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落,江玄便將一張古地圖給取了出來,那地圖上畫的便是分佈在北荒的各個小國和部落以及北荒的一些禁區。

這地圖上,標註了許多大型的部落分佈區域,而距離聖龍朝邊境越近,上麵的標註就越詳細。

在這古地圖上,就有著一條長達五萬裡的龐大山脈。

那條山脈深入北荒五萬裡,山脈的更北邊,地圖上便是一片空白了,再冇有任何的標註。

那一條山脈,名叫遊龍山脈。

山脈中,盤踞著無數強大的靈獸,曾經有一些武者組隊進入山脈中狩獵,但後來就冇有再走出來過。

所以,聖龍朝的武者,一聽到遊龍山脈,就被嚇得魂飛魄散,根本不敢靠近。

久而久之,這遊龍山脈就成了聖龍朝的一片禁地,冇有人再敢踏足那裡。

這張地圖江玄乃是在雲州時購買的,上麵畫著一個個紅色的記號。

每一個記號所在的地域,都是藥農所說的曾經上古靈藥出現過的地方。

雖然這些藥農的話並不能全信,但隻要有一點希望,江玄就不會放棄。

“我們就按照地圖上標註的地方,一個個的找吧,要是也不能找到上古靈藥的話,那就隻能選擇那最後一條路了。”

江玄道。

“最後一條路?”

魅女眼露疑惑。

江玄將古地圖收起,隨後目光望著遠處的一個方向,道:“之前吳赫今曾經說過,隻要一直向北,就會遇到一個高級地域,在那裡我們便能夠購買到那傳說中的上古靈藥。

以我們二人的修為,應該隻要十天就能到達那裡了。”

“那裡離聖龍朝,至少也有幾十萬裡吧?”

魅女道。

江玄點了點頭。

魅女又道:“可僅僅是這五萬裡外的遊龍山脈,我們都不一定能夠過得去,更彆說那更加遙遠的地域。

殿主……”江玄微微笑道:“這一點你就放心吧,這些年我經曆的風浪還少嗎?

這小小的困難根本難不倒我,而且我們也不一定非要去那靈襄州才行。

好了,我看我們還是先去找找有冇有上古靈藥再說吧!”

話落,二人便打算去尋找上古靈藥。

不過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一陣靈獸奔跑聲。

有許多身軀龐大的凶猛靈獸,從那林中飛奔出來,朝著南邊奔跑過去。

半空中,有一大片飛禽飛離了叢林,口中發出一道怪叫聲,從江玄和魅女的頭頂飛過。

魅女麵色一變,道:“居然爆發如此大規模的獸潮,難道霧林深處,肯定什麼大事了嗎?”

“你留在這,等我前去看看。”

江玄神色凝重,展開縮地成寸身法,朝著遠處而去。

很快,江玄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崇山峻嶺之中。

江玄一連飛奔了一千裡,就感覺到遠處有強大的靈力波動傳盪出來,而且即便相隔數百裡,那股力量依舊讓得地麵微微晃動。

“好強大的氣息,難怪那些靈獸會逃離,不過到底是誰在那裡大戰?”

北荒中,任何危險都有可能發生。

江玄將靈氣收斂起來,隨後小心翼翼的朝著戰鬥的中心前進。

如此強大的靈力波動,至少也是兩尊登皇台的武者在戰鬥。

在聖龍朝,這種級彆的強者可謂少之又少,江玄心中自然十分好奇。

江玄花費了半個時辰的時間,來到了一片破敗的山脈中。

這裡此時已經損壞得十分嚴重了,許多樹木都被熊熊的火焰給燒燬,還有一些山峰被強大鋒利的劍氣給撕裂,半個山體都倒塌了下來。

“是寧紅蝶的氣息。”

江玄目光一凝,心中生出一抹深深的疑惑:“寧紅蝶的修為都已經達到靈皇境之下的頂峰,究竟是誰和她戰到這種程度?”

“轟!”

此時,大地劇烈的一顫。

一頭龐大的赤鷹靈獸從高空墜落下來,將那地麵直接砸出了一個深直坑。

那周圍的山峰,也都跟著爆裂開來。

赤鷹老山主的身上有著十多道猙獰的傷口,它口中發出一道驚怒聲,道:“你竟然學會了邪族的頂尖功法——魔元訣!”

要是仔細觀看,便會發現赤鷹老山主的左爪已經沾染上一道道魔氣,腐蝕著它的血肉。

不過,寧紅蝶也是滿身傷痕,她麵色蒼白,特彆是在她的右手臂上,有著一道深可見骨的爪痕,從中湧出大量殷紅的血液。

赤鷹老山主目光變得無比陰毒,道:“既然你修煉了《魔元訣》,那老夫不使用九品尊級靈器是不行了。”

赤鷹老山主張開猙獰大嘴,吐出一枚赤色的靈珠。

那靈珠原本隻有巴掌大小,但在注入靈力之後,靈珠頓時膨脹開來,化為了十丈大小,在空中不斷的旋轉,發出嗡鳴之聲。

巨大的赤色珠子,懸浮在虛空中,散發出灼熱的火焰光輝,帶著一股可怕的力量,朝著寧紅蝶壓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