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不屑一笑,道:“狼王聖武營全體聽令,朝後退五十丈。”

江玄開始凝聚身上的靈力,彙集到自己的雙臂,此時他的手臂完全被金光包裹,就連三頭石猿腳下的大地都是放射出萬道光芒。

“嘁!堂主,江玄在乾什麼?

難道他想憑藉一人之力,將這防線給破開嗎?”

幽風堂的一個青年冷笑道。

幽風堂堂主麵色卻變得有些凝重,他沉聲喝道:“快!快去通知正在守護靈陣的各位靈陣大師,讓他們全力運轉陣法!”

幽風堂主的身後,兩名青年立即急速的掠了出去。

與此同時,江玄的身體從三頭石猿的背上彈射而起,他的速度快若閃電,直接一掌拍在了那道光罩上。

“昂!”

金色的巨龍在虛空飛舞,攜帶著萬千靈力一齊殺向那道光罩。

整個光罩此時都是凹陷下去,光罩上麵的陣法遇到金光後,瞬間崩碎開來,化為一塊塊靈氣碎片。

“這怎麼可能?

這可是有數十座靈陣彙聚而成的,江玄一己之力,怎麼可能破得開?”

幽風堂主死死的望著那破碎的光罩,情不自禁的後退了一步。

而失去光罩的守護,狼王聖武營的強者立即衝殺進去,在極短的時間內,將那叛軍修建的土牆直接撞破,與土牆後麵的各大門派的武者交鋒。

“噗!”

“噗!”

在這一瞬間,便有五十位門派勢力的強者被擊殺。

而那些實力弱小的武者,根本不用狼王將士出手,就被狼王龐大的身軀直接撞飛,隨後攆成一灘肉泥。

幽風堂的一位高層拿出一柄長槍,身體彈射而起,一槍刺向一位狼王將士的身軀。

但是,狼王將士的速度十分迅捷,此時周圍十二名狼王將士迅速組成一座戰陣,彙聚眾人之力,隨後一齊轟出。

“轟!”

合十二位狼王將士的力量,一連爆發出了五道攻擊波,最終將那名幽風堂高層擊殺,身體也被寒冰重劍刺成了篩子。

江玄展開縮地成寸步法,很快便追上前方想要逃走的幽風堂主,他淡淡地道:“向南風,你剛剛不是很囂張嗎?

怎麼現在逃了?”

幽風堂主已經徹底江玄的實力給震住了,他自知絕不是江玄的對手,便直接轉身逃離。

然而,當他衝出百丈之外時,卻江玄早已站在他的前方。

幽風堂主見到這一幕,心也是徹底沉入了穀底,既然已經逃不掉了,便就隻能戰了。

他隻希望其他門派的強者,能夠儘快趕來,到時候合眾人之力,或許還有機會將江玄拿下。

而此時,的確有二十位門派高手,正朝這個方向趕來,想要聯手對付江玄。

“幽風掌!”

幽風堂主知道江玄實力強大,所以他立即施展出他最強的手段。

此時,他體內散發出黑色的光芒,每個毛孔中都是衝出了幽黑色的靈力,很快方圓百丈便被黑色的靈力所覆蓋,根本見不到幽風堂主的人影。

幽風堂主的身軀彷彿化為這黑色靈力的一部分,就連精神感知力都探查不到他的具體位置。

幽風堂主施展出這一招靈訣的目的,便是打算拖住江玄,等待其他幾位強者趕來。

“這是什麼鬼東西?”

“魔掌嗎?

啊!”

黑色的靈力此時化為一個個龐大的手掌,輕易就將兩名狼王將士給抓進黑色的靈力中,當兩位狼王將士再次被扔出時,他們身上都是佈滿了一道道黑色的紋路,體內生機斷絕。

江玄觀察了黑色靈力半晌,眉頭一皺,隨後一步邁出。

雖然他隻是跨出一步,但他的身體卻直接瞬移了百丈遠,進入黑色靈力中,隨後一掌拍出。

“啊!”

幽風堂主慘叫一聲,他胸口處肋骨被這道掌印直接打得粉碎,身體倒飛而出,在那地麵翻滾了百米遠。

而那黑色靈力,也在此時徹底消散。

幽風堂主想再次爬起,但是一柄寒冰重劍卻從半空中落下,將他的身軀直接洞穿。

狼王聖武營的一位將士飛落下來,將寒冰重劍從幽風堂主的體內抽出。

而伴隨著幽風堂主被擊殺後,幽風堂的那些武者也紛紛放棄了抵抗,成為朝廷軍隊的俘虜。

“幽風堂主竟然這麼快就敗在江玄的手裡,此子果然厲害啊!”

戰閣閣主倒吸了一口涼氣,他本來還打算去救援幽風堂主,見到這一幕便立刻停下腳步。

“連幽風堂主都被一招擊殺了,戰閣主,我們幾人即便一起上,也難逃一死啊!”

有一位族長說道。

“此子我們還是不要招惹為妙,否則到時候惹他報複,可就麻煩了。”

那些原打算去救援幽風堂主的強者,當下立即退走,不敢在此處停留片刻。

這一幕自然被站在遠處的江玄看在眼裡,不過江玄並冇有去追殺他們,眼下將此處收複纔是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