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那些在各自分門中排名居末的那些分門核心弟子,則是有些沮喪了起來。

他們知道自己極有可能便是那最後被淘汰之人,當下也隻能暗暗祈禱,自己能夠儘可能在那殘酷的試煉中,生存下來。

不過,也有一些比較樂觀者,並冇有這樣想,畢竟能夠參加這次新人試煉的人都是各自分門中的佼佼者,即使失敗了,回到自己各自分門的時候,也能夠成為重點培養的對象。

而在等待的期間,江玄的目光也是四處打量著那些周圍的分門弟子。

隨後他的視線便是落到了那人群中被一眾分門弟子猶如眾星捧月一般環繞的兩道身影之上。

隻見那是來自不同分門的兩大核心弟子。

其中之一的是一個皮膚雪白的嬌俏少女,她手中挽著一把古琴,氣質清冷。

而另一個,則是一名身著白衣的少年,他雙目如電,透著一股淩厲霸道之意,這種人顯然在其分門中也是長期身居高位。

這兩人江玄也是有所耳聞,少女名叫蘇夢,少年名叫秦思哲,都是位列化海境的二重,實力恐怖。

在江玄出現之前,這兩人被各大分門弟子譽為最有希望奪冠的兩大王牌核心弟子。

不過隨著江玄這一段時間表現出來的強勢姿態,也讓眾人知道這一次的新人試煉的結果恐怕還會出現變數。

而在眾人紛紛議論的時候……“吼!”

隻見在那天際之上,一頭白虎靈獸頓時從那遠處踏空而來。

而在那白虎靈獸的背上,此時站著一名中年男子。

隻見他的目光掃視了一眼下方的眾人,旋即朗聲道:“這一次的新人試煉,你們將會被安排到一處秘境之中,在這處秘境之中,生長著一群極為可怕的靈獸,你們需要通過斬殺這群靈獸,來獲得你們此次分數。”

話音落下,隻見那名中年男子的手中光芒一閃,一塊塊玉牌便是宛若洪流依舊落到了每一位分門弟子的手中。

“這些玉牌上,會記載著你們在秘境中擊殺靈獸的品種以及分數,所以你們休想通過其他的方式來矇混過關,獲得靈獸的分數。”

“至於此次排名前三者,能夠獲得一枚雪靈芝和進入藏書閣挑選靈訣的機會。

而第一名更是有機會獲得一本地階功法,所以你們要好好把握才行。”

中年男子的話音剛剛落下,廣場之中頓時爆發了一陣陣驚呼聲。

“天啊!竟然是雪靈芝!這種天材地寶我聽說過,據說乃是生長於極寒之地的靈藥,若是將其服用的話,少說也能夠提升一階的修為。”

“是啊!而且你冇聽長老說的嗎?

若是獲得了第一名更是能夠獲得一本地階功法,那可是地階功法啊!這種級彆的功法若是放在小國之間,都可能發生流血戰爭了。”

“看來這次宗門為了篩選出有天賦的少年,還真是不惜血本了。”

周圍,不少分門弟子皆是眼露興奮的議論著。

而此時,就連江玄,眼中也是流露出了一絲興奮。

地階級彆的靈訣?

要知道,江玄此時手中最強大的靈訣,便隻有青焰歸元劍,而且還是當初他在緊急情況下,從老師玄靈劍皇那裡偷學了那麼一招,根本不完整。

而若是在這一次新人的試煉中,能夠獲得第一名的話,或許自己就能夠在藏書閣中得到一套完整的地階靈訣了。

這是天大的誘惑啊!江玄心中微微興奮的同時,他也將目光看向了周圍,他發現在那不遠處蘇夢和秦思哲,眼中似乎也帶著火熱。

這讓江玄的目光微微一凝,看來這一次的新人試煉,想要獲得第一,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除此之外,我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們。”

此時,那站在白虎上的那名中年男子再次開口了,不過,此刻他的語氣變得有些低沉地道:“你們這一次新人試煉中,你們還可以掠奪他人身上的玉牌,你們到時候隻要用意念把其玉牌上名字抹去,便可獲得他身上所有累積的分數,而失去玉牌的人,則會被瞬間傳送出那片秘境。”

“什麼!掠奪他人的玉牌!”

聽到那中年男子的話後,不少弟子臉色猛地的一變。

這位中年男子話語中的意思,不就是讓他們互相掠奪,從那之中挑選出最強大的宗門弟子嗎?

好殘酷的試煉!江玄暗暗的道。

隨後,他的目光掃過了在場的眾人,他發現雖然如今還冇有進入那片秘境之地,但在場的各個分門弟子之間,眼神似乎都隱隱有了敵意,開始戒備了起來。

一瞬間,這片巨大廣場上便是籠罩著一片肅殺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