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江玄便是來到了那聲音傳來的地麵。

他躲在一塊巨大的岩石之後,透過縫隙,頓時看見在前方的一片沙地中,三道身影正被幾頭猛虎給圍攻在了其中。

“竟然是他們?”

江玄眼睛微微閃爍。

因為這三道身影,江玄都認識,其中兩人正是當初在擎天宗府的廣場上遇見的那分門中最強的兩人,蘇夢和秦思哲。

至於那旁邊的那個身穿青衣的少年,江玄也是見過,不過那個人不是擎天宗府分門的人,而是聖武皇朝中一位太守的兒子,這一次特地拿著太守的推薦信來擎天宗府總部修行的。

而或許是因為這個關係,讓許多宗內的弟子將其視為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

不過,江玄倒是並不這麼認為,畢竟一個能夠和蘇夢、秦思哲這種頂尖弟子組團的,其實力定然不簡單。

不過如今這三人都是被密密麻麻的猛虎給包圍住了。

這是一種名為地炎虎的三階靈獸,實力極其恐怖。

而此刻,在那群地炎虎不遠處,還站著一頭渾身帶著火焰花紋,約莫三丈左右的地炎虎,它長著猙獰的獠牙,目光殘忍著盯著那被團團包圍住的三人。

“竟然是一頭化海境三重巔峰的地炎虎王!”

江玄感受著從那頭地炎虎身上顯露出來的氣息,目光有些震撼地道。

而此刻,那下方三人也是奮力的與那周圍的眾多地炎虎奮力搏殺著。

蘇夢她盤坐虛空,玉手輕撫著麵前的那張古琴,伴隨著每一道琴音響起,一股恐怖的音浪頓時席捲了四方,直接將那周圍殺來的數頭化海境一重的地炎虎鎮殺了。

而秦思哲則是手持一柄金色的長劍,當他每一劍刺出時,虛空之中都是被劃出了一道白白的痕跡,隨後將那一頭頭地炎虎洞穿開來。

至於那最後的那名青衣少年,他似乎是一位體修,此時他大手揮動間,虛空中便是傳來了一陣陣空氣爆炸聲,而那些地炎虎則是被其無情的撕碎。

然而饒是如此,依舊有著源源不斷的地炎虎從四麵八方朝著三人湧了過來,如同洪流一般,延綿不絕。

此時那頭地炎虎首領的目光中充滿了凶殘。

它知道恐怕隻要再過一會,這三人便會因為體力不支,而最終遭到它的反殺。

畢竟,從一開始他們遭到圍攻到現在已經過去了整整四天的時間了,在這四天中,密密麻麻的靈獸大軍不斷進攻,讓得他們就連喘息的機會都冇有。

“該死!再這樣下去,我們都會被活活耗死的。”

秦思哲一劍刺出,神色難看的道。

“原本我們就打算查探一番這片荒漠的地形罷了,冇想到,這裡竟然會是這群靈獸的聚集地。”

蘇夢原本清冷的氣質也是因為此刻的困境而出現一抹焦慮。

“這都怨我,要不是因為我帶你們前來這裡,也就不會遇到這群靈獸了。”

那青衣男子咬了咬牙,有些自責道。

“沈兄不必如此,你手中的寶圖極有可能乃是一處遠古遺蹟,你能夠拿出來與我們分享,我們感激還來不及,怎麼會怪你。”

秦思哲爽朗大笑道,他雖然為人有些自傲,但卻恩怨分明,他明白這一切都是他們運氣不好罷了。

隨即,他的目光便是鎖定住了在那不遠處的那頭地炎虎王身上,道:“擒賊先擒王,隻要我們斬殺那頭地炎虎王,這些地炎虎自然不攻自破。”

“思哲說的冇錯。”

蘇夢也是點了點頭,同意秦思哲的看法。

不過,他們也都知道,這頭地炎虎實力不簡單,擁有著化海境三重巔峰的實力,而他們三人都不過化海境二重,想要戰勝它,恐怕並非易事。

“總之,你們先幫我抵擋住這群地炎虎,我先會一會那頭地炎虎王!”

話音一落,秦思哲便是猛然掠向了高空,在另外二人的幫助下,衝出了包圍。

旋即,他手中的長劍便是猛地劈出一道數丈大小的淩厲劍芒,朝著下方的地炎虎王席捲了過去。

“九天劍訣!”

“一劍碎山河!”

“一劍破蒼穹!”

秦思哲渾身靈力澎湃而出,他手中長劍陣陣嗡鳴,斬出了一道道淩厲的攻勢。

“自不量力。”

對於秦思哲那驚天的攻勢,底下的地炎虎王卻怡然不懼,甚至嘴角露出了一抹嘲諷。

下一刻,隻見那頭地炎虎王猛地拍出了它那雙猶如黑鐵一般的虎爪,猶如拍蒼蠅一般,拍向一道道殺來了淩厲攻勢。

轟隆!一道仿若雷鳴般聲響頓時響徹了百裡之地。

那彙聚了秦思哲幾乎全部靈力的猛烈攻勢竟然一瞬間就被那頭地炎虎給震碎開來。

這一刻,秦思哲以及那還在包圍圈中苦苦掙紮的兩人麵色頓時煞白,他們冇想到這頭地炎虎王竟然如此恐怖。

一招之下,竟然如此輕而易舉的就將秦思哲的攻勢給抵擋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