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嘩嘩!”

褐色的荒原上,突然出現了一條巨大的江河。

那江麵,足有五百裡寬,一眼望去,彷彿見到一片汪洋大海。

隻見那大江水流湍急,從中散發著一絲絲的寒氣。

黑色的霧氣,此時漸漸升騰而起,遮擋了人的視線。

一條如此寬廣的大江就像是憑空出現一般,這讓江玄感到有些詭異。

而且,大江裡的水,就如同沾染上墨汁一般,看上去無法漆黑,彷彿就連那陽光,都透不過這黑色的“屏障”。

不過,江玄卻管不了那麼多了,見到遠處的黑色大江,他心中大喜,便將三頭石猿重新收進靈獸鑒,並利用體內僅存的一點力量,噗通一聲,衝入那黑色大江中。

江玄有從水底逃生的經驗,吞噬之力也可以在江水中修煉,吞噬水中的靈氣,提供身體所需的靈力,即便在這裡生活一個月,他也不會被憋死。

不過,當江玄跳進大江後,他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

這哪是江水?

這簡直比千年寒冰還要冰冷。

江水寒冷至極,以江玄的肉身強度,居然都被凍得有些刺痛。

要是其他普通的靈王境武者,肯定一下就會被凍死在江水中的。

能夠凍死靈王境武者的江水,絕非普通的江水。

果然下一刻,讓江玄驚駭的事情發生了,那黑色的江水居然透過毛孔,鑽進體內,並像是要腐蝕他的身體。

大江裡流淌的難道是化屍水?

一想到這,江玄渾身的寒毛便是倒立,不過現在後悔也已經來不及,當下他咬著牙運轉神龍力量的力量,讓神龍力量來吞噬這些侵入他血液的腐蝕之水。

神龍力量乃是這天地間至陰至邪之物的剋星,所以它自然不懼這腐蝕之水。

黑色大江中,根本冇有半點浮力。

神龍力量雖然能夠避免江玄被這黑水腐蝕,但江玄還是沉入江底,並被湍急的江水衝到未知的方向。

當江玄沉入江底的時候,他見到一個令他毛骨悚然的景象。

江底,居然全是屍骨。

密密麻麻的骸骨,散發著令人作嘔的腥臭味,也不知這些究竟堆積了多久?

而且,這裡不僅有人類的骸骨,還有靈獸以及一些未知生物的骸骨。

“看來,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暗夜江了!”

江玄此時就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他早知道就使用九品尊級靈器和三條蜈蚣拚命,這樣也好過掉進這暗夜江啊!難道現在自己就隻能在這裡等死嗎?

不甘心!不甘心!江玄咬了咬牙,他再次調動體內的靈力,想要順著江底爬到江岸上。

不過,這裡的水流實在是太急了,他纔剛在江底站穩腳跟,就被那湍急的水流給直接衝出去。

“不行!使用九品尊級靈器之後,我的修為已經不足巔峰的五成了,現在根本不可能抵擋得住暗夜江的水流衝擊力。

我必須儘快先恢複靈力,如此纔有一線生機。”

既然現在他抵擋不了暗夜江的水流的衝擊力,江玄便不打算去抵抗了,任由身體被水流衝擊到下遊。

他在跳下暗夜江時,服用了一瓶七階獸尊的靈力之精,足有九十多滴。

若是換作平時,一次性服用如此多靈力之精,到時候裡麵的靈力之精定會有一部分被流失掉,而他真正吸收的便隻有其中的七成。

不過,現在他身處在暗夜江裡,完全與外界隔絕,這九十滴靈力之精也被壓製在了他的體內,無法流失。

不過,還要一種情況,那便是最終他被撐得直接爆體而亡。

不過,這對於擁有九星神龍訣的江玄來說,根本不算難事。

他可以用九星神龍訣的力量煉化這些靈力之精,不至於讓它衝破自己的身體……一想到這,江玄立刻閉上雙目,體內運轉九星神龍訣和吞噬之力,開始煉化這些靈力。

而此時,吞噬之力轉動速度變得越來越快,彷彿已經快要到了突破的邊緣。

感受到這裡體內的變化,江玄臉上露出一抹喜色,他原以為自己至少都要達到靈皇境,纔可能提升自己的吞噬力量。

但在暗夜江水龐大的壓力和靈力之精的相互作用下,居然刺激得吞噬之力瘋狂的旋轉,而如今似乎有了突破的跡象。

要是真的能夠達到提高吞噬之力,那到時候他的修煉速度,也將大大幅提升。

江玄欣喜若狂,要不是被那些蜈蚣追殺,便不會跳進暗夜江,要是不跳進暗夜江,他又怎麼可能提升他的吞噬之力。

這次他算是因禍得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