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非你以為憑藉你們幾個就能殺得了我嗎?”

江玄冷冷一笑。

“嗬嗬!江玄雖然我不得不承認你的戰力的確很強,不過你要知道有些事情可並非全都需要靠武力來解決的。”

那三人中的那名白衣少女忽然的盈盈笑了起來,她緩緩的朝著江玄所在的位置走了過去,一雙桃花般漂亮的眸子像是生出了魅惑之意,讓人無法自拔。

嗡!”

江玄望著那雙漂亮的眸子,他的腦海便是猛地嗡鳴一聲,隨即眼神漸漸變得迷離,似乎是被迷惑了心智。

“哈哈!喬妹的銀狐魅術可是從未失手,即便是比其高出一兩個境界強者都無法脫身,這一下這小子完了。”

不遠處,那身上帶著暗器的那名少年狂笑道。

當初在接到周天奇的這個任務時,他們還是有些顧忌的,畢竟在最近宗門內有關於這江玄實力強橫的傳聞實在太多了,他們還真怕到時候收服不了他。

不過現在看來,倒是他想多!“嗬嗬!這小子的意誌看來也不過如此,不過也難怪,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更何況像喬妹這樣的擁有魅術的女人呢?”

望著江玄眼中那癡迷的模樣,那為首的少年便是不屑的一笑,眼中似乎帶著一絲玩味。

“江玄,我美嗎?”

那名少女紅唇輕啟,充滿誘惑力的聲音彷彿那致命的毒藥,讓江玄身軀微微放鬆了下來,全身的靈力也是隨著收斂了起來。

少女盈盈一笑,她那雙如玉般的手臂,便緩緩的朝著江玄脖頸伸了過去。

若是看得仔細,便會發現此時在她的手指間還夾著一枚漆黑的繡花針,其中蘊含著劇毒。

若是被其挑破一點皮肉的話,隻怕即便是化海境三重的強者,也會瞬間斃命。

“嗬嗬!去死吧!”

不過,就在那名美貌少女心中冷笑的時候……“鏘!”

一道槍芒忽然自少女的麵前閃過。

下一刻,那名少女便是見到江玄那原本癡迷的眼神突然之間化為了一抹嘲諷。

“噗嗤!”

隻見光芒一閃,“隱雪”神槍那寒冰之力陡然爆發,瞬間便是凍住了那名少女的手臂,並將其挑斷。

“啊!”

那名少女一聲慘叫,剛剛那江玄那淩厲的攻勢極為的迅猛,讓她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

“小子!你好歹毒!”

少女望著自己鮮血狂噴的半截手臂,眼中也是掠過了一抹怨毒之色。

“歹毒?”

江玄森寒的一笑,他握著手中的“隱雪”,對著少女道:“莫非我有你歹毒,我和你無冤無仇,你卻想殺我?

如今竟然還不知廉恥的說我歹毒,簡直可笑!”

“不好,這小子原來一直都冇有被喬妹的魅術迷惑住,他為的隻不過想要反殺我們。”

不遠處,那為首的少年臉色猛地一變,他咬牙切齒地道。

他倒是冇想到,這小子在身處危機時,竟然還能夠如此從容,將他們一行三人耍的團團轉!“小子,你毀了我的手,我要你死!”

忽然,那名少女就像發了瘋似的咆哮著。

她雖然心思歹毒,然而畢竟是一個愛美的少女,如今江玄直接一槍挑斷了她的手臂,她如何不怒。

當下,她恨不得把江玄碎屍萬段了。

“瘋女人!”

江玄嗤笑一聲。

縱然麵前這名少女頗有幾分姿色,但江玄可並非是那種看見漂亮女子就走不動路的人。

既然對方要殺他,那他也絕不會留情。

隻要是敵人,在他麵前便隻有一個字,死!“轟!”

雖然如今右手被挑斷,但此刻那少女的左手猛地探出,瞬間便是射出一枚枚蘊含著劇毒的繡花針,想要以此擊殺江玄。

“雕蟲小技。”

江玄似早有預料,他並不驚慌,“隱雪”神槍朝著前方一揚。

“唰唰唰!”

頓時,一道道冰屑便是猛地凝聚成了一麵厚重無比的寒冰盾牌,將所有的射來的繡花針儘數抵擋了下來。

“想殺我!找死!”

江玄手中長槍爆射出一道刺眼的藍色槍芒,仿若隕石落地一般,瞬間自高空之上,爆射向下方的那名少女。

“不要啊!”

不遠處,那兩名少年麵色蒼白,身軀一閃就想要救下那名少女。

不過,那道冰藍色的光束何其之快,轉眼之間便是到達了少女的身前。

噗嗤!隻聽一道噗嗤聲,那如花似玉的少女便直接被江玄當場鎮殺,血液染紅了下方的地麵。

“該死!”

“你竟然殺了她!”

見到這一幕,不遠處的兩人紛紛怒吼出聲。

“鏘!”

“隱雪”神槍嗡鳴一陣,江玄握著它遙遙的指向了對麵的兩人,冷笑道。

“怎麼?

難道就隻能你們殺我,不允許我殺你們嗎?

好了!現在也該輪到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