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的船隻在聖龍河上航行將近半個月,終於抵達了聖龍朝最北邊的州,雲州。

聖龍朝皇城以及周圍的那些城池如今皆已是戰火連天,而在這帝國最北邊的卻還十分太平,一路走來,根本冇有見到有任何叛亂的景象。

反而見到許多從其他地方逃難到此的百姓,他們連成一條長龍,湧進了雲州。

當江玄來到雲州時,終於見到在此處的龍殿的聯絡人,並且從那位聯絡人的口中得知,雲州現在實際上已經被龍殿掌控了。

要是聖龍朝真的滅亡,雲州便會成為龍殿的領地,他們甚至可以在此地建立一個皇朝。

而江玄對此並冇有感到任何意外,這一年來,君天颯一直在想方設法壯大龍殿,為的便是成立一個足以和聖龍朝、邪族抗衡的勢力,所以他暗中派人將雲州控製起來,倒也不足為奇。

“現在皇城那邊有訊息傳來了冇?”

江玄問道。

接引江玄的那個老者,道:“回稟殿主,朝中的大臣應該已經知道鎮北王府的一眾天驕逃離皇城的事了,不過因為害怕到時候會造成皇城中各大家族的恐慌,所以這個訊息已經被鎮北王嚴密封鎖起來了。”

江玄點了點頭,說道:“鎮北王爺對我有恩,我幫他把鎮北王府的天驕全部遷移出去,也算是對得起他了。”

那個老者,道:“如今皇城危機暫時緩解了,除非四大強者的論武結束,並且有人突破到靈皇的境界。”

江玄道:“冇錯!現在能夠決定聖龍朝的命運的人,便是在裡麵論武的那四個人。”

隨後,江玄沉思片刻道:“你先帶龍殿的人下去休息,我還有十分重要的事,就暫且不回龍殿,等我將事情辦完後,我會立刻回去。”

“不知殿主是否需要我等幫忙?”

老者道。

江玄擺了擺手,道:“不必了,此事需要我親自去辦!”

江玄與那一個老者分開後,便在雲州中購買了大量的靈藥,這些都是煉丹時常用的配藥。

雲州和北荒相鄰,這裡盛產靈藥,而且相同品級的靈藥,價格還比其他地方更加便宜。

一個時辰後,江玄和魅女便是離開了雲州,朝著北荒的方向飛去。

其他人則冇有跟隨在他的身邊,而是被那一個老者帶去了龍殿的府邸,留在雲州繼續修煉。

之所以帶上魅女,是因為接下來他要采集的靈藥,都是需要在短時間內煉製並且服下的,否則便會失去其中的藥性。

好在魅女現在的傷勢已經暫時穩定了,隻要不與人交手,便不會有大礙。

五天後,二人緩緩地飛落下去,進入了一片叢林中,落到了那滿是枯枝的地麵上。

此時,他們一眼望去,便是見到四麵八方都是一座座巍峨的山峰,那山中常年瀰漫著濃濃霧氣,形成了一片連綿萬裡的白色霧海。

可千萬不要小看了這些霧氣,這山間的霧氣因為常年聚集的緣故,所以混合了山中各種毒物的氣味,可以說這些霧氣便是那傳說中千年毒障,即便是靈王境的強者吸入後,也會毒發身亡。

而上古聖藥,大多也都生長在這種險惡的環境中。

“這座山名叫蠍子山,我們已經深入北荒接近一萬裡了,在這山下生活著一個一級部落,不過,除了這個部落之外,這方圓百裡之內都冇有其他人類居住了。”

江玄帶著魅女朝著一個蠍子頭形狀的山穀中走去。

江玄得知的這些資訊,都是古夜腦海中的記憶。

這座山脈真的很像是一隻趴在地上的巨大的蠍子,這裡的樹木都十分粗壯,它們的樹根露在外麵,宛如一條條蟒蛇蜿蜒盤旋。

“吼!”

而在這時,一頭巨大的黑豹猛地衝出來,它口中吐出一口毒霧,將那周圍的一棵棵參天古樹都給腐蝕成一灘膿水,它大嘴張開,便朝著江玄撕咬過去。

江玄將三頭石猿從靈獸鑒中喚出來。

“嘩!”

靈獸鑒的表麵,光芒一閃。

這一頭巨大的石猿發出一道嘶吼,隨後厚重的拳頭便是直接砸向黑豹的腦袋,將黑豹的頭顱撕裂開來,流淌出紅色的血液。

解決完黑豹,江玄二人便繼續前行。

一個時辰後,江玄兩人終於來到了一片霧林外。

根據古夜的記憶,那處山洞,就藏在這片白茫茫的霧林中。

“奇怪!我怎麼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彷彿有我認識的人來過這裡?”

江玄微微皺了皺眉,他有些疑惑的望著周圍的一切,他的精神力量十分強大,所以不會有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