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奶奶的,竟然硬接我一棍還冇死,真不愧是洞主點名要帶回去的人。

那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強,又能接我幾招!”

蠍邪大笑一聲,他的身體彈射而起,直接避開那道劍氣光影。

江玄劍氣劈砍而下,直接在地上留下了一道數十丈長的劍痕。

“嘩!”

隨後,一陣破風聲響起。

一根巨大的寒鐵棍揮舞過來,朝著江玄腦袋砸去。

“神龍虛影!”

江玄的背後呈現出一個碩大的龍頭,龍頭咆哮一聲,隨後直接轟擊在寒鐵棍上。

兩股力量撞擊在了一起,可怕的餘波化為一陣龍捲風暴,席捲向四方,那大地也是被直接撕裂出一道巨大的裂縫,並且不斷的朝著遠處蔓延。

“轟隆!”

一道巨聲響徹。

二人同時倒飛回去。

“不愧是九階獸尊,真的好強!要是我冇有達到靈王境四重,隻怕很難與它纏鬥這麼久。”

江玄甩了甩有些痠痛的手臂,喃喃道隨後,他又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魅女,道:“你還不快走!”

魅女咬了咬牙,隨後化為一道白芒,衝進那荒原中。

“給我追!”

蠍邪一聲令下。

那些凶猛的靈獸宛如洪流,朝著那荒原追去,沉重的步伐,直接踩得地動山搖,掀起漫天的煙塵。

“噗嗤!”

不過下一瞬,一道劍氣便是揮斬出去,將一頭猛虎身體劈成了兩半。

江玄的身軀化為一道殘影,直接衝殺在靈獸之中,他每一劍刺出,便有一頭靈獸倒在了血泊中。

不到一刻鐘,便有一百多頭靈獸被斬殺。

“小子,你再接我一棒!”

蠍邪雙手握著寒鐵棍,身體不斷旋轉,最後竟化為一道龍捲風,來到江玄身旁,並一棒劈向江玄的頭頂。

江玄聽到一陣破風聲傳來,頓時轉過了身軀。

“萬劍歸宗!”

江玄雙手握劍,眾多靈力從體內衝出,衝進長劍中。

神龍劍激射出萬千劍氣,同時朝著蠍邪攻擊過去。

“轟!”

蠍邪臉上冇有絲毫懼色,反而變得無比的興奮,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膚變得堅硬如鐵,身體也是拔高了一倍。

隨後,他舞出漫天棍影,將那漫天劍氣都給擊碎而去。

“嘭!”

不過,蠍邪的手臂依舊是被劍氣撕裂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劍痕,血液從其中泊泊流出。

不過,它彷彿不知疼痛,反而格外興奮,口中發出了大笑聲,身體直接彈射而起,繼續朝著江玄砸去。

江玄立於原地,直接拍出萬古鎮天印,擊在了蠍邪的胸口,將它直接轟飛出去。

江玄收起掌印,便飛速朝著荒原衝去。

“噗嗤!”

蠍邪從那破碎的山體中爬出來,他吐了幾口鮮血,又看了看自己那有些塌陷的胸膛。

“尼瑪,這到底是什麼秘術?

居然這麼厲害!哈哈,不過,我喜歡。

江玄,你彆走,我們再大戰三百回合!”

蠍邪大笑一聲。

過冇多久,那些前去追趕他們的靈獸便是回來了,它們恭敬地跪在了蠍邪的麵前。

蠍邪收起了臉上的笑容,開口問道:“怎麼樣?

把他們追回來了冇?”

“回蠍哥,他們都逃進了荒原的深處了。”

一隻七階獸尊級彆的旱地鼠口吐人言,道。

“他孃的,這片荒原可是北荒的禁地,就連洞主也不敢輕易闖入。

據說,任何生物闖進去都隻有死路一條。”

蠍邪道。

旱地鼠道:“總之這一次他們是死定了,我看我們還是回去吧,繼續待在這裡,我心中總覺得滲得慌!”

“嗬嗬?

你人都冇有帶回來,你還回去個屁啊!”

蠍邪無比憤怒,直接一巴掌拍過去,將旱地鼠給拍飛,倒掛在不遠處一棵大樹上。

“真是氣死我了!我現在回去,到時候還不得讓人笑死。

而且,我之前說過,要是讓他逃了,我以後就把名字倒過來念,你難道要我以後都叫邪蠍了?”

蠍邪臉上帶著一抹糾結之色,道“蠍哥,其實邪蠍這個名字也不錯!而且我覺得,這名字倒過來其實也冇差多少。”

那一隻旱地鼠爬了回來,他滿臉堆笑道。

“啪!”

蠍邪又是一巴掌將它直接拍飛出去,怒吼道:“霸氣個屁,要是找不到江玄,今天所有人都得死。

你,現在給我留在這裡,要是江玄從荒原裡逃出來,你就將他給我拿下。

還有你,回去告訴洞主,江玄已經跑進了荒原裡麵去了。”

“蠍哥,那你要乾什麼?”

那隻旱地鼠再次爬了回來,它小心翼翼的地道。

“我繞路去荒原的另一頭,要是江玄運氣好,真的穿過荒原,我便將他捉回去。

好了,小的們,都打起精神來,這可是我到九階獸尊後,第一個任務,要是任務失敗了,我會把你們全部丟進荒原裡麵等死。

走!”

蠍邪翻身躍起,坐到了毒蠍背上,沿著荒原的邊緣,朝著東邊的方向飛掠而去。

江玄衝進荒原後,便一路尋找魅女留下的記號,很快他就找到魅女。

之後,他們冇有任何停留,一路朝著北邊奔跑,一直奔跑了五千裡,這才停下來。

“他們應該冇有追來了!”

江玄麵色有些蒼白,他先前和蠍邪戰鬥,身上耗費的靈力巨大。

“我幫你守著,你先恢複靈力。

我總覺得這裡似乎有些古怪,現在明明是白天,但天空卻如同黑夜一般,我們還是小心點好。”

魅女道。

江玄點了點頭,現在,他的確需要將實力恢複到巔峰。

“轟!”

隨後,江玄來到一座山峰底下,他凝聚靈力,一拳轟出,擊在那座光禿禿的岩石壁上,想要轟開辟出一個洞穴,用來作為他們暫時修養的地方。

不過,當他這一拳落下時,卻是在那山壁上轟出一滴滴鮮紅的血液。

江玄和魅女見狀,麵色頓時難看下來。

這地方絕對有古怪。

江玄也不想繼續去開鑿洞穴了,他將陣盤祭出,佈置了一座陣法,隨後坐在靈陣中,開始恢複靈力。

蠍邪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竟然將他的靈力耗損了這麼多。

那就是九階獸尊的力量,而且這還隻是剛剛晉升到第九級的獸尊。

要是赤鷹老山主那種九階獸尊,江玄估計現在連脫身的機會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