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眼下,聖龍皇城的外圍隻剩下最後的兩道防線,若是以萬魔殿目前的速度,三日之內定會將這兩道防線給攻破,到時,叛軍將兵臨皇城之下。

皇城中的所有守軍將士進入了最為緊張的備戰之中,八座城門也已經完全關閉,連隻蒼蠅都休想隨意出入。

皇城的護城大陣也已開啟,即便上天空下地底都不可能進到皇城中,而若有人膽敢硬闖,定會遭到無情的鎮殺。

高聳的城牆上,隨時都有守軍在巡邏,那厚厚的牆體邊緣上安裝了軍中的大殺器,如攻城弩,鳳元火炮,靈晶戰車等等,這些殺器齊出,即便是靈王境巔峰的強者想要硬闖皇城,也會遭到毀滅性的打擊。

江玄此時來到了皇城城門之下。

“城下何人?”

城牆之上,所有將士眼露警惕,他們箭搭弦上,準備隨時發動攻擊。

“江玄。”

江玄朗聲地道。

“江玄?”

“難道是武安侯江玄?”

“冇錯!一定是他,之前有人見他與人交戰,隨後衝出皇城了。”

“可……可現在已經封城了呀,王統領下令,所有得人都不得進出皇城!”

“你是想死嗎?

江玄連寧陽王都敢殺,你現在不放他進來,到時候他回來跟你算賬怎麼辦?

我看我還是去通知王統領,讓王統領來定奪吧!”

守城的將士都十分頭疼,他們根本不敢得罪江玄,隻能先去稟告王統領。

不久,那名回去稟報的士兵便回來了。

“怎麼樣?

王統領怎麼說?”

一位守城副將問道。

“這……王統領說,如今大敵當前,應謹防敵軍潛入,所……所以不能打開城門,讓武安侯進城!”

那名士兵支支吾吾地道。

“這……難道王統領是因為江玄擊殺了他多年摯友寧陽王纔不肯放行的!”

那名副將喃喃一聲。

“慎言,這話要是讓王統領知道了,小心你的腦袋。”

一名武官提醒道。

“不過既然王統領已經發話,那我們就不能放他進來了!”

那名副將歎息一聲,隨後望向下方的江玄,朗聲道:“為防敵軍潛入,皇城大門不得開啟,你還是去往彆處吧!”

聽到這話,江玄頓時皺了皺眉,他感覺是有人在故意針對他,不過這皇城現在鐵定是進不去了。

“怎麼辦?”

江玄皺眉沉思,許久之後,他像是想到了什麼,拍手道:“對了,我隻要將我眼下的情況告訴歆兒,到時候她定會想辦法,讓我進去的。”

雖然,這城中布有強大的靈陣守護,但卻對神念傳音的隔絕力度不大,江玄隻要施展強大的精神感知力,傳音給洛歆甜,到時候他自然就能進去了。

一想到這,江玄不再拖遝,直接施展精神力量,對著城中的洛歆甜傳音。

做完這一切,他便直接盤坐下來,利用這段時間努力提升修為。

三日後,鎮北王的車駕急急忙忙的行駛到了城門口,守城的將領都趕忙前來迎接,整齊劃一的半跪在了地上。

隨後,從車駕中走出了一個容顏清麗的少女。

少女眼眸如水,玉鼻晶瑩挺拔,如瀑般的長髮垂至腰間,儘顯傾國傾城之姿。

她自然便是洛歆甜。

三天前,江玄利用神念傳音傳訊進皇城,但因為大陣的阻隔,導致這道訊息到了今日才讓洛歆甜接收到。

而得到訊息,洛歆甜自然不敢停歇,她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

而洛歆甜身為鎮北王的掌上明珠,又是陛下親封的安平郡主,所以一眾將士見她前來,紛紛低下頭,一個個神色恭敬。

“安平郡主,小侯爺現在還在城門外,要是再不打開城門的話,待到叛軍兵臨皇城,便再冇有機會開城門了。”

一名親近鎮北王府的將士開口道。

洛歆甜皺了皺眉,心中也是無比擔心,當下道:“快開城門,讓江玄進來。”

“可……可是王統領……”一名士兵正要開口,卻是被洛歆甜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

洛歆甜冷聲道:“你敢違抗本郡主的命令!”

“不敢!”

那名士兵連忙低下頭。

“回去告訴王守,今日本郡主一定要帶江玄入城,誰敢阻抗,我便殺誰!”

洛歆甜語氣冰冷,讓在場眾人如處冰窖,他們還是頭一回見到安平郡主動怒。

當下,他們一個個連忙點頭,隨後大開城門。

洛歆甜見城門打開,連忙衝了出去,隨後她便是見到江玄盤坐在城門前的地上,雙目緊閉,像是冇有察覺到城門已經打開。

她朝著江玄走過去。

“安平郡主,您的速度要快一點,如今三天已過,這叛軍馬上就會來了,到時我們為了防止皇城大門被攻破,就必須要開啟守護大陣。”

一名將士急切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

洛歆甜走到江玄的麵前,她發現以江玄的身體為中心,這方圓百丈之內的大地上都佈滿了細密的裂紋。

他竟然在修煉。

嗤啦!洛歆甜剛剛走近江玄,她的衣袖就被一道無形的龍形勁氣給撕裂,飄落到了地上。

她能清楚的察覺到那道龍氣的可怕之處,要是落到身上,肯定會被重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