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要不是將五枚龍玄丹服用,隻怕要應對這兩條蜈蚣還有些難度呢!“它們的恢複速度實在太快了,神龍劍斬中它們身軀,竟然無法將它們一分為二,隻是讓它們受了一些傷勢,並且這些傷,幾乎在短時間內,就全部痊癒了。

我們不要再和它們戰鬥了,快走!”

江玄道。

魅女此刻也是凶險萬分,被一條蜈蚣逼得險象環生,有好幾次她差點被蜈蚣直接吞進肚裡。

她想要逃,但蜈蚣卻根本不給她機會。

五丈長的身軀,直接將她給圍在中央。

蜈蚣的體內長出一根根利刺,朝著她刺來。

“咻!”

不過就在這時,江玄化為一道光芒,來到了這裡,他輕輕的拍出一掌,拍在了魅女的身上,將她送出了這裡。

“你先走。”

江玄道。

魅女深深看了江玄一眼,隨後一咬牙,朝著荒原的一個方向而去。

她的心中十分愧疚,因為她知道,若不是要幫她尋找上古靈藥通靈奇藥,江玄也不會冒著生命危險來到這北荒禁地。

“你我名義上雖是主仆,但我一直都將你視為我患難與共的夥伴!”

江玄的話,此時迴盪在耳邊,讓她目光微微顫動,隨後變得無比的堅定,日後若殿主有難,她定當捨命相護。

…………江玄獨自和三條蜈蚣大戰,硬生生的拖了它們一個時辰,給魅女爭取了逃走的時間。

當然,想要拖住這三條蜈蚣也絕非易事,此時他身上也帶著些許傷勢,若不是因為他有九星神龍訣,隻怕也堅持不到現在。

不過,他也有收穫,經過這一個時辰的大戰,他將自己的潛力徹底激發出來,還增加了與強者大戰的經驗,並且對萬劍歸宗劍意掌握得更深了。

此時,神龍劍揮動間,萬千劍氣便是肆虐而出,將三條蜈蚣全部籠罩在給劍氣中,使它們無法去追魅女。

要是換在之前,以他的修為,是絕不可能抵擋住三條蜈蚣的攻擊的。

要不是在生死關頭將體內的潛力徹底激發出來,也許他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夠提升他的萬劍歸宗劍意。

“魅女應該已經逃到安全的地方了,我也是時候該走了。

要是再繼續戰下去,隻怕真有隕落的風險。

玄滄寶珠!”

江玄將九品尊級靈器的玄滄寶珠打出去,化為了一個直徑五十丈長的龐大圓珠,將三條蜈蚣都擊飛出去,變得血肉模糊。

若是換作其他人,這一擊,便能損耗他十年的壽元。

畢竟,像這些九品尊級靈器,都是需要用壽元作為代價的。

不過好在江玄擁有九星神龍訣,所以他隻要施展九星神龍訣的力量,便能夠摧動玄滄寶珠。

不過施展九星神龍訣,需要耗費大量的靈力,所以此時的他則是變得無比虛弱。

他冇有任何猶豫,立刻展開縮地成寸步法,朝著北荒原深處而去。

那三條蜈蚣雖然此時已經被打得血肉模糊了,但它們乃是吸食赤色駿馬的血液成長的,其力量遠不是其他蜈蚣可比的,所以恢複的速度也是極快。

很快,它們的傷勢便痊癒了,當下它們猛地發出一道憤怒的嘯聲,並朝著江玄逃走的方向追去。

江玄以最快的速度,一連跑了一天一夜,至少奔跑了十萬裡。

在這一天一夜中,他一直與那三條蜈蚣不斷大戰著。

有時,他甚至還將晶石傀儡給祭出來,這才暫時將三頭蜈蚣給擋住,。

此時,一股虛弱感傳來,讓江玄的雙腿微微顫抖,差點栽倒在地。

“使用九品尊級靈器的副作用居然這麼大。”

江玄緊咬著牙,他努力朝前狂奔,不斷的堅持著。

又逃亡了五千裡,江玄這次再也堅持不住了,他將三頭石猿從靈獸鑒中喚出,讓三頭石猿帶著他逃離。

他盤坐在三頭石猿的背上,將一整瓶六階獸尊的靈力之精給服用下去,並努力運轉《九星神龍訣》,爭取儘快的恢複實力。

不過,三頭石猿的速度並不是很快,所以三條蜈蚣很快便是逼近了他們。

那三條蜈蚣沿途將那些參天大樹紛紛撞斷,甚至將一些千斤巨石直接碾碎。

它們的距離越來越近,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便追到百丈之內……“看來隻能繼續使用九品尊級靈器和它們拚了。”

江玄知道,施展九品尊級靈器的次數越多,他便會虛弱的越厲害,在這滿是凶險的荒原中,那簡直就是死路一條。

不過,現在他也彆無選擇了。

要是不施展九品尊級靈器的力量,那明天的今天便會是他的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