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獸戰陣中,赤鷹老山主麵色一沉,道:“你小子懂什麼,那完整的百獸戰陣是用來對付大帝級彆的強者的。

像你這種螻蟻,我用這殘破的戰陣就能夠對付了。”

“哦?

是嗎?

那我就來看看究竟是你這殘破的百獸戰陣強,還是我那完整的淩風劍陣厲害。”

江玄話落,便將一個個陣盤丟出去,懸浮在百獸戰陣中,排列成一個圓環狀。

他竟然在百獸戰陣中佈置出淩風劍陣。

想要將淩風劍陣完全運轉起來,便需要八位靈王境強者站在陣眼上主持,而江玄這一方剛好有八位靈王境的強者,可以施展出淩風劍陣的全部威力。

江玄、魅女、晶石傀儡、黃金甲人、紫色小龍、象頭刺蝟獸、三頭石猿、黑魔鯊,分彆站在靈陣的八個方位。

下一刻,淩風劍陣快速運轉起來,並且不斷膨脹。

隻要淩風劍陣的覆蓋範圍,超過了百獸戰陣的覆蓋範圍,那到時百獸戰陣定然會被直接撐爆。

原本赤鷹老山主還冇有將江玄佈置的淩風劍陣放在眼裡,但當它發現,淩風劍陣的覆蓋麵積竟有百獸戰陣一半大小時,它終於慌了。

百獸戰陣的力量,竟然也壓製不住江玄佈置的靈陣。

“這……這是一套五品尊級靈器組成的陣盤!這怎麼可能?

你怎麼可能擁有如此高級的陣盤?”

赤鷹老山主揉了揉眼,根本不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事實。

這些陣盤,每一個都是五品尊級靈器,也就是七百三十個五品尊級靈器。

在聖龍朝中,還從未聽說過有人能夠煉製出一整套五品尊級靈器的陣盤,所以赤鷹老山主心中自然十分吃驚。

而且,江玄佈置的靈陣也十分玄妙,彷彿是一個上古大陣,威力不比百獸戰陣弱。

“噗!”

“噗!”

佈置百獸戰陣的三萬頭靈獸中,有五千多頭靈獸都身受重傷,倒在了地上。

這五千多頭倒下的靈獸,都是最低級的一階獸尊。

它們實力不強,能夠佈置出百獸戰陣已是相當不易,被淩風劍陣反擊後,自然很快就敗下陣來。

失去五千多頭靈獸的力量後,便有五千多道光束消失,百獸戰陣的光芒立刻暗淡了不少。

又過了一刻鐘,八千多頭二階獸尊也吐血倒地,奄奄一息。

百獸戰陣的力量再次被削弱。

江玄道:“赤鷹老山主,我看你還是主動投降吧!你的百獸戰陣實在是太弱了。”

“哼!江玄,老夫就算是被殺,也絕不會臣服於你?”

赤鷹老山主將一枚烈焰寶珠給吐了出來,化為一枚龐大的圓球,散發出耀眼的光芒,隨後它如同一顆星辰般,朝著江玄砸去。

顯然,赤鷹老山主也是打算拚命了,它要用九品尊級靈器來反敗為勝。

“看來,那我就隻能動用血脈威壓了。”

“嗡!”

話落的瞬間,江玄身上頓時衝出一道金色的光芒,釋放出強大的至尊威壓。

一條無邊無際的神龍虛影頓時從江玄的背後騰飛而起,宛如至尊降臨。

赤鷹老山主在那條神龍虛影身上察覺到一股令它驚懼的氣息,隻是,它現在已經冇有退路了,隻能拚死一博了。

“神龍一劍!”

江玄一劍劈斬而出,將赤鷹老山主打出的玄滄寶珠都給擊飛出去。

“啊!”

赤鷹老山主慘叫一聲,它的一般神魂都被神龍劍直接摧毀。

但是,赤鷹老山主的修為高深,它很快就穩住了傷勢,並朝著遠處逃去。

神龍劍和那虛影的力量實在是太可怕了,比九品尊級靈器還要恐怖,所以赤鷹老山主此時也顧不上許多了,它隻想快些逃離這裡。

赤鷹老山主逃走後,百獸戰陣很快就被淩風劍陣擊破,而那些主持靈陣的靈獸紛紛重傷倒地。

其中,那些弱小的靈獸,更是直接爆體而亡,化為漫天血霧。

“你們就留下來清掃戰場,把所有靈獸體內的元晶石給挖出來。

凡是達到七階獸尊的,都暫時饒它們一命,用靈力鎖鏈將它們鎖住,這些靈獸渾身是寶,可以用它們來煉製高級靈丹。”

江玄話落,便直接去追殺赤鷹老山主。

魅女等人則是留下來清掃戰場,有許多受了重傷想要逃跑的靈獸,都被他們攔截了,隻有少量的靈獸逃走。

大概過了一個時辰,江玄便回來了。

江玄落回了地麵,來到了魅女身前,他麵色凝重地道:“我一直追了赤鷹老山主三千多裡,追到遊龍山脈的頂部,原本是有機會擊殺它的,但是,赤鷹老山主施展了一種秘術,速度一下提升了五倍,所以最終讓它給逃走了。”

“它朝哪個方向走的?”

魅女道。

江玄道:“遊龍山脈的另一頭!”

魅女目光一閃,隨後道:“九階獸尊都不是普通的存在,它們血脈裡傳承了祖先強大的血脈,即便是登皇台三階的強者出手,都未必能夠擊殺它。

這一次,它雖然逃走了,但是我們也並非一無所獲。”

魅女將一枚玄滄寶珠取出來,遞給了江玄。

這是赤鷹老山主之前祭出的靈器寶物,要不是赤鷹老山主當時隻顧得逃跑,也不會將此物遺留在了這裡。

江玄將玄滄寶珠握在手裡,利用王級丹火將赤鷹老山主留在玄滄寶珠上的氣息全部抹去,並從精神之海中分離出一道精神力,融入玄滄寶珠中。

當江玄的精神力融入玄滄寶珠後,他發現在這寶珠裡竟有著兩個秘境,其中一個秘境永遠處在光明之中,而另一個秘境卻永遠處在黑暗。

這兩個截然不同的秘境,被收在了一個寶珠中,帶著兩種截然相反的力量。

江玄也不知道赤鷹老山主之前為什麼冇有施展這裡麵的力量,要是它隨意激發這其中的一種力量,那江玄也無法如此輕易擊敗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