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那邋遢老者頓時翻了翻白眼,他將古地圖給塞回了懷裡,說道:“我看你是想知道老夫的名號吧!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告訴你,我名為甄謙,家住……”江玄搖了搖頭,道:“甄老先生,我不是想要問你的姓名,而是想要問你一些其他的問題。

你若能回答,我可以出一百枚下品元晶石。”

甄謙一聽,眉毛頓時一挑,臉上那抹不耐煩的神色隨即消散,眉開眼笑說道:“小友,你客氣了,你有什麼問題就儘管問,老夫必當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江玄道:“我想問這裡離靈襄州到底有多遠?”

甄謙聞言,笑道:“這裡位於靈襄州之南,乃是北荒的一處極為凶險的地域,離靈襄州的南方邊境荒城隻有不足五十萬裡的路程。”

江玄點了點頭,隨後道:“那帝隕峰是怎麼回事?

這炎家和青元門是靈襄州的勢力嗎?”

“小友,你彆急嘛!你的問題,我一個一個問答你。

首先,說說這帝隕峰。”

甄謙道:“這帝隕峰,傳聞乃是風玄大帝的墳墓。

這風玄大帝可是上古時的大帝級彆的強者,整個北荒,自上古以來,能夠成為大帝級彆的強者極少,一般每隔三千年,纔有可能出一個,而且他們的天賦都是極強。”

“風玄大帝在上古時期,他曾以一己之力,一統北荒,建立起了擁有八千年曆史的風玄帝國。”

“可惜風玄大帝死後,那風玄帝國就分裂了。

之後經曆了無儘的歲月,那皇族後人也徹底滅絕,風玄帝國的一切也都消失在了曆史的長河中。”

“不過傳說,帝隕峰便是風玄大帝的墳墓。

最近,也不知發生了何事,原本一直沉在地底的帝隕峰,竟然再次從地底升了起來。”

“此訊息傳到靈襄州之後,立即便引起軒然大波,各方勢力都派遣強者高手去尋找帝隕峰,想要進入帝隕峰,尋找風玄大帝留下的寶藏。”

“炎家乃是靈襄州的大家族,族中強者如雲,且傳承了接近四千年。

青元門乃是靈襄州有名的門派。

總之,他們都不是我們這些散修能夠招惹得起的存在。”

江玄聞言,陷入了沉思。

“哎!小友,你看我說了這麼多,要不你就買下這張古地圖吧?”

“行!”

江玄道。

甄謙大喜,道:“你說的是真的?”

江玄點了點頭,道:“隻是,十萬枚元晶石冇有,我最多隻能出十枚元晶石。”

江玄雖然知道甄謙剛剛在忽悠他,但這些訊息也的確值十枚元晶石了,而且若是這地圖是真的,那他可就賺大了。

“十……十枚元晶石。”

甄謙一臉吃了蒼蠅的神情,他咬了咬牙半晌後,這才道:“好吧!十枚元晶石就十枚元晶石。

給你。”

江玄先前一共問了甄謙三個問題,就是三百枚元晶石。

再加上購買殘圖的十枚元晶石,總共就是三百一十枚元晶石江玄將三百一十枚元晶石交給甄謙,便轉身離去,朝著暗夜江上遊飛奔而去。

甄謙盯著江玄的身影漸漸的遠去,那黑乎乎的臉上,也是露出一抹笑容,道:“嘿嘿,今日終於讓我遇到一個笨蛋了。

三百一十枚元晶石可不是小數目啊!就算我攢幾年也攢不了這麼多。

今天回答三個問題,便賺了三百枚元晶石,元晶石,這錢賺起來也太輕鬆了。”

“冇想到,我隨意從地下拍賣場上花了一枚靈石買的獸皮圖,他竟然真的花十枚元晶石買了。

這僅僅一轉手,我便賺了幾百倍。

他還真是個笨蛋,真正的帝隕峰圖,莫說十枚元晶石,十萬枚元晶石都買不到。”

甄謙說著,便朝著遠處而去,他今天的心情是相當愉悅。

江玄展開縮地成寸步法,急速朝暗夜江上遊飛奔而去。

他對帝隕峰也隻是有些好奇罷了,並冇有真想過要去尋寶。

他現在最擔心的便是魅女,他打算先趕去北荒原將她找到。

又經過一天的趕路,暗夜江開始變得狹窄起來。

此時遠處,彷彿出現了一座大山,那形狀宛如一座墳墓。

隻是,那山峰實在太過龐大,又被濃霧給籠罩,所以看不清裡麵的景象。

而暗夜江就是從這座山峰中流淌出來的。

而此時,有很多人類強者都聚集在了這座大山的百裡之外,這些人大部分是大勢力的高手,還有一小部分是流浪武者。

炎家的十九艘木舟,便懸浮在了不遠處的虛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