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蛟掌!”

蛟老一邊施展著蛟頭齒輪,一邊凝聚靈訣功法,他的手掌心凝聚出一道黑芒,衝向周圍的光罩。

“嗤嗤!”

那黑芒剛一接觸到靈陣光罩,頓時將其撕裂出一個口子,並將不遠處一匹巨大的狼王身軀破開,口吐鮮血的倒在地上。

江玄瞳孔一縮,也是咬了咬牙,他擁有九星神龍訣,自然不懼蛟老的“黑蛟掌”,但是,那些狼王聖武營的將士卻不同,他們身上的鎧甲的防禦力雖強,但要是被蛟老打出的黑蛟掌擊中,隻怕狼王聖武營也會死傷大半。

而在這時,蛟老再次出手了,他手中的黑芒,宛如一道鐳射般掃射出去,將那周圍的靈陣徹底破開。

不過,江玄可不會讓他繼續去傷害那些狼王將士了,當下他直接劈砍出一道劍氣,將那黑蛟掌的力量擊碎。

江玄站在狼王聖武營的前方,撐起彩霞歸元圖,將後方將士全部守護在其中。

蛟老望著包裹在江玄撐起的光罩,頓時開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彩霞歸元圖?”

江玄神色有些詫異,道:“你竟然知道彩霞歸元圖?”

蛟老冷哼道:“哼!當今天下,誰人不知江玄精通幾套強大的功法靈訣,這每一套都堪稱絕世功法,而這之中,數你修煉的《金龍吞噬訣》的威名最大,被稱為聖龍朝第一奇功。”

江玄倒不知道自己如今在聖龍朝的名氣竟然如此之大,要知道他來這裡,也不過才一年而已。

“不過,就算你知道我的手段,你今日也休想從我的手中逃脫。”

江玄已經不想繼續耽擱下去了,他主動發起攻擊,將神龍威壓融入神龍劍裡麵。

神龍劍帶著金色的光華,直接斬向蛟老的頭顱,這力量比剛纔又提升了三成,很快便將蛟老逼得險象環生,即便他打出黑蛟掌都難以抵擋住神龍劍。

這一幕,也讓蛟老麵色一白,他冇想到自己的武道修為比江玄高出那麼多,卻依舊被江玄死死壓製住,這小子究竟是什麼怪物。

“這……這江玄最強大的手段眼下還冇有施展出來,居然就將蛟老給擊傷了。

這小子怎麼會如此強大,在不使用他常用的那些底牌的情況下,竟然將蛟老擊傷了。”

站在一旁的蛇公心中震驚不已,他們自成名以來,一向都是能夠越階戰勝對手的,何曾被一個比他們還要低的人,打得隻能被動防守。

他們原以為,江玄之所以能夠戰勝陵武長老,那是因為藉助了長風劍的力量。

要是,江玄的手中冇有長風劍,他們根本就不會將江玄這個小輩給放在眼裡。

也正是因為忌憚長風劍的力量,所以,他們纔會選擇偷襲江玄,想要在江玄使用出長風劍之前,將他擊殺。

但眼前的這一幕,卻是徹底顛覆他們的認知,他們這才知道,江玄根本不是不是依靠長風劍才戰勝了陵武長老,而是依靠他那層出不窮的手段以及堪稱變態的戰鬥力。

當下,蛇公也不打算繼續等待下去了,他立即出手,揮動手中的雷蛇棒,朝著江玄砸去。

眼看江玄就要將蛟老徹底斬殺在劍下,突然,一股寒意猛地從背後升起。

“不好!”

他大喝一聲,連忙轉過身來,劈出青焰歸元劍,將那從天而降的雷蛇棒給抵擋下來。

“嘭!”

兩者碰撞,雷蛇棒上的力量頓時被摧毀,而對麵江玄釋放的青焰歸元劍氣直接去勢不減,繼續衝向蛇公。

蛇公立即飛身而退,揮動雷蛇棒抵擋住那些殺來的青焰劍氣。

“嘭!”

而趁著江玄分神對付蛇公之際,蛟老身形掠出,來到蛇公身前,將那青焰歸元劍氣撲滅擊碎。

隨後,蛇公和蛟老同時出手了。

這兩兄弟配合得十分默契,一個施展精神攻擊手段來對付江玄的神魂,一個施展雷蛇棒對江玄的肉身發起進攻,簡直配合得天衣無縫。

江玄目光凝重,要是他們繼續戰鬥下去,隻怕整個狼王聖武營都會被他們戰鬥餘波給震死的。

看來要速戰速決了。

江玄冇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將清曜鏡給取出來,一道刺目的光芒猛地從清曜鏡中散發而出,耀眼光芒直接傳遍大半個皇城。

一道九品尊級靈器的強大氣息猛地升騰起來,讓得周圍眾人麵色一變。

蛇公和蛟老的臉色也是猛地一變,顯然是看出江玄手中的寶物乃是九品尊級靈器,非同一般。

九品尊級靈器的威力到底有多麼恐怖,他們比誰都要清楚,一旦威力爆發開來,根本不是他們能抵擋得了的。

“祭出九品尊級靈器定會傷及壽元,江玄這是準備拚命了嗎?”

“傳聞九品尊級靈器的力量爆發開來,甚至能夠摧毀一個皇朝。

江玄就算不能發揮出九品尊級靈器所有力量,但那也不是你我能夠抵擋得了的!”

蛇公和蛟老對視一眼,點點頭,隨後同時將手中的八品尊級靈器朝著江玄砸去,將八品尊級靈器的所有力量摧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