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藤宮主聞言,臉上帶著一抹擔憂道:“可是,我聽說江玄似乎和南宮小姐有些淵源啊,要是殺了他,隻怕到時候那小丫頭那邊我們有些不好交代啊!”

雷獄宮主的嘴角一揚,道:“那小丫頭不管怎麼說,都是萬魔殿中的小輩,難道她還能對我倆發難不成?”

“嗬嗬!這倒也是,那我們便聯手鎮殺江玄,奪取他身上的《金龍吞噬訣》和劍尊佩劍。”

木藤宮主冷笑一聲。

“不急!這江玄的修為並不低,我們先等他的靈力消耗得差不多再出手,到時候定能將其一擊斃命,省得讓他逃了。

嘁嘁嘁!”

雷獄宮主臉上露出一抹陰狠的神色。

“轟隆隆!”

江玄站在三頭石猿的背上,衝在了最前方。

不過此時,根本不用他動手,光是三頭石猿的力量便將前方的敵人給鎮殺而去。

三頭石猿的戰力足以和靈王境巔峰的強者叫板,所以麵對這些普通的武者,都能輕易鎮殺。

“呼!”

此時,三頭石猿的一個石頭腦袋,吐出了一道耀眼的金光,金光所過之處,虛空破碎,那些被擊中的武者,則是一個個發出一聲慘叫,徹底斷絕了生機。

“嘭嘭!”

跟在江玄後麵的一支狼王小分隊,則是麵露震驚之色,他們麵麵相覷。

顯然冇有想到江玄座下的坐騎竟然也如此的強橫木鈴鎮是被戰爭摧毀得最嚴重的城鎮,眼下已經被叛軍完全掌控了,而且還在城鎮的外圍佈置了兩道防線。

這些防線是由大量的防禦和攻擊靈陣所組成的,他們安排了大量的武者在守護這兩道防線,顯然叛軍的人也在害怕朝廷的軍隊,將木鈴鎮重新奪回去。

一旦木鈴鎮被重新奪回,那叛軍進入皇城的要道就會被切斷了,那些想進攻皇城的叛軍也會因此被堵死在城裡,成為聖龍軍隊的甕中之鱉。

所以,不論是對聖龍軍隊,還是對叛軍而言,木鈴鎮的歸屬,對戰爭的結果都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當江玄率領狼王聖武營的大軍來到木鈴鎮的第一道防線外圍時,他見到這裡的四周都堆滿了一具具血淋淋的屍體,空氣中還瀰漫著一股令人作嘔的血腥味,要是冇有上過戰場的人見到這一幕,定會被直接嚇暈過去。

之前,為了奪回木鈴鎮,朝廷已經發動了十五次進攻,但是,最終連叛軍的第一道防線都冇有突破,反而是死傷慘重。

一名軍中的小將此時從那死人堆裡爬了出來,他渾身染血,來到了江玄麵前,哭訴道:“將軍……你們狼王聖武營可算來了,我們……武都尉府的大軍都死了……都死了……那些叛軍實在是太強了……太強了……我們根本打不過去……突破不了這道防線……”而在他說話間,又有一些傷勢嚴重的將士從地上爬起來,一個個麵帶血汙,眼神空洞,顯然經過十幾次的失利,他們已經徹底喪失了鬥誌。

江玄聞言,微微皺眉,說道:“武都尉領了南侯的軍令,卻冇有將木鈴鎮奪回,反而還讓聖龍大軍死傷慘重,簡直罪該萬死。

快讓武都尉前來見我?”

那名小將顫抖著,朝著遠處的城樓望去,嘴唇不斷哆嗦,道:“都尉……都尉他已身首異處了!”

聽到這話,江玄的身上頓時升起一股寒意,他連忙朝著那城樓上望去,果然見到武都尉那血淋淋的腦袋被掛在上麵,雙眼圓瞪,顯然死不瞑目。

武都尉可是靈王境巔峰的強者,江玄曾見過他一次,所以有些印象。

但他冇想到,他竟然會在這次的戰鬥中隕落。

而除了武都尉的頭顱外,還有其他三位將領的人頭,他們可都是叱吒風雲的人物,但今天卻都戰死在這,而且連第一道防線都冇有攻破。

而此時,從那對麵叛軍中,走出一個老者,他揹負雙手,朗聲說道:“江玄,冇想到玉襄公主竟然會派你來攻打木鈴鎮,這是想剛你來送死嗎?”

此人,乃是二流勢力幽風堂的堂主,叛軍中的一位強大的偽靈皇強者。

幽風堂堂主穿著一身黑鐵戰甲,臉上帶著一抹冰冷的笑意,死死的望著對麵的狼王聖武營大軍。

在幽風堂堂主身後,還站著幾名幽風堂的長老以及一群年輕一輩的天驕。

在幽風堂主身前,則是有著一道青色的光罩,將他們守護在其中。

跪在地上的那名小將,轉過身來,指著那老者道:“就是他!武都尉就是死在他手裡的。”

江玄朝著對麵望去,一眼便認出幽風堂的武服,當下冷冷地道:“幽風堂乃是聖龍朝十大門派之一,雖然勢力遠遠不如淩雲閣和鏡月山莊強大,但是,幽風堂堂主向南風也是一等一的強者,武都尉死在幽風堂堂主手裡,倒也不算冤。”

幽風堂主大笑一聲,道:“江玄,你倒是個識時務的人,本堂主勸你快些帶狼王聖武營的人退走,否則你定會步武都尉的後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