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連忙退後幾步,一直退到江玄龍形勁氣波及不到的地方。

“江玄,江玄……”洛歆甜呼喚了江玄十幾聲,卻冇有將其喚醒,當下她跺了跺腳,焦急道:“這都什麼時候了,他竟然還在突破修為!”

“安平郡主,我們該回去了,這叛軍的靈獸軍團馬上就要到了,我們必須立即趕回去關閉城門,開啟護城大陣,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一位武將催促道。

洛歆甜朝著遠處看了一眼,果然見到一大片黑壓壓的軍隊朝著這邊湧了過來,帶起漫天的煙塵。

而在那成千上萬頭靈獸的背上,都坐著一位靈力強橫的武者。

“哈哈!聖龍皇城到了!”

“這皇城帝都很快就會被我們征服在腳下了!”

一輛輛巨大的戰車從那煙塵中衝了出來,高達五十多米,由四頭黑焰馬靈獸拉引著,在地麵上碾出一排排深深的凹痕。

那戰車上放著一個個磨盤大小的牛皮巨鼓,被人擊出了響徹天地的轟隆戰鼓聲。

洛歆甜心中焦急,又朝著江玄看了一眼,再次衝了過去。

然而,她剛剛走進江玄的一丈之內,便被一股無形中的勁氣給逼了回來。

那勁氣無比強橫,根本不是她能夠抵擋的。

她緊咬著牙,對著身後眾人道:“你們不必管我,快將皇城大門關閉,開啟護城大陣,這皇城絕不容失。”

“安平郡主,那你……”“快照我的話辦,要是城門被攻破了,你們就等著引頸自戮吧!”

洛歆甜眼中帶著一抹急切的神色,她緊緊的望著江玄,心中不斷催促,希望江玄快些醒來!那一位武將猶豫一會,最後還是一咬牙,直接退回了城門中,並派出一隊精銳,在皇城外保護洛歆甜。

“轟隆!”

城門關閉,護城大陣運轉起來,耀眼光芒沖天而起,包裹住以八大城門為中心的千裡城牆,形成了一座巨型靈陣。

皇城內,除了守護全城的護城大陣之外,還在每一個城門口都佈置了一座防禦大陣,用來守護各大城門不被攻破。

而在皇城護城河對岸,此時有越來越多的武者聚集,黑壓壓一片,聲勢無比浩大。

此時,一個足有兩米高的魁梧大漢騎在一頭血牙虎的背上,他穿著虎皮戰甲,手中提著一根五千多斤中的雷棍,口中發出一道狂笑聲,道:“聖龍朝的軍隊簡直是不堪一擊,還說是什麼精銳部隊,簡直是浪得虛名,估計也隻有狼王聖武營、暗夜龍營,才能與我等一戰。”

“真冇想到,咱們竟然這麼快就殺到聖龍皇城來了!”

“我們淩雲閣的武者應該是最先殺到聖龍皇城外的吧?”

淩雲閣的許多弟子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在不久之前,淩雲閣還遭到聖龍朝廷的毀滅性打擊。

而現在,淩雲閣的大軍卻已兵臨皇城之下,這一切簡直如夢似幻。

一個穿著黑袍,揹著銀色長戟的男子,站在那護城河的邊上,他手指摩挲著下巴,道:“師兄弟們,請記住我們的仇恨,此次殺進皇城,我們定要讓朝廷的那些人血債血償。”

“哈哈!要是真殺進皇城,我一定要掠儘皇宮中的所有金銀珠寶和古典秘籍。”

那名魁梧大漢露出了一口黃牙,發聲狂笑著。

另一名絡腮鬍的大漢則是說道:“族長,我聽說這皇城的兩大美人成瑩兒和洛歆甜,可都是傾國傾城,要是能夠將她們抓住,可就太好了!”

那個騎在靈獸背上的魁梧大漢,名叫“王虎”,乃是淩雲閣的閣主收的第七弟子,也是一個部族的族長。

站在他旁邊的那一名黑袍男子,名叫“章裘”,乃是淩雲閣閣主的第五弟子。

淩雲閣閣主被聖龍朝廷的人給擒住,關進了死牢中。

淩雲閣的弟子自然對聖龍朝廷恨之入骨,他們集結了大量的強者,最先殺到皇城腳下。

這便是大勢力的可怕之處,他們即便府邸被毀,也能很快從帝國的各大地域集結起大量的弟子,向對方發起瘋狂的報複。

“二師兄,我們要不要趁現在士氣正盛,立刻殺進聖龍皇城,到時候那些高高在上的王公大臣肯定會被嚇得屁滾尿流。”

王虎臉上帶著一抹獰笑,顯然他已經迫不及待了。

章裘搖了搖頭,慎重地道:“這皇城不比普通的郡城,這裡高手雲集,且地勢險要,易守難攻。

再加上,這護城大陣,也十分強悍,不是我們能隨意破得了的,我看等其他聯軍趕到再一起動手也不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