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場的四位將軍都知道江玄和洛歆甜的關係很不一般,鎮北王也曾多次袒護江玄,有心將江玄當成他的繼承人來培養。

這一點,從他將王府名下的產業交由江玄打理便可以看出來了。

而既然鎮北王這麼說了,說不一定江玄真有和陵武長老一戰的實力。

而在距離皇城百裡的一條蜿蜒山道上,一個容貌俊朗的青年緩緩的行走著。

突然,他停下了腳步,目光朝著皇城的方向望去。

他目光深邃,彷彿能夠一眼見到百裡之外的畫麵。

此時,他嘴角微微一揚,緩緩道:“鎮北王居然放心讓江玄和陵武長老一戰,他會不會對江玄太有信心了?

陵武啊陵武!你可千萬彆給淩雲閣丟臉啊,否則必定影響全軍士氣!”

這個青年男子揹著一柄寒鐵劍,看似年輕,但眼神卻是給人一種滄桑感,彷彿曆經歲月。

隨後他收回目光,繼續行走在山道上,隻是他每跨出一步,便會瞬移百米,不到一會的功夫,他便消失在這條山道上。

………皇城門前。

此時,護城河上,那原本清澈的河水已經變成了紅色,散發著令人作嘔的血腥氣。

江玄緩緩的閉上雙眸,那懸浮在他身體周圍的三柄長劍,緩緩的旋轉起來,隨後一縷縷強橫的劍氣從三柄長劍中散發開來,最開始隻有三道劍氣,接著變成九道,然後,變成三十道……“嗤嗤!”

最後,江玄的周身都佈滿了劍氣,覆蓋方圓十裡空間,彷彿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劍之領域。

經過剛剛的練劍,江玄對萬劍歸宗劍法的理解更加深刻了。

陵武長老心中一驚,暗道自己自小便跟隨劍王練劍,在劍術上的造詣,足以在這聖龍朝排進前十。

然而,這江玄如今不過才二十幾歲,竟然就擁有如此精妙的劍術,簡直是太詭異了。

就算他是從孃胎時開始修煉的,也不可能將這劍道修煉到這種程度啊!陵武長老畢竟是偽靈皇巔峰的人物,他根本不相信江玄在劍道上的造詣能夠超過自己。

而證明自己的唯一辦法,便是戰!“暗影靈劍!”

陵武長老摧動劍訣,那劍氣在他的背後凝聚出了一道黑色的影子,那黑影同樣手持長劍,身上還瀰漫著強大的劍意。

伴隨著陵武長老的一劍落下,那黑影也是破空而出,一劍刺向江玄。

與此同時,江玄的雙指併攏,朝著陵武長老點去,三柄長劍組成一座強大的劍陣飛掠出去。

“轟!”

兩種劍意重重撞擊在一起,成百上千道劍氣爆炸開來,席捲向四方,有的衝進淩雲閣的武者中,造成了上百位強者傷亡。

這種級彆的強者交鋒,造成的破壞力的確驚人,嚇得淩雲閣的那些靈王巔峰強者紛紛後退,生怕再次被波及。

“嘭嘭嘭!”

江玄和陵武長老大戰在一起,一道道劍氣縱橫、肆虐,看上去竟是不分上下。

這是十分可怕的事,江玄如此年紀就能和偽靈皇巔峰的強者爭鋒,這種修煉速度,堪稱世所罕見。

“我的媽呀,這傢夥的修行速度也太快了吧,居然已經能和偽靈皇巔峰的武者交手了。”

洛巡瞪圓了眼睛,再也說不出半句吹牛的話來。

“嗯!他真的很強!”

在他身旁的成瑩兒,此時也是點了點頭。

…………“轟隆隆!”

此時,江玄和陵武長老衝上了雲霄,將虛空撕裂開來。

他們身形一閃,隨後直接遁進了虛無的空間裡,消失在了皇城的上空。

“萬劍齊發!”

陵武長老站在虛無空間中,他手臂一揮,頭頂上頓時凝聚出萬千劍氣,彙聚成一條劍氣洪流朝著江玄衝擊過去。

又是一種厲害的劍道秘法!“神龍一劍!”

江玄背後升起一條巨大的神龍虛影,長劍刺去時,那神龍巨影也跟著衝了出去,將那萬千劍氣都給崩碎開來。

陵武長老被神龍虛影給打得不斷的後退,體內的靈力劇烈震盪,要不是他底蘊深厚,這一擊便能讓他重創。

這是什麼力量?

竟然這麼恐怖!而江玄則是嘴角一揚,這神龍一劍乃是他自創的一套劍法,其中融合了神龍威壓,所以擁有這等威力,也不足為奇。

隻是他現在還不夠嫻熟,否則剛纔這一招就能讓陵武長老直接斃命了。

咦!對了,這裡可是在虛無空間中,就算他使用一些底牌,也不會有人知道。

江玄眼神變得無比堅定,他以三柄長劍開路,朝著陵武長老衝殺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