你們往哪裡逃?”

水鏡月擊碎了那殺來的劍氣,隨後凝聚出兩道神魂分身,分彆追向左右兩個方向。

剛剛,江玄和雪婉晴是分兩個方向逃走的,為的便是要讓水鏡月無法同時間對付他們兩個。

但他們冇想到,水鏡月竟然凝聚出兩道神念分身,朝他們殺去。

………不久,水鏡月的神念分身便是來到了江玄的身後,她沉聲喝道:“江玄,你騙了本座,難道還想走嗎?

今日,本座就要殺了你,以平心憤!”

“轟隆!”

話落,她再次凝聚出一道巨大的掌印,如巍峨大山般壓向江玄。

“神龍劍!”

話落的瞬間,江玄背後出現了一條無邊無際的神龍,,隨後江玄手持長劍,朝著天空飛去,一劍刺破水鏡月打出的大掌印,從其手背上飛出。

“淩風劍陣!”

江玄將七百三十個陣盤打出,懸浮在半空中,形成一座淩風劍陣,將水鏡月給困在靈陣中央。

三頭石猿等眾多靈獸此時也是從靈獸鑒中衝了出來,它們各自鎮守著一座陣台,同時對水鏡月發動攻擊。

水鏡月的神念分身很強大,以江玄目前的修為根本不是她的對手,所以他必須藉助淩風劍陣的力量來剋製她。

水鏡月站在靈陣中央,她的臉上冇有半點情感波動,道:“江玄,你這座靈陣雖然強大,但是卻不完整,你難道以為就憑它便能困住我嗎?

我看你還是乖乖等……”“昂!”

不過就在這時,一聲龍吟猛地響起一道紫色的光華,此時也從遠處掠來,最後將江玄身軀包裹。

緊接著,水鏡月便是見到一副紫金色的龍鱗戰甲覆蓋在江玄的身上,其上還瀰漫著一股強大的威壓。

“吼!”

緊接著,一顆碩大的龍頭從江玄的背後伸出來,它猛地對水鏡月發出震耳欲聾的龍吟聲。

江玄雙手握著神龍劍,一劍劈砍下去,將水鏡月的這一掌給抵擋下來。

“真龍幼崽!”

水鏡月看著江玄身上發生的變化,她美眸一閃,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嘩啦!”

而在這時,她彷彿又察覺到了什麼,身形猛地暴射而退。

隻見在那東南方向,忽然飛來了一頭凶禽,上麵還坐著許多道強大的身影。

其中,有古逸飛,楚風、五大堂主等一眾高手。

魅女和大鵬公子他們也都坐在凶禽背上,顯然江玄的救兵到了。

“江玄,今日算你運氣好,等我先除掉白鶴八將,定還會再找上你,到時你便冇那麼好的運氣了!”

水鏡月冷冷看了江玄一眼,他的身形一動,便化為一抹白芒消失而去。

雖然水鏡月離去,但是,江玄心中卻冇有半點高興。

他知道,水鏡月之所以離去,是因為她知道憑藉著一道神魂分身,是不可能戰勝龍殿這麼多高手的,所以她打算暫時退避,但要是她真身降臨到時麻煩可就大了!遇到水鏡月這樣的敵人,不管是誰都會感到頭疼的。

江玄身上鎧甲散開,又重新凝聚成紫色小龍。

它坐在江玄的頭頂,口中發出昂昂的聲音。

江玄聽懂它所說的意思,道:“靈獸鑒現在還不能給你。”

江玄現在最大的依仗就是淩風劍陣,要佈置淩風劍陣便離不開靈獸鑒中的靈獸。

他還打算要儘快收服四頭高階靈獸,因為隻有這樣才能隨時隨地的將淩風劍陣佈置出來。

剛纔,要是他能夠佈置出一座完整的淩風劍陣,就算是水鏡月的神魂分身也要被江玄徹底擊碎。

“真冇想到竟然讓這她給跑了,原本還想狠狠給她一個教訓的!”

而在這時,從獸皇圖中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這道聲音,讓得江玄身軀一震,他神色大喜,精神力猛地沉入精神之海中,隻見在那獸皇圖中,一道俊俏的男子正站在那裡,目光望向江玄。

“你……你是小黑,不……你是萬古大帝!”

江玄神色驚訝,冇錯!眼前這名俊俏的男子正是當年的小黑,隻不過如今他已經恢複了原樣,而且氣息也變得更加強大。

江玄此時終於明白過來,難怪水鏡月的神魂分身會選擇離開,她肯定是察覺到了萬古大帝已經甦醒。

雖說如今的萬古大帝實力依舊冇有恢複到巔峰,但也足以將她的神魂分身擊碎,一旦神魂分身被斬殺,她本尊的實力也會受損,這對她來說十分不利。

所以,她選擇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