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子!你是在給我繞癢癢嗎?”

那頭地炎虎猙獰的大笑著,下一刻它那鋒利的虎爪竟然膨脹開來,化為了一個約莫數十丈大小的磨盤,直接轟向了高空之上的秦思哲。

“嘭!”

隻聽一聲巨響,秦思哲頓時慘嚎一聲,這一刻,他手中那柄至少是玄階上品的靈器竟然斷成數截,而他的身軀也是形如炮彈一般被其轟向了後方。

“噗嗤!”

他大口地吐著鮮血,摩擦著地麵數米之後,這才緩緩的停了下來。

“秦思哲!”

蘇夢和青衣少年神色猛地一白,他們身形急忙掠去,檢視他的傷勢。

“放心吧!死不了。”

秦思哲麵色蒼白的笑了笑,看上去似乎隻不過是受了些許的輕傷。

原來,在他那黑色的衣袍底下,還穿著一套銀色的軟甲,那可是玄階極品的防禦靈寶啊!可以抵擋化海境二重強者的全力一擊,而毫髮無損。

不過這一次因為抵擋了這地炎虎恐怖的一擊之後,這套銀色軟甲也算是徹底報廢了。

秦思哲劇烈的咳嗽了幾聲,目光凝重地道:“這頭地炎虎王實在太強大了,不僅擁有著化海境三重的實力,而且在剛剛我與其對戰時,還發現它似乎還通曉靈訣功法。”

“什麼?”

蘇夢和青衣少年猛地驚呼。

進入了這片秘境之中,他們發現了太多不可思議的事,這裡麵的靈獸不僅能夠口吐人言,而且還通曉靈訣功法。

這若是換成外麵的那些化海境的靈獸,莫說看見了,就連聽都冇有聽說過。

看到二人驚訝,秦思哲冇有感到意外,他繼續說道:“而且,剛纔它那一爪的威力我敢肯定至少是地階級彆的靈訣功法,甚至是達到天階級彆的存在。”

“嘶!”

“你說的是真的?”

蘇夢和青衣少年隻覺得大腦彷彿都轉不過彎來。

要知道,地階級彆的功法,在擎天宗府內,也是極其珍貴的,一般隻有內門弟子才能夠修習。

至於天階級彆的功法,那就需要核心弟子,甚至是峰主級彆的人物才能夠修習得了。

說到這,三人心中都是感到無比的震撼。

而躲在遠處暗中觀察著這一切的江玄,眼眸也是一亮。

“地階級彆的靈訣?

甚至有可能是天階靈訣?”

江玄的精神力何等的強大,自然聽到遠處三人之間的對話。

根據《真龍秘典》中的記載,靈獸中曾經也出現過頂尖級彆的強者,它們同樣創造了許多極為強大的靈訣功法。

不過,這些傳承一般都是蘊含在它們的血脈或者是靈獸晶魄之中,一般的人根本無法獲得。

不過彆人不行,卻不代表他也冇有辦法。

《真龍秘典》中那種強大的推演能力,便是能夠幫助江玄在吞噬其靈獸晶魄或者血脈之後,提取其中的傳承功法。

而且,有著九星神龍訣作為媒介的話,他還可以施展任意一種靈獸的傳承功法。

一想到這,江玄看向那遠處的那頭地炎虎,目光一瞬間就是火熱了起來。

一套地階,甚至是天階靈訣,可是無價之寶啊!若是能夠得到,他的實力必然能夠變得更加強大!“這頭地炎虎,我殺定了。”

江玄喃喃道。

…………“我看你們還是不要抵抗了,隻要你們能夠把你們手中那張藏寶圖交出來,興許我還會饒了你們。”

那頭地炎虎望著不遠處的蘇夢、秦思哲以及那名青衣少年,麵龐上流露出了一抹人性化的嘲諷。

他之所以一直冇有動手,也是怕到時候若真殺了他們其中的哪一個人,他們會和他來個魚死網破,毀了那張藏寶圖。

不過,秦思哲接下來的話,卻是讓得這頭地炎虎麵色猛地陰沉了下來。

“想要我們交出藏寶圖!你做夢!”

秦思哲冷笑了一聲,他自然不可能如此輕易的就交出藏寶圖,畢竟就算這頭地炎虎再厲害,隻要他們捏碎玉牌,便會被傳送出去,不會有性命危險。

不過這樣一來的話,他們這一次的試煉也算是結束了。

“你!”

地炎虎目露凶光,隨即陰狠的笑道:“既然你們找死,那我成全你們。”

“轟!”

隨後,就見它虎爪一抓,天地間的靈氣忽然就暴動了起來,彙聚成了一座靈力大山便是朝著秦思哲等人的方向落了下去。

“該死!”

“難道我們真的隻能選擇退出試煉了嗎?”

“不!我不甘心!”

三人神色蒼白的道。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可怕的青色火焰靈力頓時呼嘯著衝了過來,伴隨著一道嗤嗤聲,瞬間就將那座靈力大山直接撕成了兩半。

三人神色一驚,連忙朝著火焰來時的方向望去,他們想知道救他們的人究竟是誰?-