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下,二人連忙運轉體內的靈力,試圖逼出那股寒氣。

不過,那股寒氣卻在吞噬靈力,並腐蝕他們的血肉。

“神龍威壓!”

江玄體內的神龍威壓,頓時釋放出來,鎮壓那股寒氣。

半刻鐘後,江玄的靈力漸漸得到恢複,而他的頭髮也從最開始的灰白變回了黑色。

鎮壓完寒氣,江玄立即將清曜鏡祭出。

鏡麵上,頓時散發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將方圓百裡都給徹底照亮,並將那股寒氣直接驅逐出光芒之外。

江玄雖然恢複,然而魅女的狀態卻是極差,她的模樣顯得有些蒼老,生命氣息也是變得越來越弱。

江玄立即將手掌搭在她的肩上,使用神龍威壓鎮壓她體內的那股寒氣。

直到她的容貌恢複原樣,,江玄這纔將手挪開。

“好強大的力量,那人形黑影究竟是什麼東西?”

魅女的臉上恢複了血色,一雙美眸盯著那一道人形黑影,心中感覺十分恐懼。

剛纔要不是江玄救她,隻怕她早已香消玉殞。

江玄麵色凝重,道:“我猜它極有可能是這北荒原的主宰,赤色駿馬從地下甦醒時,一定也是驚動它了。”

那人形黑影自然察覺到下方亮起的那麵清曜鏡,以及那兩隻“螻蟻”。

巨大人形黑影僅僅朝江玄二人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再次看向那頭赤色駿馬。

隨後,那道人形黑影便是再化為一道黑色的狂風,朝著赤色駿馬掠去,很快他便來到了赤色駿馬的上方,並在那裡停了下來。

隨後,那道人形黑影便是伸出兩隻霧氣凝聚的手掌,抓向駿馬背上的兩個木盒。

“那黑影要乾什麼?

難道他要去招惹那一匹赤色駿馬,要取走駿馬背上的兩隻木盒?”

魅女道。

江玄麵色有些凝重,道:“這木盒中定是裝著極其珍貴的東西。

要是我擁有靈皇境的修為,可能我也會冒險去將其取下,因為一旦成功,說不定就能得到一份天大的機緣造化。”

魅女道:“不過,那黑影雖然厲害,但他真的能奪得那木盒嗎?

要知道,那駿馬可也不是好惹的角色。”

江玄聞言,頓時陷入沉思,隨後他又想起了長風劍剛剛的話,麵色頓時大變,連忙喝道:“快走!”

話落,他體內湧出靈力將魅女給裹住,隨後展開縮地成寸步法,急速朝著遠處逃去。

“轟!”

下一瞬,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猛地響起,遠處的大地直接開裂,並且不斷蔓延,最後竟然形成了大裂穀。

還好江玄先一步帶著魅女逃走,否則勢必會被那股恐怖的波動直接震死。

那尊龐大的黑影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最後直接化為一陣黑風逃離了。

江玄一直帶著魅女逃到了百裡之外,這才停下來,朝著赤色駿馬的方向望去。

在那地平線上,此時依舊能夠見到一隻赤色駿馬在緩緩行走,隻是那道黑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剛剛究竟發生了什麼?

那黑影呢?”

魅女道。

江玄道:“應該是逃了吧!不過,那赤色駿馬身上肯定會什麼可怕的東西,所以纔會讓那黑影吃了大虧。

不過好在我提前預感到不妙,先逃離了,否則,我們即便不死也難免身受重傷。”

魅女望著腳下破碎的大地,心臟也是狠狠的一抽,這股力量實在是太可怕了。

不過,就在他們打算離開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一道道爬行的聲音。

隻見三條龐然大物正朝江玄和魅女兩人爬來,它們的身軀十分龐大,最小的也有五丈長,身軀粗如老樹根。

而那最大的一條,竟有三十丈長。

這是三條巨型蜈蚣。

魅女剛剛可是見識過這北荒原蜈蚣的可怕,僅僅一條,便讓他兩人差點喪命。

如今,竟出現三條。

“它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魅女將鳴風劍取出,緊緊握在了手中。

她的眼中帶著一抹戒備之色,以強大的劍氣護住身軀。

江玄則是將神龍劍拔出,警惕地望著三條蜈蚣,道:“這些應該吸食駿馬的血液而生的蜈蚣,每一條都堪比一隻九階獸尊的戰力。

我想它們應該是被先前的那股強大的攻擊波給擊中了,從赤色駿馬的屍身中衝出來的。”

“吼!”

而此時,其中一條蜈蚣張開了血盆大口,朝著魅女撕咬過去,其口中還吐出一陣黑色的毒液。

要是拚力量,魅女是遠遠不敵這些蜈蚣的,所以她自然不敢硬拚。

她將靈力釋放到了體外,包裹著身軀,以免到時候被黑色毒液給沾上。

“唰唰!”

她施展出一套身法靈訣,躲過蜈蚣一次又一次的攻擊。

另外兩頭蜈蚣則同時朝江玄發起了攻擊,它們就如同兩條力大無窮的蟒蛇,每一擊落下,都能直接轟出一個巨大的深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