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解決完了這數頭妖狼,江玄迅速的拿出了一柄鋒利的匕首,切開了妖狼的腹部,直接將它的靈獸晶魄取了出來。

手中握著那幾枚靈獸晶魄,江玄眼中閃過了一抹異樣,因為他發現這些,這些靈獸晶魄蘊含的靈力竟然要比外麵的靈獸要濃鬱了許多。

“不過這些靈獸晶魄摻雜著靈獸的意誌,若是一般修行者直接煉化恐怕能夠擾亂其精神意誌,使其化為一頭冇有靈智的野獸一般。”

江玄喃喃的說道。

不過這個問題,他倒並不擔心,畢竟他擁有九星神龍訣,可以直接壓製住這些靈獸的意誌。

江玄神色露出一絲沉吟,便打算嘗試煉化這枚靈獸晶魄,畢竟若是成功了,自己以後也可以不斷通過吞噬這些靈獸晶魄來提升自身的實力。

“九星神龍訣!”

當即,江玄直接盤坐了下來,他的體內龍脈劇烈的震動著,化為一個個可怕的漩渦,瞬間便是將那眼前的靈獸晶魄吞噬得一乾二淨。

“嗡嗡!”

下一刻,當那股由靈獸晶魄所化的洪流衝入了江玄體內時,他能夠感受到那其中蘊含的狂暴意念。

那股意念,彷彿想要摧毀江玄的意誌。

不過就在這時,在江玄的精神之海中一條威嚴的神龍猛地咆哮一聲,瞬間摧毀了那道意誌。

“哈哈,冇想到這九星神龍訣竟然直接摧毀了這道意誌,如果一來的話,我便可以放心吞噬了。

再者,以後在獵殺靈獸後,再也不擔心靈力匱乏了!”

江玄神色大喜。

要知道,這片秘境中的靈氣極為稀少,其他弟子進入其中都隻能通過靈石來恢複力量,而若是靈石耗儘,幾乎可以說就等於被判出局了。

但這些對於江玄而言,卻已經不成問題了。

他可以通過九星神龍訣,驅除這些靈獸晶魄中的雜質,並將其吞噬,以恢複自身的靈力。

而且說不定,他還能藉此提升實力。

“哈哈哈,太好了!對於彆人來說,或許隻是一場試煉罷了,但對於我,這裡簡直就是一塊修煉寶地啊!”

江玄眼中精芒一閃,略帶幾分興奮的道。

“要是能夠再獵殺一些靈獸就好了!”

江玄呢喃一聲,便是打算繼續尋找那些強大的靈獸。

不過就在這時……“你就是江玄?”

忽然,一道冰冷的聲音,從那不遠處緩緩的傳來。

“嗯?”

聽到這道有些冰冷的聲音,江玄眉頭微微皺了皺,他轉過頭去,朝著不遠處望了過去。

那裡,隻見有著幾道身影緩緩的走了過來。

這突然出現的幾人乃是兩男一女,都是處於化海境一重巔峰!隻見最前方的那名男子,他身材魁梧,目光冷冽,手持一柄黑色長劍。

而在左側的則是一個與之完全相反的瘦小男子,他身披黑色鎧甲,腰間上盤著一條血色的腰帶,腰帶中能夠清晰的看到其中掛滿了一枚枚冰冷的暗器。

至於右側的那名女子,看上去不過十七八歲,長著一雙桃花眼,一臉楚楚可憐的模樣,像是人畜無害。

不過,江玄依舊能夠從她的身上察覺到了一絲隱晦的殺意,這個女人也絕非善類。

三人此刻邁步而來,緊緊的盯著江玄。

他們是誰?

看來來者不善啊!江玄目露疑惑,自己似乎剛剛進入這片秘境吧!應該還冇得罪過什麼人纔對。

江玄當下心中暗暗得推測著,若是不是在這秘境中得罪的,那麼就隻剩下一個可能,是他外麵的敵人驅使的。

莫非是墨懷,記得當時在離開的時候,他似乎還有些不甘。

不過很快江玄便是搖了搖頭,他苦笑一聲,自己實在是太看起那墨懷了。

他不過是一名小小的外門弟子,應該冇有這麼大的能力驅使這些分門的頂級天驕對付他。

不過這樣一來得話,就隻剩下一個人了,那就是當初嫉恨自己的周天奇了。

當下,江玄的心中便是有了判斷。

他目光平靜地道:“是誰派你們來的,是周天奇?”

“哼!你冇有必要知道那麼多,因為你很快便會成為我們幾個人的刀下亡魂。”

三人中,那名為首的男子舔舔嘴唇,猙獰的笑道。

“原來真的是周天奇。”

江玄目光冷冽。

雖然剛剛三人都冇有正麵回答自己的問題,但精神感知力強大的他,卻在剛剛敏銳的捕捉到當自己說出周天奇三個字時,他們呼吸間那細微的變化,顯然自己剛剛的推測是正確的。

“周天奇!”

江玄喃喃一語,暗暗記下了這筆賬,想殺他的人,他一個也不會放過。

“彆跟他廢話了,你們彆忘了,那一位可是和我們說了,放走了他們,我們到時候要承擔怎樣的後果。”

那名瘦小的男子冷冷的道。

話語落下,其餘二人也是點了點頭,蘊含著殺意的目光便是落到了江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