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現在還遠遠不夠,要是能夠融煉更多的長劍到體內,到時候釋放出來的威力究竟有多麼恐怖?”

江玄內心激動滂湃,一想到自己一揮手便打出眾多靈兵戰劍,到時候絕對所向披靡。

即便麵對千軍萬馬,也能殺得片甲不留。

“不過,以我現在的實力,就算再遇到水鏡月的神魂分身,也有一戰之力了!”

五天的時間很快就到了,江玄離開赤木山,前去約定的地點七彩靈湖與萬古大帝彙合。

來到七彩靈湖,江玄見到了萬古大帝。

他發現,雖然僅僅隻是過去了五天,但萬古大帝的修為似乎已經跨入一個更為高深的境界,他身上的氣息,竟讓人感到有些看不透。

“那我們走吧!”

小黑見江玄到來,開口道。

“先等等!這湖中的七彩靈液乃是至寶,這些可都是無價之寶,對修行有極大的幫助。

也隻有在這裡才能遇到,其他更加強大的帝國都未必能夠找到這樣的天材地寶。

我們可以多收集一些,留著日後慢慢使用。”

江玄道。

反正雪婉晴不在,不收白不收。

聞言,小黑也是微微一笑,他和江玄紛紛拿出儲物瓶開始收取七彩靈液,這種機遇可是可遇不可求,日後未必還能碰到。

一個時辰後,二人收集了著大量的七彩靈液,這才滿意離開了辰武學院。

………不過,就在他剛剛回到皇城,他便碰到了一個人。

隻見水鏡月身著長袍,長髮披肩,目光冰冷地望著他。

江玄目光凝重的望著他,他知道水鏡月絕非善類,要是論危險程度還在聖龍皇之上,這簡直就像一顆定時炸彈,誰知道她什麼時候會突然爆炸。

而且她的破壞力一旦爆發開來,皇城至少要毀滅一半,到時候所有的建築都會灰飛煙滅的。

江玄的眼含怒火,道:“水鏡月,你到底要怎樣才能讓我們間的恩怨一筆勾銷。”

“除非你死!”

水鏡月冷笑一聲,一雙冇眸與江玄對視,兩道閃電頓時從她的瞳中射出。

下一瞬,空間便是發生變化,那周圍的眾多樓閣頓時消失不見。

他們二人出現在了一片星空世界中。

“這是……領域。”

江玄懸立在虛空中,他的眼神變得十分冰冷,開口道:“水鏡月,你若繼續找我麻煩,我定會讓你後悔的。”

“那你儘管試試!”

水鏡月目光同樣冰冷無比地道。

“你真以為你已經是天下無敵了嗎?

不過區區一道神魂分身就想要威脅我,你也太天真了。”

既然水鏡月如此喪心病狂,那江玄也就冇必要和她客氣了。

“嘩啦!”

水鏡月的美眸帶著一抹寒光,她大袖一揮,一隻大掌印便猛地朝江玄拍過去。

那掌印足有七十多米長,而且每根手指宛如玉石一般,上麵密佈著強大的靈力,還有數十道紫色的閃電交織著,彷彿雷山壓頂。

要是以前,江玄根本連躲閃的機會都冇有,但現在在辰武宮中修煉五天,江玄的修為已經跨入了一個嶄新的高度,他的身體一躍,頓時化為一抹殘影,躲開了水鏡月的掌印。

“唰唰!”

隨後,一柄柄戰劍從江玄的體內飛出,它們排列成強大的劍陣,每一個瞬間都會爆發出強大無匹的劍氣。

一個呼吸間,這片空間便佈滿了劍氣,同時朝水鏡月鎮壓下去。

“轟隆隆!”

她打出的大掌印被那戰劍擊碎,崩裂開來,化為一縷縷靈力輕煙。

“這是什麼秘法!”

水鏡月微微一驚。

以水鏡月地位都不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秘法,但江玄卻有。

這若不是江玄擁有天大的機緣,就是他身上擁有什麼秘密。

水鏡月心中頓時生出一抹貪婪和嫉妒,她大喝道:“給我破!”

水鏡月同樣打出一道秘法,她的身後衝出了萬丈白芒,光芒爆射而出,化為一道戰兵靈力洪流,衝擊過去,彷彿將這些戰劍破掉。

那些戰劍被這股強大的力量給衝擊開來,朝著四麵八方飛去。

“嘩啦!”

而此時,水鏡月的身影,猛地從原地消失。

江玄察覺到不妙,他立即抬頭,果然見到水鏡月從上空飛掠下來。

她的手掌宛如白玉一般,目光冰冷,她的每根手指都彷彿散發出奪目的光芒,刺得他眼睛都快睜不開。

江玄怒吼一聲,恐怖的聲波凝聚成了金色巨龍,朝著水鏡月衝擊過去。

同時,他的手臂被金光包裹,骨頭裡麵發出金龍咆哮聲,帶著排山倒海般的氣勢一掌轟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