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繼續在赤鷹老山主的巢穴中搜尋寶物,想要尋找到上古靈藥。

赤鷹老山主稱霸北荒多年,絕不可能連一株上古靈藥都冇有。

不過,讓江玄失望的是,在赤鷹老山主的老巢中,還真冇找到上古靈藥。

………而在遊龍山脈另一端的一片遼闊叢林中,一些可怕的凶獸正在四處捕殺弱小的靈獸,那龐大的身軀以及猙獰的獠牙嚇得一眾靈獸驚駭不已。

赤鷹老山主藏身在一處偏僻的山林中,一個洞穴此時從崖壁上開鑿出來,那洞穴外佈置著一座隱匿靈陣。

此時,一道赤鷹殘魂懸浮在山洞中,隨後漸漸凝聚成一個人形身體。

“寧紅蝶,江玄,等老夫把傷勢養好了,就是你們倆的死期。”

赤鷹老山主口中發出了憤怒的咆哮聲。

“還好我事先為自己留了一條後路,在遊龍山脈的另一端開辟出一個可以藏身洞穴,並在裡麵儲存大量的上古靈藥,隻要我將這些靈藥服下後,我的傷勢定能好轉一大半。”

赤鷹老山主臉上露出一抹陰冷的笑容,心中暗道,隻要它傷勢痊癒,便要去找江玄和寧紅蝶報仇。

山洞中,有一個由靈力彙聚成的靈池,靈池上漂浮著一株豔麗的花朵,花朵四周有火焰瀰漫著,同時還散發著一陣陣淡淡的奇香。

這便是赤鷹老山主在一處秘境中獲得的上古靈藥——血榮花。

這株血榮花已有上千年的年份了,原本赤鷹老山主是打算等自己即將突破靈皇境時,再將它服用,好助自己順利突破。

但它如今傷勢太過嚴重了,若是冇有靈藥療傷的話,自己隻怕命不久矣,所以它不能再等了。

“上古靈藥可遇不可求,等你服用以後,恐怕再想找到這樣一株靈藥就難了。

不過,要是等我傷勢好了,捉到那小女娃,我依舊有機會能夠衝擊到靈皇境。”

就在赤鷹老山主正打算去摘取那株血榮花時,一道銀鈴般的女子笑聲便猛地在洞外響起。

要知道,赤鷹老山主在山洞外可是佈置了一座隔音靈陣,但現在竟然還有聲音從洞外傳入,這很顯然,對方的實力要比它強。

“是誰?”

赤鷹老山主麵色一沉。

在那洞口的靈陣光罩上,泛起了一道道漣漪,一個身著雪白衣袍的妖豔女子從那漣漪中走了出來,她身材高挑,麵容姣好,絕對算是一位難得一見的美女。

赤鷹老山主內心震驚,這洞口處的靈陣可是他精心佈置的,就算是它巔峰時期,也不可能直接跨過靈陣走進這山洞中。

這女子究竟是誰?

那女子此時斜瞥了赤鷹老山主一眼,微微笑道:“赤鷹老山主,你是一頭九階獸尊,在遊龍山脈東邊也算是頂級的霸主,是誰這麼大的本事把你擊傷了?”

赤鷹老山主心中一驚,道:“你到底是誰,為何會知道老夫的來曆?”

那女子微微一笑,隨即目光漸漸變得冰冷下來,道:“是誰允許你來這遊龍山脈西麵?

難道你不知道遊龍山脈中都有各自的地盤嗎?

你現在已經來到了豔靈王的地盤,豔靈王早已下令,凡是從遊龍山脈東邊過來的,不論是人類,還是靈獸,一律格殺勿論。”

赤鷹老山主聞言,額頭上頓時冒出冷汗,道:“你……你是豔靈王座下的強者?”

那絕美女子微微笑道:“在下不才,正是豔靈王座下八大洞主之一,雪雲洞主,掌管五十萬裡遊龍山脈和周邊北荒中的一眾靈獸,凡有生靈進入遊龍山脈西邊,本座都會將其徹底抹殺。”

“你便是……雪雲洞主……”赤鷹老山主並非第一次來到遊龍山脈西邊,所以它也曾經從其他靈獸那裡聽說過雪雲洞主的威名。

她纔是遊龍山脈真正的主宰,手下掌握遊龍山脈數以萬計的靈獸,要是她願意,就隻需要說一聲,便會有無窮無儘的靈獸翻過遊龍山脈,將聖龍朝的人屠殺殆儘,讓那裡也成為北荒的一部分。

不過,也不知道是何原因,豔靈王下過命令,不準這裡的靈獸離開遊龍山脈。

不僅如此,這山脈西麵的靈獸,也不能去山脈東邊;山脈東邊的靈獸,也不能來山脈西麵。

雪雲洞主雖然實力強大,但也不敢違抗豔靈王的命令。

雪雲洞主美眸望著那池中那株豔麗的血榮花,臉上頓時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說道:“嘖嘖嘖!這可真是一株奇藥啊!赤鷹老山主,你這次怎麼給本座送來了這麼大的一份禮?”

“這血榮花乃是老夫的,我勸你彆打它的主意,否則老夫定要與你拚命!”

赤鷹老山主將血榮花護在身後,目光冰冷地望著雪雲洞主。

“嗬嗬!凡是五十萬裡遊龍山脈的物品,都是我雪雲的……”雪雲洞主話落,便是一道寒風,朝著水池上而去。

赤鷹老山主見狀,心中大急,當下連忙從口中吐出赤焰靈劍,朝雪雲洞主飛刺過去。

雪雲洞主嘴角浮現一抹笑容,她長袖一揮,便將赤焰靈劍握在手裡,把玩了一會,笑道:“赤焰凝聚的靈劍,似乎是件好寶貝,那本座就笑納了,多謝老山主贈劍!”

“還我靈劍來!”

赤鷹老山主氣得渾身顫抖。

這可是它耗費大量心血才凝練成的靈劍,僅次於九品尊級靈器。

雪雲洞主淡淡瞥了赤鷹老山主一眼,微笑道:“這人家之前就說了,這遊龍山脈的一切都是我的,這裡麵自然包括了赤焰靈劍。

誒,對了,赤鷹老山主,你的身上還有冇有其他寶貝啊?”

“噗!”

赤鷹老山主頓時被氣得吐血,它那縷殘魂不斷變大,最後化為了五十丈高,它張開血盆大口,直接朝著雪雲洞主撕咬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