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小子的戰力似乎又變強了!”

“難道剛剛他的修為又再次突破了不成?”

“可這怎麼可能呢!”

雷獄宮主心中此時感到無比的駭然,額頭上不斷的冒出冷汗。

他和木藤宮主這次祭出九品尊級靈器,可都是以燃燒壽元為代價的,就剛剛與江玄交鋒的那一刻鐘,二人少說也都燃燒了五十年的壽元,要是再繼續和這小子戰鬥下去,那他們就算不被江玄打死,也會因為壽元耗儘而老死的。

但此時反觀江玄,他先前經過連番大戰,此時又一直在使用九品尊級靈器與他們戰鬥,卻是越戰越猛,彷彿冇有半點消耗一般。

這小子簡直就是一個怪物。

雷獄宮主和木藤宮主越戰越害怕,他們害怕這樣繼續戰鬥下去,他們真會被江玄給耗死。

他們心中都萌生了退意,但這種級彆的戰鬥,豈是他們想退就能退得了的。

“嘭!”

而在另一邊,盤坐在靈陣中,淩雲閣的九位靈王境一重的強者,身體接連爆裂開來,變成一團團血霧。

當那血霧散去,就隻剩九具破碎的骨架子還坐在那原地。

因為支撐這九品尊級靈器的運轉,他們這九人體內的壽元已經消耗殆儘了。

隻剩陵武長老還盤坐在靈陣中,苦苦的支撐著,不過顯然也是堅持不了多久了。

陵武長老此時已經七竅流血,麵色慘白,他嘶吼道:“我不甘心……啊!”

“嘭!”

話落,他的身體終於支撐不住九品尊級靈器的消耗,爆裂開來,化為一地的血液。

一位頂尖強者,最終還是隕落了。

而那九品尊級靈器斬刀,失去靈力後,刀身上的光芒也是漸漸暗淡了下去,從四十多米長的大刀變得隻有三尺長,並從高空墜落。

不過,還冇等它墜落到地麵上,便被一道窈窕倩影給抓住了,並迅速收進了袖中。

將斬刀收走後,她便立即遠遁,而且速度極快,宛如一道鬼魅,在天空中留下道道殘影。

“留下斬刀!”

南侯口中發出一聲怒吼,他手掌一按,便將虎頭大印轟壓下去,顯然要將這突然出現的人鎮殺。

斬刀乃是一件九品尊級靈器,屬於頂尖級彆的寶物,南侯自然不會眼睜睜看著它就這樣被叛軍的人奪回去。

“南侯,你居然敢對我萬魔殿的聖女出手,簡直好大的膽子。

本座今日就來會會你!”

一道光芒在皇城上方顯現出來,光芒越來越耀眼,刺得人眼睛都快睜不開。

一個魁梧的大漢從光芒中飛出來,他身上穿著一件厚重的鎧甲,手中還提著一柄方天畫戟。

“唰唰!”

而在他的身後,又有四十八道光點掠來。

這每一道光點中都包裹著一個強大的的武者,他們身上穿著清一色鎧甲,披著豔紅色的披風,顯得十分威風。

四十八人環繞成一圈,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座巨大的戰陣。

他們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便是那戰陣的陣眼。

四十八人的修為都在靈王境以上,而絕大多數都是靈王境五重的修為,有少數幾位強者已經跨入靈王境巔峰。

南侯目光望著那座龐大的戰陣,瞳孔一縮,道:“你們是萬魔殿四十八將!”

萬魔殿有六大宮主,四十八王。

四十八王座下的四十八將都是聖龍朝中一等一的強者,他們都擁有獨當一麵的能力。

幽王站在戰陣的中央,他口中發出一道大笑聲:“今天皇城必破,南侯你又何必做這無謂的抵抗呢,還不如儘早歸順我萬魔殿,到時我定保你南侯府有享不儘的榮華富貴。”

“想要我投降,那就看你有冇有本事能夠戰勝得了我?”

南侯雙目圓瞪,他手持虎頭印,朝著天空一劃,頓時虛空被撕裂開來,道:“我們就去異時空裡一戰,看看究竟誰勝誰負!”

“好!我早就想和南侯一戰了。”

幽王口中發出一道狂笑聲,先一步進入異時空。

像幽王和南侯這種級彆的強者交手,定是石破天驚,要是在這裡戰鬥,到時定會讓雙方的軍隊損失慘重。

所以,幽王這才同意進入異時空戰鬥。

“如果我戰死在異時空裡,就讓方將軍執掌帥印。”

南侯將帥印交給洛巡,道。

洛巡拿著帥印,雙目顫抖:“父侯……”“你不用為我擔心,我也隻是說如果,幽王想要擊敗我,可還冇那麼容易?”

南侯眼中閃過一抹精芒,隨後化為殘影,衝進異時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