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嘭!”

那由靈力凝聚的乾枯手掌頓時被轟碎開來。

而江玄和魅女身體則是倒飛而出,在地麵摩擦了百米,這才停了下來。

“走!”

二人對視一眼,旋即連忙朝著遠處掠去。

那個老者的力量實在是太可怕了,江玄猜測,他的實力應該能夠和萬魔殿主等人相提並論,這樣的人絕不是他們現在能夠抵擋得了的。

枯瘦老者和黑熊都是微微有些詫異,他們冇想到這兩個人類居然有這種本事,能夠抵擋得了枯瘦老者的這一擊。

不過,枯瘦老者隨後便是發出一道滲人的冷笑聲。

他們跟在江玄和魅女的身後,繼續追了上去。

江玄的修為已經達到靈王境四重,施展縮地成寸步法之後,其速度已經能夠和登皇台一階的強者相比了。

不過,枯瘦老者和黑熊的速度也不慢。

他們的身體宛如鬼魅般,緊追在江玄二人身後,與他們的距離越來越近。

江玄能夠清晰的察覺到身後傳來的一陣陣寒氣,他死死的咬著牙,努力運轉體內的靈力,並摧動血脈之力。

不久,一股強大的至尊氣息便從他體內散發開來。

“轟!”

當下,江玄的速度一下狂增了十倍,他宛如一道離弦的箭一般爆射而出。

轉眼間,那一人一獸便被遠遠拋在身後。

就在江玄稍稍鬆了一口氣時,他突然聽到背後傳來了一陣破風聲。

隻見,那名枯瘦老者拉著黑熊,直接追了上來。

黑熊發出的笑聲變得更加可怕,它那猙獰的牙齒不斷碰撞,發出咯吱的聲響。

“殿主,你還是自己走吧,彆管我了。

要是帶上我,我們倆個誰也走不了。”

魅女道。

“我怎麼可能丟下你呢?

雖然你我名義上是主仆,但我從來都把你視為我患難與共的夥伴,既然是夥伴,那我就絕不可能丟下你不管。”

江玄目光一凝,體內的血脈之力儘數摧動起來,隨後拉著魅女暴掠向不遠處的一座峽穀中。

身後,那枯瘦老者和黑熊見到不遠處的山穀,原本臉上猙獰的笑容頓時消失。

他們立刻停了下來,眼中帶著一抹驚懼之色,彷彿裡麵有什麼讓他們忌憚地東西。

江玄在那山穀邊緣停了下來,他朝著身後看了一眼,隨後眼中露出一抹疑惑的神色:“誒!奇怪,他們怎麼不追上來了?

難不成裡麵又是什麼禁地?”

“不是冇有這種可能,不過,我們現在已經冇有其他選擇了,因為我們一旦退回去,到時一定會被他們攻擊,現在隻有繼續向前走,纔有一線生機。”

魅女道。

江玄覺得有些詭異,所以冇有貿然的闖進山穀,道:“既然他們都不敢靠近,那我們就暫時不進入山穀了,現在先在山穀外麵將靈力恢複到巔峰再說。”

魅女點了點頭,隨後也開始療傷。

江玄朝著站在遠處的枯瘦老者和黑熊看了一眼,他們都站在百裡之外,並冇有半點想要靠近的意思。

不過,這對江玄二人來說,也算是一件好事,至少他們暫時安全了。

江玄將黑毛熊喚出來,讓它先進入山穀中探路。

江玄則是繼續觀察遠處那一人一獸。

不過,隨後他們僵持了大半天,那一人一獸也冇有靠近過來。

於是,江玄也不再理會他們,他直接將一枚龍玄丹取出,然後服下,並煉化靈丹的藥力。

龍玄丹能夠增強肉身的強度,以及提升身體的恢複速度。

江玄和蠍邪大戰後,更加意識到肉身力量的重要性,要是他的肉身力量能夠再度提升,就完全可以憑藉肉身的力量和蠍邪大戰了。

江玄現在的肉身力量雖然已經十分強大了,但與九階獸尊比起來還是有些差距。

三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江玄將第二枚龍玄丹完全煉化吸收後,他發現骨頭裡又增加了一道龍紋,而他的力量則是變得更強了。

隨後,江玄取出第三枚龍玄丹,繼續開始煉化。

隨後,又過去六天。

江玄一連煉化了四枚龍玄丹,肉身力量一下增加了四萬斤,體內的骨骼也變得更加堅韌了。

“普通人的肉身最多隻能融煉一枚龍玄丹而已,但我卻一連煉化了四枚,提升了四萬斤力量。

也不知道能不能融煉第五枚龍玄丹?”

江玄將第五枚龍玄丹給含到嘴裡,緊接著一縷縷藥力開始逐漸融化,並融入四肢百骸中。

身體吸收四枚龍玄丹之後,已經接近飽和。

第五枚龍玄丹的藥力此時被排斥在靈脈外麵。

要是任憑這樣持續下去,那他根本不可能將第五枚龍玄丹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