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立即調動血脈之力,強行擠壓著靈脈中的靈力,好讓龍玄丹藥力融入手中。

最開始時,靈脈還在排斥藥力,但隨著江玄不斷的發力,靈脈也是開始緩緩吸收龍玄丹的藥力。

當他每吸收一道藥力,他體內的骨骼便會浮現出一道龍紋。

整整花費了十天的時間,江玄纔將第五枚龍玄丹煉化,力量又增加五萬斤。

煉化第五枚龍玄丹所用的時間,是煉化前麵四枚龍玄丹時間的總和,由此可見,想要繼續煉化龍玄丹,強化自己肉身將會變得越來越難。

煉化第五枚龍玄丹,江玄的單臂力量一下提升了五萬斤,舉手抬足間便能讓山河顫動。

要是現在江玄和蠍邪大戰,他有絕對的信心能夠不落下風。

他現在就如同一頭人形凶尊,肉身強大得可怕。

當然,蠍邪隻是剛剛晉升為就階獸尊,未來提升的空間還相當大,所以,他還並不算九階獸尊中的強者。

一想到這,江玄目光便朝遠處看去,枯瘦老者和黑熊依舊站在遠處的山上望著他們。

“你的實力似乎又變強了!”

魅女能夠察覺到江玄體內蘊含的強大力量。

此時,江玄的身上,每一個毛孔中都在吞吐靈力,力量也增加了不止一星半點。

江玄道:“隻是現在的我,依舊不是那個枯瘦老者的對手,他要是全力出手,我們很難抵擋得住。”

“不過他們似乎並非活物,這點從他們身上瀰漫的死氣就可以看出來了。”

魅女也深知枯瘦老者的強大,想要逃離,但逃走的希望也十分渺茫。

江玄朝著身後的山穀看了一眼,目光一閃,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道:“黑毛熊回來了!”

“咻!”

果然,下一瞬一團黑芒便從山穀飛出來,化為了這個黑衣中年男子,單膝跪在江玄的身前,道:“主上,山穀中並冇有危險。

我從山穀中進去後,便一路行走,一直到達山穀的另一頭,也冇發現任何危險。

“你確定?”

江玄微微皺眉。

“確定。”

黑毛熊道。

“那這也太古怪了,既然山穀和山穀的另一頭都冇有任何危險,那他們為什麼不敢靠近山穀?”

江玄緊皺道。

事出反常必有妖!魅女道:“那會不會,他們忌憚的東西…是這旁邊的兩座山峰?”

江玄不禁朝著旁邊的兩座山峰望去。

這兩座山峰上的泥土一片赤紅,就連懸崖峭壁也都是赤紅之色,山上生長了不少古老的樹木。

除此以外,就冇有其他特彆的地方了。

而在這時,站在百裡之外的枯瘦老者和黑熊麵色微微一變,他們變得有些焦躁不安,不斷的朝後退。

“轟隆隆!”

而此時,江玄身後的兩座山峰頓時搖晃起來。

兩座山峰劇烈的搖晃,讓周圍的大地都是跟著晃盪。

枯瘦老者和黑熊再也不敢繼續呆在那裡,他們口中一道長嘯聲,便急速朝著遠處逃去,就好像有什麼極為恐怖的事要發生了。

“轟隆隆!”

兩座山峰搖晃得越來越厲害,那山上的土石不斷的往下滾落,露出了一層赤色的岩壁。

不過,這與其說是岩壁,更像是某種靈獸的皮,上麵還長著赤紅色的皮毛。

此時,地麵在不斷攀升,地底有一股極為可怕的靈力波動湧了出來。

此時,就連江玄都有些站不穩了,他的身體不斷隨著地麵在搖晃。

要是站在遠處,便會見到,那兩座赤色的山峰此時從那地底不斷升起,那山上的巨石和樹木滾落下來,露出了一層赤紅色的皮毛。

一刻鐘後,一匹龐大無比的駿馬從地底爬了出來。

它站在荒原上,給人一種無比強大的感覺,彷彿一代獸皇站在它的麵前,都會被它的氣勢震得瑟瑟發抖。

而此時,江玄發現在它的背上,還駝伏著兩個青銅箱,那每一隻青銅箱都有一座山峰那麼大,青銅箱的表麵還刻有一道道紋路,隻是這青銅箱埋在地底的時間太久了,上麵的紋路都被腐蝕得有些看不清了。

不過這匹駿馬究竟是什麼生物?

它馱伏的這兩隻青銅箱裝的又是什麼?

而此時,枯瘦老者和黑熊都站在三百裡之外,眼神驚懼地望著這匹駿馬。

這匹駿馬實在是太可怕,它的四條腿就彷彿四座高聳入雲層裡麵的柱子。

在駿馬的頭頂上,還盤坐著一個身披甲冑的骸骨。

雖然這骸骨的主人早已隕落多時,但依舊能夠從他身上的甲冑猜測到他活著的時候定是一位蓋世的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